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0章 列下十宗罪

26

-

具體原因盧明遠就不清楚了。

但涉及到皇室內部的恩怨,他一個外人可不敢參與。

本來盧明遠是想彙報給林雲的,卻被他老婆阮玲玉阻止了。

憑盧明遠的聰明,見自己老婆都出麵製止,那這件事背後可就耐人尋味了。

不過,他幾乎可以預料到,這件事一旦被林雲得知,肯定要鬨出不小的風波。

也間接證明,林雲現在身邊的幾個女人已經抱團,排擠其他被林雲寵幸過的女人了。

林雲揹著手走出小紅門,含笑道:“二位卿家知道朕為何單獨留下你們嗎?”

李貞一臉得意:“陛下是要賞賜下官吧?”

“嗬嗬,五王爺此番立下大功,朕的確是要賞你,就是不知五王爺敢不敢要!”

李貞苦笑道:“陛下這話說的,隻要是陛下的旨意,臣什麼事都敢做!”

“好!那朕就實話告訴你倆,下一步,朕想要讓齊長雲告老還鄉,然後讓你李貞繼任九門提督,掌控步軍統領衙門!”

此話一出,饒是蔣坤和李貞早有準備,還是倒吸一口涼氣,愣愣的看著林雲。

“陛下要是現在動齊長雲,肯定會引發連鎖反應,那江夏王齊睿最近在那邊也很不老實!做了很多錯事!”

說著,蔣坤將那天項衝偷偷塞給他的密摺掏出,雙手奉上。

林雲接過密摺一看上麵的內容,麵色變的鐵青。

“這些都是你前陣在沐城發現的?”

摺子上給齊睿列下了十宗罪,欺男霸女,縱容手下殺人都算小事。

最讓林雲生氣的則是齊睿走私官鹽,卻與剛纔那個馬三的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如果是真的,那他們背後肯定還有一個龐大的利益網。

也就是說,馬季的屁股肯定不乾淨,林雲就是想幫他擦,也擦不完。

後麵還有惡意向民間放貸,再收受高額利息。

也就是傳說中的高利貸。

同樣讓林雲恨之入骨。

他推行各種貸款政策,是為了刺激經濟,發展整個軍工產業鏈。

卻冇想到,這麼好的政策推行到地方官員手中,卻成了他們欺壓剝削百姓的工具。

後麵還有什麼暗中與西貢小國勾結,走私軍火礦產等明令禁止的物資。

林雲並不反對軍火交易,但必須按照合法合規的途徑進行交易。

說直白點,就是必須接受大端神朝兵部的監管,要知道每一支槍,和一顆彈藥最後流出的去向。

可要是走私出境,那可就不受管控了。

等於觸碰到了林雲的逆鱗。

林雲麵色越來越難看,李貞瞥了眼蔣坤,內心十分好奇摺子上到底是什麼內容,會將這位向來運籌帷幄的帝王氣成這樣。

林雲將手中密摺用力摔在地上,怒罵道:“齊睿!!你是朕登基以來,最大的罪臣!!”

蔣坤和李貞被嚇一跳,連忙跪在了地上。

“陛下息怒!!”林雲沉聲道:“蔣總督,這摺子上記載的十宗罪,可是你親眼所見,還是最近這半年來暗中調查出來的?”

蔣坤尷尬道:“陛下,這密摺其實是上次微臣與五王爺去沐城借火炮期間,謀士項衝送給下官的!他說他也是奉陛下的旨意,暗中監視齊睿,所以…”

林雲恍然大悟:“所以,這摺子上的十宗罪,都是項衝發現的是吧?”

“是!!”

事到如今,蔣坤也不確定這次自己是立功,還是要受罰。

因為齊睿現在是江夏王,而且朝廷剛下大力度武裝,可以說兵強馬壯。

如果處理不好這件事,那後果不堪設想,很可能會讓齊睿造反。

林雲冇吭聲,轉身走上品級台,坐在龍椅上,沉聲道:“薛圖…”

大內侍衛統領薛圖走進來,單膝跪地。

“讓項衝,進京述職!朕給他七天時間,要是趕不回來,就永遠不要回來了!”

“遵旨!!”

這時,李貞說道:“陛下,您是打演算法辦齊睿嗎?”

林雲搖頭道:“誒,現在還不確定這十宗罪是否真實存在,一切等項衝回來再做定奪!另外,五王爺,朕剛剛說讓你繼任齊長雲的事,暫時緩緩!不過,朕答應你,等這件事徹底結束,肯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李貞含笑道:“陛下不必解釋,下官都明白的!”

“很好,那冇什麼事,你二位就跪安吧!”

林雲此刻是身心俱疲。

自己對齊家還不夠好嗎?

齊長雲成為權傾朝野的大人物不說,還給了齊睿無上榮耀,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江夏王。

統領著幾十萬的大軍,並且裝備精良。

而且,之前齊長雲收受來自佟明昌的賄賂,林雲雖嘴上說要嚴懲,最後也不了了之。

其實就是想給齊家機會。

可為什麼還要私下做出這些有損朝廷,有損他統治的事?

看來良心是換不來良心啊!

林雲的眼神逐漸變的冰冷。

他起身走出禦書房,用力伸個懶腰,就乘坐龍攆朝國士院趕去。

他要和杜生好好談一下對策。

國士院內,鄭有利正與杜生有說有笑,聊得不亦樂乎。

說的都是這次與林雲同行去楚江郡的事。

杜生輕捋鬍鬚,含笑道:“如果按照鄭大人所說,陛下這次出巡,等同於一具拿下了西南部的幾個重點小國,要是這樣,對陛下接下來的北伐的確大有益處,可那個朱雀國可是塊硬骨頭,冇有那麼容易能收複的!”

鄭有利說道:“陛下還冇打算對朱雀國出手,這次允許楚祥帶隊出訪,主要是為了談那條鐵礦脈的生意!”

杜生無奈搖頭:“鄭大人以後看問題要看源頭!而不是表現現象!陛下雄才大略,豈會因為一條價值十億兩白銀的鐵礦脈興師動眾?這不是一次試探罷了!看看朱雀國對我大端的真實反應!”

“正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鄭有利恍然大悟,身子微微前傾,低聲道:“那漢中郡那邊呢?杜老一直坐鎮京城,應該早就知道那邊的情況了吧?”

杜生玩味道:“本來漢中郡的情況比較複雜,但被關陽這個愣頭青這麼一攪合,反倒是明朗了!但有一點還需要注意,那就是青親王呂宗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