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999章 血腥屠殺,集束炸彈的威力

26

-

“砰!!”

一聲炸響,那名參將胸口中彈,順著幾十丈高的城牆摔了下去,當場慘死。

這一幕,讓在場眾將都寒了心。

齊睿威脅道:“本王知道列位心裡在想什麼!但現在還不是說話的時候,等這一戰結束,本王自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但要是現在誰敢公然違抗軍令,那麼就立即處死!”

眾將們敢怒不敢言,一個個都低著頭。

他們也不傻,都隱約猜到齊睿多半是背刺了朝廷。

但現在他們知道這些已經冇用了。

城門下的十萬大軍還什麼都不知道,隻要齊睿下令,十萬大軍依舊會執行軍令。

而這也是齊睿敢與林雲叫板的最大依仗。

如果林雲狠下心出手,那齊睿就拉著這十萬大軍陪葬,讓大端神朝損失慘重。

如果不忍心下手,他不但能保命,甚至還能裹挾林雲,繼續獨霸江夏郡。

到時候,大乾龍帝得知他在大端腹地擁兵穩住了陣腳,說不定就會派來援兵,這死局也就盤活了。

這時,趙顏良大喝道:“列位同僚們,不要上了這齊睿的惡當!他爹齊長雲已經被陛下處決!等待齊家的是被誅九族!如果你們不想讓全家老小遭受這無妄之災,就都放下武器,將城門打開,我趙顏良發誓,絕不會對你們下殺手!”

“但要是追隨他齊睿負隅頑抗,等待你們的結果便是毀滅!!實話告訴你們,本王等這翻身立命的一戰已經很久了,哪怕是將整個沐城夷為平地,也在所不惜!!”

這下,彆說城門樓內的參將們,趙顏良說的這些話,開始在這十萬大軍中傳播。

可讓趙顏良失望的是,對方軍心雖然受到一些影響,卻冇有形成潰勢。

齊睿氣急敗壞,大喝道:“開炮!!”

城門樓上的炮兵立即拽動合金繩索,十門火炮齊發。

“轟隆隆!!”

一時間,塵土飛揚,猶如地震一般,炮彈雖然冇有傷到趙顏良,卻將他震得頭暈眼花,胯下的馬受到驚嚇,一個勁的尥蹶子,最後愣是將趙顏良甩下馬,就直奔遠處的密林沖去。

趙顏良被氣得破口大罵,當著自己麾下十萬大軍的麵,自己丟了這麼大的臉,讓他氣急敗壞。

之前那名副官策馬前來迎接,趙顏良上馬後,大喝道:“他媽的,給老子瞄準那十萬大軍,還有沐城!!”

林雲這次冇讓他控製力度,所以趙顏良纔敢肆無忌憚。

在他看來,隻要能生擒,甚至擊殺齊睿,這些軍隊隨時都可以放棄。

畢竟,他剛剛已經給過機會了,這些軍隊並冇有任何表示。

在一眾炮兵的操控下,新式火炮終於完成最後校準。

伴隨著趙顏良一聲令下,十門火炮發射。

炮聲雖不大,但炮彈打出的拋物線卻很誇張。

十枚炮彈在高空飛行,速度並不算快。

這讓齊睿等參將,都看的一清二楚。

但大家此刻心裡都冇底。

如果真的是林雲下令,對他們下殺手,那威力肯定不簡單,至少不會比他們手中的火炮威力弱。

就在這時,那十枚集束彈突然在半空解體。

隱藏在彈體內的大量手榴彈被激發,落入下方密集的人群中爆炸。

“轟隆!!”

這一炸,就像在熱油鍋裡倒了一票涼水。

爆炸的彈片無差彆擴散,僅僅是第一輪爆炸,就瞬間殺死三萬多人。

絕大多數都被彈片打成篩子,有些倒黴的將士則屍骨無存。

可怕的殺傷力,讓四周倖存的將士都嚇破了膽。

如果是之前靠爆炸的衝擊波和普通彈片殺人,這些將士會死的毫無痛苦。

但現在卻不一樣,集束彈的殺傷範圍太過於密集,對人體造成的毀傷是致命的。

除了爆炸核心區域的將士當場慘死,絕大多數人都會經受巨大的痛苦,然後再恐懼中慢慢死去。

可以說,這集束彈相當可怕,不愧是在地球被禁用的武器。

而剛剛的爆炸,就連躲在城牆上的一些參將都不得倖免,飛射的彈片接連殺死了四五名參將。

就連齊睿都中彈,導致右肩被貫穿,流血不止。

這邊造成的巨大恐慌,已經讓沐城士氣跌倒穀底。

因為他們手中的十門火炮射距有限,最高也就百丈,所以隻要躲在百丈開外,就基本上無法造成毀傷效果。

反倒是趙顏良這邊的新式火炮,能對他們造成致命打擊。

這邊,齊睿受傷後,在身邊心腹的掩護下,已經逃下城門樓。

眼見大勢已去,齊睿明白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但他決不能被生擒,他不想遭受父親臨死前的痛苦。

城門外的那些將士,早就被嚇得潰逃。

在戰場上,一旦出現這種局麵,就很難挽回了。

因為冇人會向前衝鋒。

趙顏良仰頭大笑:“哈哈!!繼續開炮!!這次對準城門樓!!”

而這次射出的是正常破城的炮彈。

第二輪轟炸過後,沐城早已殘垣斷壁,到處冒著青煙,早已見不到一個活人。

該死的都死了,不該死的也都逃了。

趙顏良僅帶領一萬精銳入城。

“傳令下去,以小隊為單位,全城搜捕齊睿!另外,不準騷擾城內百姓,更不準燒殺搶掠,但凡違反軍紀者,斬立決!”

“是!!”

眾將士齊聲呐喊。

之後,一萬精銳快速分散,向城內四麵八方衝去,到處搜查齊睿。

而趙顏良則帶領心腹,直接來到齊王府。

王府大門敞開著,地上殘留著血跡,還有亂七八糟的雜物。

顯然是王府內的傭人得知齊睿要叛逃,一個個都趁亂偷東西潛逃。

趙顏良帶著幾名心腹一路穿行在王府,即使看到有人偷東西,他們也懶得阻攔。

當來到書房門口,突然聽到椅子倒地的聲音。

一名副官一腳將房門踹開,隻見齊睿打算懸梁自儘,剛將腳下椅子踹翻。

但他還冇等嚥氣,趙顏良就到了。

他似笑非笑的看著齊睿懸在半空蹬腿,被憋的臉色漲紅。

“王爺,要不要放他下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