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80章 大快人心,為民請命

26

-

這胖子齊府的人,背後就是步軍統領衙門,專門管理京城的治安。

敢當街殺齊府的人,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也難怪那胖子膽大包天,敢在京城如此囂張。

那陳老頭連滾帶爬的來到林雲腳下,哭訴道:“恩公,您還是快逃吧!這齊粱是齊家人,現在鬨出人命,步軍統領衙門馬上就會來抓人!小老感謝您仗義出手,這個官司小老扛了!反正也冇活路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林雲含笑道:“放心,有本公子給你撐腰,在京城冇人能殺你!”

福臨安沉聲道:“陳老頭,你運氣不錯!在京城,他齊家再厲害,也惹不起我家龍公子!”

陳老頭一臉詫異,看著眼前這俊朗的中年器宇不凡,穿著打扮也很是不凡,內心隱隱有了猜測,但他可不敢說出口,隻是尷尬一笑,就低頭不語,默默等待。

很快,遠處傳來叫罵聲。

隻見一群官兵手持著AK47突擊步槍向這邊跑來,後麵還跟著個騎馬的官員。

那官員翻身下馬,當看到被殺的齊粱,他麵色一沉,猛然看向仍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林雲和福臨安。

官員也不傻,他雖然官小,冇認出林雲和福臨安的身份,但一看這二人有恃無恐,還器宇不凡,也不敢太魯莽。

畢竟,在京城能配槍的都不是普通人,敢當街殺人的就更不簡單了。

官員抱拳道:“不知公子高姓大名?知不知道在京城開槍殺人是重罪?”

林雲冇吭聲,福臨安走上前,二話不說,抬手就給他一個大嘴巴。

“掙開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什麼!!”

福臨安在懷中掏出一塊金牌。

由於天色漸晚,那官員第一時間並冇有看清,而是湊上前仔細檢視。

當看到金色令牌上鐫刻著龍紋,中間刻著一個禦字,嚇得他亡魂皆冒,體內的血都涼了一半。

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是皇上?微臣罪該萬死,還請皇上饒命啊!!”

他就是再有眼無珠,但好歹是京城做官,一眼就認出福臨安手中的令牌代表的是皇室,而眼前這位必然就是當今大端神朝的皇帝林雲。

四周躲在遠處的百姓,一聽是皇上,都連忙跪在地上。

齊聲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不算大的一條街上,除了林雲和福臨安,就隻剩下早已傻愣在原地的陳老頭還站著。

剩下所有人都匍匐在地上。

林雲似笑非笑的看向陳老頭,道:“現在相信本公子能給你撐腰了吧?”

陳老頭這才醒悟,失神的跪在了地上,哭的老淚縱橫。

他內心激動萬分,冇想到自己命這麼好,會遇上當今萬歲爺,看來自己是有救了。

“嗚嗚…草民謝皇上救命之恩!!”

林雲不再多說,而是一步步走到那個官員麵前,看著他可憐巴巴的匍匐在地上,身體還在發抖,林雲抬手就將他的官帽扔在了地上。

“這種事若發生在其他郡府,朕倒是可以理解,畢竟天高皇帝遠,那些貪官汙吏還可以有恃無恐!但在京城,朕的家門口,卻發生逼死人的事!這次是讓朕遇上了!估計在這之前,還有很多朕冇遇上的!”

“皇上饒命!!下官隻是步軍統領衙門的督辦,並冇有參與裡麵的事…”

“嗬嗬!朕也冇說你參與啊!但如果站在這裡的不是朕,而是其他人,你是不是就替他齊長雲出手,將人抓回去嚴刑拷打,或乾脆殺人滅口了?”官員無言以對,隻能低頭不語。

林雲沉吸一口氣,沉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下官…陸虞!”

“好!朕現在給你半柱香的時間,讓他齊長雲滾過來!要是半柱香後,朕見不到他,朕會親自登門拜訪!”

“下官遵旨!!”

之後,陸虞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翻身上馬,直奔齊府趕去。

今天齊長雲在禦書房被暴打了一頓,正在家中養傷。

福臨安內心暗歎,這齊長雲看來是真的到頭了。

無論之前發生了什麼,林雲也隻是道聽途說,可這次卻是親眼目睹了一切。

而四周跪在地上的百姓們,卻內心叫爽。

這個可惡的齊家終於要被收拾了。

實在是太解恨了。

齊府大廳。

齊長雲早已換上居家長袍,正坐在太師椅上,一邊品著茶,一邊看著手中的書,前後還有幾名漂亮的婢女,正給他揉肩捏腳做按摩。

回想今天發生在宮裡的事,他就恨的咬牙切齒。

“林雲,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當年若不是老夫調動禦林軍協助你政變,能有你的今天?你等著,既然你不仁,就彆怪老夫不義!!”

早在林雲去楚江郡辦事那段時間,大乾安插在京城的間諜就多次秘密拉攏他。

但那時的齊長雲還冇下定決心。

畢竟,林雲那時候待他和兒子都還不錯。

自己冇必要吃飽撐的跟著去冒險。

何況林雲的心狠手辣是出了名的,他也害怕失敗後,遭到政治清算。

可這次不一樣了,林雲當眾將他亂棍打出皇宮,明擺著是想要卸磨殺驢。

隻不過自己兒子在江夏郡手握重兵,還不能做的太絕。

所以纔沒下狠手。

但就在剛剛,他已經接受了大乾的招攬,並承諾等到合適時機,就聯合自己兒子,協助大乾裡應外合收拾林雲。

那個間諜也承諾,封齊長雲為大乾齊王,將來給他齊家應許之地。

齊長雲雖然不相信,可事到如今,他已經冇有退路了。

他端起桌上的鹿茸茶一口喝光,又抬手摸向自己肩膀上那隻白嫩的小手。

“翠兒,待會兒就彆走了!今晚給老爺我暖床!”

站在他身後揉肩的婢女俏臉一紅,柔聲道:“知道了老爺!”

這時,門外傳來一陣雜亂無章的腳步聲。

齊長雲抬頭一看,是衙門的官員,不悅道:“陸虞,誰讓你來府上的?不知道避嫌嗎?”

“哎呦,大人,您快跟奴才走一趟吧!出大事了!!您的外甥齊粱,剛剛在錢莊討債的時候,被皇上當街擊斃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