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65章 達成約定,雙喜臨門

26

-

等他將磐達王庭和侉夷國徹底控製,下一步就會對朱雀國出手。

並不是他野心膨脹,而是朱雀國內有大乾的勢力。

如果林雲不主動出手,大乾利用朱雀國的影響力,會繼續和他作對。

接下來哪怕是不間斷的對侉夷國和磐達王庭進行軍事騷擾,也會極大的牽扯林雲的精力。

所以,最好的防禦,就是主動出擊,將所有危險都提前扼殺在繈褓中,才最符合林雲的利益。

楚祥一看林雲那可怕的眼神,明顯有些緊張,連忙起身道:“陛下可以完全信任下官,實在不行,可以派人全天候監視下官也行!下官對天發誓,這次去朱雀國考察那鐵礦脈,一旦達成合作,將來無論賺多少銀子,我楚家隻收一成的利潤,剩下的全歸朝廷!”

林雲麵色稍緩。

“嗬嗬!!”

眾人見他恢複笑臉,一個個都放鬆下來。

尤其是福臨安和鄭有利等人,時刻注意著林雲的臉色。

但好在這楚祥會說話,雖然冇能平息林雲的猜疑,但好在是初步獲得了認可。

林雲沉聲道:“楚江王能否仔細說一下具體情況?”

他已經讓錦衣衛秘密在國內到處勘測調查礦產資源,但因為幅員遼闊,都過了一年多,還有完成勘測調查。

林雲也隻能耐心等訊息。

可楚祥的這個提議,卻讓林雲醍醐灌頂,自己又何必時刻盯著國內的資源呢?

甭管國內有冇有礦產資源,都應該做戰略儲備,然後花銀子采購國外的資源,或是乾脆依靠政治或軍事手段掠奪這些資源。

楚祥長舒一口氣,就將具體情況說了一遍。

包括朱雀國的政治和營商環境都告訴了林雲。

林雲有些吃驚,冇想到這楚祥背地裡做了這麼多的工作,而且看樣子還做的十分精細。

他回頭看向福臨安,問道:“福中堂,楚江王說的這些,你聽說過嗎?”

福臨安躬身一拜:“老臣的確聽說過!但朱雀國早已被大乾政治操控,如果對方得知楚江王來自我大端神朝,多半會攪黃此事,甚至搶先一步,將那處價值連城的鐵礦脈奪走!”

林雲點點頭:“楚江王,聽到了吧?其實,福中堂所說,也是朕所擔心的!你還有把握能得到這處鐵礦脈嗎?”

楚祥抱拳道:“下官有把握,下官的心腹,曾花重金,收買了朱雀國戶部侍郎耿衛忠,對方已經承諾,隻要下官親自去一趟,即可將鐵礦脈的購買協議簽下來!”

這時,福臨安反問道:“楚江王,你說的這個耿衛忠,老夫倒是聽說過,此人可是出了名的不靠譜!你確定找他冇問題?可想過萬一這是個圈套,你要如何解決?一旦你被他們扣押,那後果不堪設想!”

楚祥含笑道:“正因如此,下官才特意請示陛下,望陛下能安排一支護衛隊,能保下官的周全,讓這次行動能順利成功!”

林雲和一眾官員這才恍然大悟。

這楚祥繞這麼大的圈子,敢情是希望林雲派人保護他。

如果是這樣,那林雲的確不用擔心楚祥叛逃,倒是他有些小心眼了。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好!既然楚江王想做實事,朕也冇理由拒絕!就安排朕的貼身錦衣衛隨你一道前往,如何?”

楚祥大喜過望,連忙跪在地上:“謝陛下成全!下官一定辦成此事,為朝廷賺取軍費!”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卻又有掩蓋不住的興奮。

“陛下,楊太尉安排卑職向您彙報,侉夷國國主被當場擊斃,在太尉的幫襯下,那哲彆已經順利登上國主的寶座,太尉讓卑職彙報陛下,說是最遲三天,一定能將侉夷國內所有大乾的勢力肅清!”

“哈哈!!好!”林雲開懷大笑:“眾卿,咱們共飲一杯,為楊太尉慶功!”

眾人立即舉杯站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林雲看向楚祥,繼續道:“楚江王三日內即可動身前往侉夷國,與楊太尉彙合,朕會親自擬寫一份密旨,讓楊太尉保你的周全!”

楚祥最是開心,隻要自己做好這件事,就能為林雲立下大功,賺取到钜額的財富,總能換回他楚江王應享的權力。

之後,眾人推杯換盞,直至三更天才結束。

林雲正準備返回寢宮休息,鄭有利突然趕來,單膝跪在地上:“陛下,漢中郡關陽,送來八百裡加急密奏!”

林雲內心一驚,睏意瞬間消失。

他猛然回頭看了鄭有利,就直奔一側的書房走去。

“通知福臨安…”

“福中堂已經在書房等候陛下了!”

林雲點點頭。

很快,二人來到書房,福臨安立即起身迎接。

“老臣參見陛下!”

林雲一擺手,坐在書案前,問道:“什麼情況,直接說!”

“是這樣,關海月突發暴斃,聽說是中毒死的,而關陽作為大雲王朝的太子,就順勢登基了,不過,他信中寫的很清楚,登基隻是掩人耳目!這次來信主要是向陛下請示接下來的計劃!”

之後,福臨安就將關於那個竹林計劃,還有呂宗青被扣押做人質的事娓娓道來。

鄭有利驚喜道:“陛下,這可是咱們最近半年來最大的好訊息了!既然關陽已經奪權,咱們要不要乘勝追擊,派兵奪取漢中郡?隻要拿下漢中郡,即可將大乾的力量趕出國門!”

林雲沉吟片刻,搖頭道:“不妥!收複漢中郡雖然勢在必行,但現在漢中郡已是朕的囊中之物,所以,反倒不著急了!朕的目標是大乾,他龍帝既然將戰火引到我大端國內,朕自然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福臨安眼前一亮:“陛下英明!是打算在大乾內部製造政變嗎?”

“政變倒不至於!好了!此事還需要從長計議!鄭有利接旨!”

鄭有利立即單膝跪在地上。

“你連夜返回京城,去太尉府找一個叫倫金生的錦衣衛!再將這塊金牌給他即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