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94章 拔出蘿蔔帶出泥

26

-

葉婉清看在眼裡,急在心上。

她很清楚自己男人是什麼脾氣,淩日犯下的錯,絕對不可饒恕。

自己要不是林雲的寵妃,估計整個葉家都會遭受牽連。

這個大姐居然還敢求情?簡直不知死活。

林雲長歎一聲,將頭後仰,靠在葉婉清的懷裡,裝作什麼都冇聽到。

並將兩條腿搭在一旁的椅子上。

“葉中堂就冇什麼話要說嗎?”

葉如暉氣憤的看了眼大女兒,出班上前對林雲陪笑道:“陛下息怒,既然淩日犯下彌天大罪,就理應遭受懲罰!尤其他還是老臣的女婿,決不能姑息!”

葉婉如吃驚的看了眼老爹,失聲道:“爹,您為什麼要這麼說?淩日是被逼無奈才走上這條不歸路的,實屬情有可原!他當初對朝廷對皇上是忠心耿耿!何況,他是被削了官位,所以…”

“閉嘴!!”

葉如暉暗叫不好,知道這個大女兒要壞事。

“嘩啦!”

林雲突然將靠在身邊的茶桌掀翻在地上,茶碗茶壺摔了一地。

眾人都被嚇蒙了。

“葉婉如,朕聽得出來,你是在為淩日鳴不平對吧?怪朕當初削了他軍需官的職務!”

葉如暉連忙解釋道:“陛下息怒,這丫頭不是這個意思~!”

而葉婉清隻是默默看著,卻不敢發言,她知道林雲什麼脾氣,自己要是傻乎乎的跟著求情,不但救不了這個大姐,還會將自己也牽扯進來。

林雲抬手指向葉如暉:“朕現在不想聽你說話!”

葉如暉尷尬一笑,隻是黑著臉低下頭。

隻是他不斷用眼神提醒大女兒,不要再出言刺激皇上了。

林雲這纔看向葉婉如,道:“說啊!你剛纔不是一肚子委屈嗎?為何現在不說話了?”

葉婉如深吸一口氣,眼淚奪眶而出。

“陛下能否看在咱們是一家人的份上,給淩日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林雲微眯起眼:“朕要是不答應,你待如何?”

“如果淩日死了,那我也不打算活了!還請陛下下旨將我們夫妻倆一起處死吧!”

此話一出,葉如暉被氣得身子後仰,當場昏了過去,被一旁的福臨安抱住了。

葉婉清頓時急了,大喝道:“大姐,你這又是何苦呢?他淩日就是爛泥扶不上牆的廢物!難道你要將咱爹氣死才罷休嗎?”

葉婉如淒然一笑,低聲道:“我知道對不起爹,更對不起皇上和小妹的期望,但我不能見死不救!”

“哈哈!!”

林雲怒極大笑出聲。

聲音響徹整個廳堂。

“好!葉婉如,朕提一個問題,你要如實回答!如果能讓朕滿意,到並非不能饒淩日一命!”

葉婉如眼前一亮:“皇上請問吧!”

“淩日投敵的事,你事前知不知道?”

在場眾人都神色複雜的看著葉婉如。

大家明白,她接下來的回答,將會影響葉家在林雲心目中的地位。

葉婉清沉聲道:“大姐,你可要考慮好在回答!!”

林雲瞪了她一眼,嚇得葉婉清連忙低下頭。

葉婉如猶豫片刻,說道:“我事前什麼都不知道!”

林雲戲謔一笑:“好!這可是你說的!”

“福臨安,傳刑部侍郎馬季!”

“遵旨!”

福臨安轉身走出廳堂,向門外的錦衣衛吩咐。

這時,葉婉清低聲道:“陛下,臣妾想求您一件事!”

她知道林雲正在氣頭上,這個節骨眼自己什麼都不應該說。

但直覺告訴自己,淩日或許已經全招了,並說出對葉家不利的訊息。

當然,就算真有什麼事,葉婉清也不知道,她隻是擔心而已。

如果她再不阻攔,後果將不堪設想。

林雲戲謔道:“你說!”

“陛下,這件事能不能到此為止?臣妾不是替淩日求情,隻是希望能不要牽連臣妾的大姐…”

林雲微眯起眼:“葉貴妃在擔心什麼?是不希望牽連到你大姐,還是不希望朕查出對葉家不利的訊息?”

葉婉清心裡咯噔一下,連忙跪在了地上,紅著眼睛道:“陛下難道現在連臣妾都不相信了嗎?”

看著心愛的女人哭泣,林雲抬手對門外一名錦衣衛招了招手。

錦衣衛立即湊上前。

“葉貴妃累了,送她回宮休息!”

“遵旨!!”

錦衣衛領旨後,這纔看向葉婉清。

“葉貴妃,請吧!”

葉婉清怨恨的瞪了大姐葉婉如一眼,隻能不情願的離去。

而葉婉如也有些慌了。

她以為林雲看在自己小妹的麵上,多少能顧及一點當年的情義。

卻冇想到林雲會這麼狠。

很快,門外傳來朝靴聲,馬季弓著身子走來,跪地喝道:“參見陛下!”

林雲背對著眾人,抬手指向葉婉如。

“馬大人,將你這幾天調查的出的結果,好好告訴她葉婉如!”

馬季抱拳道:“遵旨!”

隨即,他看向葉婉如沉聲道:“葉婉如,半年前一個名叫程傑的大乾軍官秘密見了你們夫妻倆,有這回事吧?”

葉婉如麵色驟變,連忙辯解道:“冇有這回事!你撒謊!皇上,這肯定是屈打成招!還請您不要聽信這些讒言!”

林雲冷然一笑:“馬大人繼續說!她不是不承認嗎?就讓她心服口服!”

馬季點點頭,在袖中掏出一份密摺,但封麵卻是淡青色,與大端神朝的黃色密摺完全不同。

他來到葉婉如身前,將密摺展開。

“認字吧?這密摺可是在你鳳陽郡的家中搜出來的,上麵還蓋著大乾兵部的章印!具體內容用不用本官念出來,讓在場所有人都聽聽?”

這是加封淩日為大乾兵部侍郎的任命書,大乾兵部尚書邢千弛的親筆信。

林雲正是看到了這密摺,纔會暴跳如雷。

驚呼大乾的滲透簡直無孔不入,能不聲不響的將手伸進他的後院,可見大端神朝內部已經千瘡百孔了。

林雲還有能信任的人嗎?

麵對鐵一般的罪證,葉婉如沉默了,她暗咬下唇,眼神中帶著濃濃的怨氣,盯著林雲。

林雲玩味道:“葉婉如,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