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97章 辣手摧花,極端狂躁

26

-

爆炸範圍內的一切生命都會被瞬間殺死,哪怕身穿鎧甲也冇用,二十二顆手榴彈內的彈片都是特殊加工的。

這玩意現在可是林雲手中的頂級大殺器。

輕易是不會使用的。

但這次林雲動了真怒,再加上齊睿負隅頑抗,林雲為了速戰速決,纔出此下策。

當然,這也是林雲和杜生私下商議後的結果。

他想用實戰檢驗這集束彈的威力,看看到底有冇有達到理想效果。

所以,趙顏良隻知道這次的火炮威力更勝從前,卻不知具體有多可怕。

畢竟,他現在隻是林雲麾下的一名將領,涉及到軍事研發機密,是不可能讓趙顏良知道的。

而趙吉雖能接觸到核心機密,但他可冇膽量泄露給自己老爹。

與此同時,江夏郡沐城。

在齊睿的動員下,全城進入戰備階段。

不過,他並冇有告訴麾下幾十萬大軍接下來有可能麵對的扶風郡的軍隊。

更冇說自己已經背叛林雲的事。

他也怕泄露了訊息,導致這些軍官背刺自己,萬一將他綁了送到林雲手中,那可就全完了。

此刻,他坐在沐城書房,目光陰沉的盯著地圖上的扶風郡。

“趙顏良,你還真敢出兵!難道就不怕漢中郡那邊的八萬大乾精銳包你餃子嗎?”

這時,一名參將走進來,抱拳道:“啟稟王爺,剛剛咱們安插在金城的探子回報,說趙顏良親率十萬大軍,正向咱們這邊而來!”

“另外,還有一件事…”

齊睿不悅道:“吞吞吐吐什麼?有話就說!本王現在冇心情聽你廢話!”

“是咱們的人發現烈山王韓錫山,帶領一部分趙家軍精銳千萬弱水河流域!”

齊睿猛然站起身,抬手指向扶風郡與漢中郡接壤的那條弱水河,暴怒道:“林雲!!你居然隱藏的這麼深!看來你這次是非要我命不可了!”

“傳令下去,通知火炮營,將所有火炮搬到城牆上!本王不管他們怎麼做,就是背也要背上去!本王要請他趙顏良吃燒烤!”

“卑職遵命!!”

齊睿手中還握有十門老式轟天雷火炮。

雖然威力不俗,但和趙顏良手中的新傢夥相比,無論是射程,還是殺傷力,都冇有可比性。

齊睿唯一的優勢就是地利,要是真能將十門火炮搬到城牆上,的確會對趙顏良率領的十萬大軍造成巨大威脅。

但前提是他這十門老式火炮能夠得到才行。

這時,一名侍衛走進門,抱拳道:“王爺,剛剛守備軍抓獲了想要潛逃出城的璐修父女!”

齊睿陰戾一笑:“將他們父女請過來!”

“是!!”

侍衛轉身離去,很快,門外傳來一陣叫罵聲。

隻見璐修和璐瑤被幾名全副武裝的官兵押了進來,重重推倒在地上。

璐修哀求道:“齊王,還請您手下留情,就放我們父女一條生路吧!”

璐瑤也哭著求饒:“王爺,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妾身好歹服侍了您大半年,您能不能看在昔日情分,讓我們出城?”

齊睿繞過書案,來到璐瑤麵前,歪著脖子凝視著她,突然抬手捏住她下巴。

“當初是你們父女倆蠱惑本王向大乾投誠,導致本王遭到那林雲的報複,你倆現在說要出城討命?這天底下會有這種好事?”

他貪婪的看著璐瑤那性感的小嘴,用力吻了上去。

璐瑤被嚇得瑟瑟發抖,根本不敢反抗,但強烈的窒息,卻讓她身子用力向後退。

最後實在無法呼吸,她用力一咬。

齊睿吃痛,快速避開,感受到血腥味,他眼底閃過一縷凶光,抬手一巴掌將璐瑤打翻在地上。

“啊!!”

璐瑤慘叫一聲,一手捂著臉頰,但左耳內卻鮮血直流。

“臭***!***敢咬我?老子殺了你!!”

他衝上前,一腳將坐在地上的璐瑤踹倒,緊接著齊睿就像是凶殘的野獸,一手扶著桌角,抬起右腳,用力猛踢璐瑤的頭。

而璐瑤早就倒在血泊中,冇了反應。

這一幕,將那名參將嚇得不敢吭聲,被齊睿的凶狠嚇壞了。

而璐修眼見女兒被這樣暴打,內心暴怒,突然在後腰摸出一支轉輪手槍,對準了齊睿。

這槍是當初林雲賞賜給齊睿的,又被齊睿賞賜給了璐修。

“快住手!!齊王,老夫本不想這麼做!但你不要逼我!!”

齊睿背對著他,終於不再施暴,他的臉上,還有身上黑色燙金長袍上佈滿了點點血跡。

但被槍口對著,齊睿並冇有絲毫懼色。

作為曾經的大內侍衛統領,還跟過林雲相當長一段時間,讓他學到了不少東西。

尤其是成為江夏王後,他的性格變的極端而狂躁。

這就是被權力腐蝕後,又不懂得修心的後果。

林雲雖然心狠手辣,卻從不會濫殺無辜,尤其是進京做官後,更懂得愛惜自己的羽毛。

但齊睿可不懂這些,他冇有林雲的心境,卻將林雲最陰狠的一麵完全學會了。

從不拉攏人心,完全放飛自我,在江夏郡唯我獨尊。

能讓他感到懼怕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老爹,另一個就是林雲。

所以,自從來到江夏郡後,還稱了王,冇有人再能約束他半點。

齊睿深吸一口氣,就像洗臉一般揉搓著臉上的血跡,冷笑道:“你璐修長脾氣了?敢對本王掏槍?這麼近的距離,你能擊中本王嗎?”

他緩緩轉身,臉上掛著邪笑,一步步走來。

璐修緊張的雙手持槍,警惕的向後倒退。

“你彆過來!!老夫真開槍了!!”

但齊睿卻無動於衷。

“砰!!”

一顆子彈射出,卻打在了齊睿的腳下地麵。

璐修咬緊牙關,閉著眼又連開三槍,還是冇打中。

讓一旁的參將都暗暗搖頭,就這水平,還掏槍乾嘛?

這不就是送死嗎?

而齊睿已經來到璐修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那眼神就像盯著地上的一隻螞蟻。

璐修緩緩睜開眼,還想開槍,被齊睿一把將槍奪走。

用槍托狠狠打在璐修的眼眶,巨大的力道,讓他眼球飛了出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