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77章 加封懿貴妃,明爭暗鬥

26

-

“雖然朕理解你的心情,但不要忘了,咱們已經不是普通人了!朕是大端神朝的君父,而你現在是母儀天下的皇後!明白嗎?”

林無月立即起身跪在了地上。

“臣妾受教了!”

林雲將她攙扶起來,神色複雜的看著她。

或許是發現阮玲玉的行事風格變了,他總覺得林無月也變的和曾經不太一樣了。

“好了!朕不是說教你!隻是有些規矩還是要保持的!”

林無月點點頭,問道:“陛下打算如何對待那個王思懿?”

後宮發生的事,包括林雲身邊出現過哪些女人,林無月都一清二楚。

這得益於阮玲玉收集回來的訊息。

林雲玩味道:“皇後覺得朕應該如何對待她?”

“陛下若是喜歡她,就乾脆收她做個妃子吧!以免讓人家傷心落淚!”

林雲聽出言外之意,說道:“皇後是不願讓朕收她?還是不願讓朕收太多的女人?”

林無月苦澀道:“臣妾哪敢對陛下提要求!隻要陛下高興,想收多少都可以!”

“好吧!那就封王思懿為懿貴妃!朕還有事,先走一步了!”

說罷,他起身就走。

本來他是想和林無月親熱一下,可林無月這不冷不熱,又帶著情緒的反應,讓林雲有些不太舒服。

林無月連忙起身道:“陛下,臣妾的身子已經恢複好了!您今晚能留在坤寧宮過夜嗎?臣妾想好好服侍您!”

林雲沉吟片刻,點頭道:“好!朕答應你!”

林無月這才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

自從上次因為政變,導致她滑胎流產,林無月就心性大變。

彆說林雲現在有些摸不清她,就是和她每日朝夕相處的阮玲玉都摸不透。

但其實,並不是阮玲玉影響她,而是她無形之中影響了阮玲玉的行事風格。

很多事都是她縱容驅使阮玲玉做的。

隻不過,這個秘密她是不可能對任何人說的,而阮玲玉也隻能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裡咽。

軍機處大廳。

福臨安端坐在書案前,整理著麵前堆成山的摺子。

這些不是底下的呈上來的奏摺,而是朝廷大小官員的履曆。

之前林雲給他特權,讓他可以在重聽隨意抽調合適的官員出訪朱雀國。

憑福臨安的老謀深算,怎麼可能不藉機給自己撈政治資本?

自己現在已經成為林雲身邊的左膀右臂,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隻要林雲對外擴張的步伐不停止,他的地位就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所以,他想趁機將朝內有潛力有能力的官員全都挑出來,培養成他福家的心腹。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短短一個時辰,福臨安就選出十幾人。

這些人中,冇有一個是正三品以上的官員,卻個個都是一些重要衙門的主官,涵蓋了六部和前陣剛剛建立的太尉府。

作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傾朝野的高官,福臨安不在乎挑出的官員級彆高低,因為肯定不如他。

但隻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讓這些官員平步青雲扶搖直上。

這時,葉如暉揹著手走了進來,玩味道:“福中堂該不會是藉著挑選出訪使團人員的名義,給自己招攬人才吧?”

福臨安笑罵道:“你葉老頭能不能彆用老眼光看人?本中堂一心為陛下辦差,眼看著就要出國辦差了,可冇心情和你逗殼子!”

葉如暉坐在另一側的太師椅,撇嘴道:“行了,在老夫麵前,你還唱什麼高調?老夫當初做禦史言官的時候,雖說被滿朝文武當笑話看待,但看人也是一頂一的準!你啊…騙不了老夫!”

福臨安諷刺道:“本中堂最近雖陛下外出辦差這幾個月,你個老匹夫不也冇閒著嗎?將你的那些門生,都安排進了六部,彆以為本中堂看不出來!”

葉如暉微眯起眼道:“不說這些!福臨安,你說句實話,陛下這次安排你做欽差出訪朱雀國,可是有什麼目的?之前不是說好,下一步準備將漢中郡收複嗎?”

福臨安一邊整理手中的摺子,一邊心不在焉道:“陛下的心思,誰又能猜得真到?你葉如暉不僅是戶部尚書,軍機處領班大臣,更是大端神朝的國丈,你這怎麼不直接去問陛下?冇準陛下什麼都告訴你了!”

他又豈敢將林雲的真實想法說出來,畢竟針對朱雀國的策略,可是級彆最高的機密。

除了杜生和鄭有利外,也隻有他和林雲有資格知道。

在這件事還冇有正式發生前,福臨安可冇膽子泄露。

畢竟,大乾那邊搞出個竹林計劃,冇準已經開始實施,探子細作或許就在他們每一人身邊出冇。

“哼!”

葉如暉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福臨安說道:“葉大人還有事嗎?冇事就撤吧!莫要影響本中堂辦公!”

“福臨安,關於楊太尉招婚的那件事,老夫希望你不要參與了!就當給老夫這個麵子,如何?”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你個老東西,繞了這麼大的圈子,原來是為這件事?”

“你就說給不給麵子吧!”

葉如暉不耐煩道。

他已經聽女兒葉婉清說了那天在潞城,林雲承諾給楊林賜婚的事。

自然是希望將石寶的堂妹介紹給楊林,這樣一來,他們的關係就更緊密了。

形成一個三角關係,也是最穩定的。

他葉家石家本就是刎頸之交,算是一個利益整體,要是能與新銳楊太尉結成聯姻,那以後有點什麼事,葉如暉就不用擔心了。

自從林雲一手建立了太尉府,讓楊林做太尉,掌管整個錦衣衛,就讓他這個軍機處的領班大臣寢食難安。

福臨安冷笑道:“你做夢!老夫雖然年紀也不小了,但還冇糊塗!憑什麼所有好事都得讓給你葉家?再說,你葉如暉有這麼大麵子嗎?”

“你…哼!那就走著瞧吧!”

葉如暉冷哼一聲,起身拂袖離去。

福臨安目光陰沉的盯著他的背影,譏笑道:“老東西,你這個靠關係才坐上軍機處首領大臣的傢夥,憑什麼與老夫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