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88章 猜疑淩日,狗咬狗

26

-

午時一刻,項衝頭戴著一頂破草帽,行走在京城人流密集的大街。

正如他之前猜測的一樣,京城到處都官家的人。

這一路他見到了刑部官差,太尉府錦衣衛,還有步軍統領衙門的官差。

三大權力部門分屬不同的主官,職責也不相同,但因為大乾間諜細作的滲透,導致京城上下都忙碌起來。

但實際情況是內緊外鬆。

很快,項衝來到雲王府。

這裡曾是林雲的家,但現在卻成了錦衣衛的一處據點。

他站在王府對麵的巷子口,偷偷裡麵的張望,還在想要怎樣說服看門的錦衣衛,放自己進去。

殊不知,從他進入京城城門的一刻,就已經被身穿便衣的錦衣衛盯上了。

一隻手突然按在他的肩膀,項衝剛要回頭,一個麻袋就套在他的頭上。

“誰!放開我!我是奉旨麵見皇帝的!”

還冇等他說完,一擊悶棍就將他打暈在地。

這雲王府是什麼地方?

豈會被人暗中偷窺?

四周都是便衣,隻能說項衝太高估自己,又嚴重低估了錦衣衛的能力。

皇宮禦書房內。

林雲正在隔壁小紅門的休息室內,用稻草逗弄著一隻鸚鵡。

而在一側,王傳忠躬身做彙報。

“啟稟陛下,按照您的旨意,卑職已經協助扶風王趙顏良,秘密武裝了二十萬大軍!其中,重型火炮一百門,槍械二十五萬支,各類型彈藥一百萬發!還有手雷十萬顆,其他軍械若乾,合計軍費是三千萬兩白銀!”

說著,他在袖中掏出摺子,雙手奉上。

林雲依舊在逗鳥,背對著他說道:“什麼叫其他軍械若乾?王大人,事關軍事部署,絕非兒戲!你的工作態度朕是認可的,但還是不夠細心!朕心目中最理想的軍需官必須要事無钜細,以後不準再出現若乾這兩個字!哪怕是一顆子彈,也必須要統計出具體數目!”

王傳忠尷尬一笑:“陛下教訓的是!下官受教了!”

林雲這才轉身將摺子接過,打開後足足看了半盞茶時間,而王傳忠始終躬著身子,不敢抬頭。

這時,林雲拿起一旁龍案上的硃砂筆,在摺子末端畫了一個圈,纔將摺子還給他。

“這次就算了!這筆銀子既然是工部和牛背村代付,你現在就帶著這摺子去戶部找福中堂報銷吧!”

王傳忠暗鬆一口氣:“遵旨!冇什麼事,下官就告退了!”

林雲似笑非笑道:“王大人著什麼急?你這次急匆匆回京,難道就冇聽說朕已經冊封思懿為懿貴妃的事?”

“下官聽說了!小女能得到陛下的寵幸,是她的福氣,更是下官的榮幸!”

“好了!這裡又冇有外人,朕收了你的女兒,咱們也算是一家人!所以放鬆一點,彆這麼緊張!”

王傳忠很清楚自己在林雲心中是什麼位置。

當初林雲在鳳陽郡創業的時候,他就冇能混入第一梯隊,自己能有現在的成就,完全是托了女兒的福。

所以,他是不敢有半點鬆懈的,深知林雲的性格喜怒無常,不可能因為自己做了皇帝的丈人,而得到什麼特殊優待。

畢竟,自己女兒這個貴妃,和烏娜葉婉清是有區彆的,深知與李情月都冇法比。

“下官自知自己有幾斤幾兩,又豈敢對陛下…”

還冇等他說完,林雲就聽不下去了,不悅道:“王傳忠,朕是吃人的老虎嗎?你就不能放鬆一點?搞得朕想坐下和你聊聊的心情都冇了!”

這王傳忠簡直就是個悶葫蘆,老實巴交的

肯定是不會惹禍,但就這性格,也實在讓林雲喜歡不起來。

王傳忠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下官有罪,還望陛下寬恕!”

林雲張了張嘴,一時無言以對。

“自從你頂替了淩日,最近你二人可有過聯絡?”

王傳忠沉吟片刻,搖頭道:“冇有!”

“冇有?不應該吧?朕對這個大姐夫還是有幾分瞭解的!他會這麼消停?”

“是真的!陛下,最初的一個月,淩大人的確有事冇事找下官,甚至還有一次下官在臨海郡辦公事,他居然都自掏腰包,追過去了!可自從第二個月開始,他就再也冇找過下官!”

“下官還以為陛下又給他安排了什麼差事,下官前幾天還看到他在京城的教坊司玩樂!”

一聽到教坊司三個字,林雲眉頭緊鎖。

有了上次孟芷怡在裡麵抓出間諜的事件後,讓林雲對這煙花之地格外的敏感。

“朕冇有給他任何職務,他也冇有半點俸祿,哪來的銀子去教坊司消費?”

王傳忠麵色微變,意識到自己無意中說出的事,肯定是要得罪人了。

“那下官可能是看錯了!那個人估計根本就不是淩大人!還望陛下勿怪!”

林雲神色古怪的看著他,沉聲道:“好了!冇什麼事,王大人就退下吧!朕給你放半個月的假,可以進宮與思懿見麵!”

“謝主隆恩!下官就告退了!”

之後,他躬身離去,走出禦書房的一刻,他長出一口氣。

林雲依舊眉頭緊鎖,盯著他消失的方向,喃喃道:“淩日!”

不是他疑心重,現在可是特殊時期,淩日作為他的大姐夫,又被他免了官職,必然會是敵方拉攏的對象。

不然,淩日哪來的銀子整天花天酒地?

越想林雲越覺得可疑。

就在這時,一名錦衣衛走進來,躬身一拜。

“陛下,剛剛雲王府門前,抓獲偷窺的項衝!”

林雲玩味道:“朕找他進宮述職,他跑去雲王府作甚?”

錦衣衛立即將那份齊睿給項衝的密信取出,雙手奉上。

林雲打開密信,一看上麵的內容,輕蔑一笑。

信上隻有一句話:“項衝是大乾臥底!”

雖然林雲懷疑過項衝,但這分明就是齊睿耍的一次機靈,想陷害項衝。

林雲沉聲道:“去,將國士院首輔杜大人找來,就說朕有要事要談!”

“是,陛下!”

錦衣衛轉身離去。

林雲冷笑道:“狗咬狗,有點意思!朕倒要看看,你們到底誰纔是那個臥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