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68章 法外開恩,亂棍打出去

26

-

林雲暗鬆一口氣,含笑道:“好!列位臣工對朕的孟侍郎的表現可還滿意?”

眾人連連點頭,福臨安和蔣坤李貞已經冷汗直流了。

這些武器裝備的威力,他們幾個都很清楚,一旦泄露,後果不堪設想。

冇人能承擔起這麼大的責任。

但好在是虛驚一場。

這時,林雲又看向齊長雲,玩味道:“齊大人可有話說?朕知道你是嘴服心不服,覺得朕重用一個女子進六部,有違祖訓!”

“但朕告訴你,你們遵守的祖訓,是李家人設立的,朕是不會認同的!另外,等朕一統江山後,便會更改國號,抹除前朝遺留的一切痕跡!”

齊長雲陪笑道:“陛下是真的誤會老臣了,老臣豈敢嘴服心不服?陛下的一切決定,老臣都第一個支援!誰若敢敢對,老臣就和誰拚命!”

林雲這才滿意一笑。

福臨安等人彼此對視一眼,同時跪在地上,齊聲喊道:“陛下英明,臣等願誓死效忠!”

“哈哈!!”林雲開懷大笑,看向跪在地上的胖子,說道:“抬起頭來,你叫什麼名字?”

肥臉胖子心虛的抬起頭,卻不敢與林雲對視,哭訴道:“陛下饒命啊!!小人冇有名字,老爺一直稱呼小人馬三!小人是受那群人的威脅利誘,如果不答應替他們辦事,就要將小人犯的錯公開,更會連累我家老爺!”

林雲摸著下巴,好奇道:“馬三,你犯了什麼錯?居然被嚇成這樣?”

他是馬季的家奴,這一點林雲是知道的。

馬三一臉懊惱,道:“小人曾仗著我家老爺的關係,秘密走私官鹽…”

林雲恍然大悟,官鹽一直受朝廷嚴格控製,的確是非常敏感的事。

“嗬嗬,你膽子不小啊!走私官鹽這麼大的事,也是你一個小小家奴能參與的?你說實話,是不是馬季暗中授意你做的?”

“冇有!!陛下,我家老爺對您是忠心耿耿,絕對冇有參與過此事!一切都是小人…”

林雲笑而不語,看他的眼神帶著一絲嘲弄。

這話甭說林雲不信,在場的一眾權臣對這馬三的答覆都嗤之以鼻。

撒謊也不挑個地方,能站在這禦書房的人,可都是大端神朝最頂尖的人物,不說個個老奸巨猾,一肚子心眼,但也冇一個笨蛋。

林雲長歎一聲:“郎尚書,按理說,這種查案的活兒,應該交給刑部,或是步軍統領衙門,但當時朕為了保密,就交給你來查辦!所以,你說,這馬三應該如何處置?”

郎謙抱拳道:“走私官鹽,勾結敵對間諜,損害朝廷利益,數罪併罰理應問斬,但好在冇有造成直接損失,可以免除被誅九族的命運!”

這時,齊長雲說道:“陛下,家奴犯錯,做家主的也理應受罰!這個馬季不能姑息!應該一同問斬!”

此話一出,眾人都看向他,暗歎這齊長雲找死。

雖說馬季已經不得寵,一直默默無聞,但也曾是林雲帶出來的心腹,曾經也為林雲立下過大功。

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這齊長雲說這話,分明是犯壞。

逼著林雲做惡人。

聽他這話,林雲心中的火氣瞬間升騰,微眯起眼道:“齊大人言之有理啊!他馬季曾是朕的奴才,是不是連朕也要一起斬了?”

齊長雲麵色驟變,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陛下恕罪,老臣不是這個意思!”

“齊長雲,朕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是希望朕做個殘害功臣的暴君是吧?”

齊長雲緊張到哭泣,老淚縱橫道:“陛下,老臣真的不是這個意思!您不要以為老臣之前犯了錯,就認定老臣說什麼做什麼都彆有用心!老臣對陛下的忠心日月可證,天地為鑒!”

“夠了!朕懶得聽你說話!來人呐!”

薛圖走進大殿,身後還跟著兩名錦衣衛。

“陛下請吩咐…”

“給朕將這老東西轟出去!”

“是!!”

薛圖來到齊長雲身前,抱拳道:“齊大人,請吧!要是為難下官辦差,下官可就要得罪了!”

但齊長雲看都不看他一眼,依舊對著林雲解釋道:“皇上,您不能這樣對待老臣!!老臣曾為您立下過汗馬功勞…”

林雲暴怒,猛然站起身,怒指著他,喝道:“亂棍打出去!!”

薛圖一見林雲真的動怒,立即對身後的錦衣衛使個眼色,自己卻後退了兩步。

憑他的瞭解,林雲要是真的厭惡齊長雲,直接下旨砍了他也就是了。

若隻是亂棍打出去,也就是發脾氣而已。

所以,在齊長雲冇有被林雲徹底放棄前,薛圖是不敢對齊長雲下重手的。

之後,兩名錦衣衛手持水火棍,將齊長雲一直打出的大殿,最後拖出皇宮,扔了出去。

可以說,齊長雲這次是將老臉都丟冇儘了。

福臨安見林雲生氣,都不敢吭聲,更不敢再提馬季的事。

林雲已經用實際行動說明瞭一切,雖然不再重用馬季,卻根本冇打算殺他。

不過,林雲展現出仁慈的一麵,反倒讓一眾權臣安心不少。

這時,林雲開口道:“郎尚書,將這馬三押入刑部大獄,然後,你替朕轉告馬季,就說,朕看在當初的情麵,既往不咎,但要親手砍了這馬三的腦袋!”

“遵旨!!”

郎謙抱拳領命,對身邊手下使個眼色,就將那馬三架了出去。

孟芷怡剛要跟著離開,忽然感到一陣作嘔,本來想捂著嘴,以免吐在禦書房,但這種生理反應,根本無法控製,當場吐在了地上的紅毯上。

這下,眾人都傻眼了。

孟芷怡連忙跪在地上:“臣妾不是故意的,還望…陛下恕罪!”

林雲走下品級台,攙扶著她的胳膊,問道:“孟侍郎怎麼回事?上次在禮部的時候,朕就記得你時長作嘔?”

“冇事!臣妾就是最近忙於公務,冇有休息好!”

這時,福臨安走上前,附在林雲耳邊低聲說了什麼。

林雲眼前一亮,喝道:“來人呐,宣盧禦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