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1章 分析局勢,戰還是不戰?

26

-

鄭有利撇嘴道:“他都已經被關陽軟禁在長風殿了!還能掀起多大的水花?”

“鄭大人都說他是青親王了,難道還不明白這裡麵存在的風險?這青親王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大乾龍帝的七皇子,深得龍帝的重視,如果將他軟禁,萬一大乾突然出兵,再聯合出雲大營的八萬精兵呢?”

鄭有利倒吸一口涼氣,猛然站起身。

“漢中郡會被包餃子!!”

“冇錯!到時候必然是一場曠世大戰,雙方的兵力加一起,一定會超過五十萬人!鄭大人仔細想想,五十萬人擠在漢中郡那麼一個小地方,會是什麼下場?”

“屍橫遍野,不對,應該是屍山血海!”

杜生繼續道:“這隻是再難的開始,如果朝廷不能提前做好預案,漢中郡就會憑空出現幾百萬的災民,到時候饑荒、瘟疫肆虐,會直接影響到陛下的整體佈局!這纔是最可怕的!”

“不行!我現在就要將此事上報陛下!”

鄭有利起身欲走。

門外突然傳來吆喝聲。

“皇上駕到!!”

鄭有利和杜生眼前一亮,立即出門跪地接駕。

林雲一身龍袍,單手握著一把摺扇走來。

“臣等有失遠迎,望陛下恕罪!”

林雲陰沉著臉,徑直在他二人中間穿過。

“起來吧!”

鄭有利和杜生起身對視一眼,都敏銳的察覺到林雲心情不好。

二人走回客廳,見林雲坐在主位,都低頭不語。

這時,林雲說道:“朕這次來,有兩件心事,想要與杜老商議!”

杜生抱拳一笑:“陛下請講!老臣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林雲點點頭,將蔣坤遞上來的那個密摺直接扔給杜生。

杜生雙手接過,立即打開閱覽,老臉卻越來越嚴肅,他抬眼看向林雲,說道:“陛下是打算收拾齊家嗎?”

他多少能感覺到林雲心中有多苦澀。

自林雲登基,除了楊林,就是齊家獲利最大。

可以說是一步登天。

而楊林是林雲的鐵桿心腹,掌管著遍佈天下的錦衣衛,肯定不會出問題。

但齊家就不一定了。

這也是杜生心裡早有預料的。

在他看來,即使齊家不主動惹事,就憑林雲的性格,遲早也會對齊家下刀子。

隻是冇想到齊家這麼不爭氣,這才站在權力巔峰多久,就坐不住開始惹事了?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林雲長歎一聲:“老實說,朕還不確定,所以纔來找杜老商議!而且,這密摺上的十宗罪是那項衝提供的,朕雖說之前安排他監視齊睿,卻冇想到會查出這麼多事!讓朕也不敢相信這十宗罪的真假!”

“嗯,陛下其實不必為此事憂慮!這個世界就冇有不透風的牆,如果齊睿在江夏郡亂來,做出離經叛道的蠢事,遲早會東窗事發!介時,陛下再出手懲治,便可順理成章!”

林雲一挑眉:“哦?那按杜老的意思,是讓朕暫時無視這密摺?”

“冇錯!陛下,現在可還是戰時狀態,朝廷還需要江夏王出力!要是現在做清算,最好的結果就是將齊家消滅,然後換帥接替齊睿的位置,繼續領導江夏郡的幾十萬大軍,與漢中郡那邊對峙!”

“這臨陣換帥乃是兵家大忌!更何況,這密摺上的事未必是真的,陛下可考慮過這個項衝對朝廷是否還忠心耿耿?萬一…”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玩味道:“杜老是想說萬一項衝彆有用心?還是想說他有可能被敵方策反了?”

“這個,老臣不敢妄下定論!但戰時狀態下,一切皆有可能,陛下可要明察秋毫,莫要被有心人利用纔好!”

聽他這麼一說,林雲一顆鬱悶的心,逐漸舒緩。

“嗯,聽杜老一席話,倒是朕有些著急了!”

“罷了!就讓子彈再多飛一會兒好了!第二件事,朕之前獲得李牧送來的八百裡加急密報,相信杜老應該得知了此事!對方陣營中,有一個叫唐敬德的謀士,不知杜老可有瞭解?”

杜生長歎一聲,瞬間勾起往事回憶。

“陛下算是問對人了!這唐敬德是大乾建國十二功臣之一唐隆的後人,此人雖說冇有唐隆那般厲害,卻也是個非常難纏的對手!他現在是大乾國士院首輔大臣!”

“能在大乾這種國家坐到國士院首輔,可見他的能力有多強!而且,大乾龍帝安排這樣的人物輔佐那七皇子呂宗青,背後的政治意義耐人尋味啊!”

林雲麵色微變:“杜老的意思是說,大乾龍帝是打算讓呂宗青做繼承人?”

杜生凝重的點點頭。

這時,鄭有利立即將剛剛和杜生分析的那些事說了一遍。

林雲黑著臉道:“如此說來,關陽軟禁了呂宗青,等於抓了個燙手山芋?”

“不錯!陛下可一定要慎重思考,大乾王朝可不是您前陣收拾的那些小國,一旦處理不好這個呂宗青,有極大的可能會導致大乾對我們全麵開戰!”

林雲眼前一亮:“全麵開戰?這倒是個好藉口!就怕他大乾龍帝冇有這個膽子!”

如果是敵後作戰,或是政治操弄,林雲或許還會忌憚對方三分。

可要是軍事作戰,那林雲誰都不怕。

鄭有利和杜生對視一眼,內心暗歎這林雲就是個戰爭瘋子。

打仗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可以儘快分出勝負,達到政治目的。

但這裡麵風險極大。

如果是暗中鬥爭需要十個回合才能分出勝負,那麼軍事開戰的話,便是首戰即決戰,一戰定乾坤。

“正所謂開弓冇有回頭箭,打仗絕非兒戲,還望陛下三思!千萬不要衝動行事!他大乾早在幾十年前,就對我大端神朝暗中進行了經濟和政治封鎖!”

“但現在突然加快進度,充分暴露出大乾對陛下的忌憚!他們不想再給陛下時間發展經濟和軍事了!所以才蠱惑關海月在漢中郡稱帝!”

“所以,陛下根本不需要著急出手!時間現在牢牢掌握在您手中!隻要再拖個十年八年,大端神朝的綜合國力便會徹底超越大乾,到時候便可不戰而屈人之兵!輕鬆將其擊敗!”

杜生侃侃而談,分析的是有理有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