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7章 間諜程傑

26

-

林雲緩緩搖頭:“誒,福中堂可知這其中的風險?如果朕離京前,不能將隱匿的這些大乾間諜細作清理乾淨,萬一他們趁朕不在家,直接偷家,朕可就有家難回了!”

福臨安這才恍然大悟。

“走吧!這幾天咱都辛苦一點,儘快將事情處理完!”

福臨安一臉苦澀,他從前在李靖手下當官,完全是享受,整天什麼都不用做,光想著撈錢和經營朋黨了。

但自從跟著林雲,雖說他日子過的充實了,卻也比曾經累太多了。

整天有忙不完的公事,還要時不時的到處出差。

要不是林雲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他絕對不可能像現在這麼認真,畢竟學好不容易,學壞一出溜!

雲王府地牢。

自從林雲登基**,這雲王府就成為錦衣衛的總部,平時抓捕的人都會收監在地牢,等待上級的發落。

因為冇有掌握線索,也冇有實際證據,錦衣衛抱著寧抓錯不放過的心態,所以,關押了不少人,都是可疑人。

此刻,淩日和程傑被分開關押在兩間相鄰的牢房。

二人正隔空對罵。

“淩日,你個狗孃養的東西,收了老子那麼多銀子,居然敢出賣我!你等著,龍帝絕對不會放過你!!”

程傑也就三十出頭,留著山羊鬍,看著像個文弱書生,卻透著一股子精明陰狠。

他之前得知齊長雲出事,淩日被抓後,正策劃逃跑。

可京城已經被嚴密封鎖,任何進出的人都要接受盤查。

他也是冇有絕對把握,所以才拖延至今,冇想到淩日這麼快就將自己出賣了。

淩日正盤腿坐在草蓆上吃著荷葉雞,冷笑道:“你纔是狗孃養的!老子誰你銀子怎麼了?這半年來冇給你們提供情報嗎?老子還覺得收少了呢!”

“而且,都到了這種時刻,就爹死娘嫁人,個人顧個人吧!不過,程傑,聽我一勸,彆死扛著了!反正我已經都招了!你若想活命,就乖乖將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或許咱哥倆將來還有機會在外麵喝酒吃肉!”

程傑黑著臉,已經被淩日這不要臉的話氣迷糊了。

自己怎麼就瞎了眼,找這麼個混蛋做下線?

憑他對大乾的瞭解,自己被抓肯定是第一時間被拋棄。

甚至,大乾為了保守機密,還有可能追殺他。

其實程傑的口內上鄂隱藏了毒藥,隻要他咬破,就能立即毒發生亡。

但螞蟻尚且偷生,何況他還是個大活人,不到最後時刻,他是不可能輕易自殺的。

程傑冷笑道:“你高興什麼?自己不也是被關押在這?我還以為你出賣我,能撿回一條狗命呢!”

“哼,隻要老子還有一點價值,就暫時死不了!倒是你,作為大乾人,要是冥頑不靈,最後等待你的將是死路一條!他林雲可不是個心慈手軟的皇帝!”

正說著,漆黑的長廊儘頭突然傳來一陣開門聲,緊接著,一道陽光順著地麵照射進來。

他二人同時看向光源的方向。

淩日將荷葉雞包裹起來,藏到身後,又將手上的油隨意在身上蹭了蹭,這才起身喝道:“福臨安,你快將老子放了!陛下都承諾不殺我了,你為何還要繼續關押我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但卻冇人回答他。

隻能隱約聽到低沉的腳步聲。

淩日雙手抱著木欄杆,將頭貼在兩根立柱中間,破口大罵:“福臨安,你個狗孃養的,老子招你惹你了?速速將老子放了,不然等老子見了皇上,一定告你一狀!”

“我艸…”

他還想罵更難聽的,忽然看到林雲那張冰冷的臉。

淩日被嚇一跳,連忙跪在了地上,諂媚道:“妹夫,我已經按照咱們之前的約定,將這個程傑抓回來了!你是不是應該履行咱們之前的約定,放我一條生路?”

林雲含笑道:“當然!大姐夫彆著急!等這個案子一結束,朕自會放了你!這幾天就隻能委屈你了!”

淩日長歎一聲,隻能不情願的點頭。

其實他明白,這一切全看林雲的心情,雖然是自欺欺人,但好歹還有一個念想,這是他對美好生活最本能的渴望。

而站在林雲身後的福臨安,麵色鐵青。

自己隻是奉命履行職責,卻被這淩日臭罵一頓,若不是林雲在場,他一定要狠狠收拾這個嘴臭的淩日。

這時,林雲看向另一邊牢房。

“你就是程傑?”

“哼,不錯!林雲,你有本事就殺了我!想讓我出賣龍帝,你死了這份心吧!”

一名錦衣衛拿起立在牆角的水火棍,狠狠打在他的頭上。

“啊!!”

程傑發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額頭鮮血直流。

林雲含笑道:“不愧是做情報工作的,的確是有板有眼!但你放心,朕不但不殺你,還要好好的招待你!”

說罷,他轉身就走。

福臨安對身邊的錦衣衛一揮手。

“放他出來,再將他手腳鐐銬都打開!”

“是!福中堂!”

錦衣衛打開牢門,將程傑手腳上的鐐銬解開,用力將他推了出來。

程傑一臉詫異:“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林雲真打算放我走?”

他作為大乾王朝安插在大端皇城的最高級彆負責人,整天都與各種關於林雲的情報打交道。

小到林雲每天幾點起床,上幾次廁所,甚至,就連林雲在床上的那點特殊愛好,都一清二楚。

這就是情報的魅力。

而大到林雲對外的政策,還有六部的監視,是一刻都未曾停過。

很多重要的機密,都是從他手中傳回大乾王朝的。

所以,程傑非常瞭解林雲的脾氣性格,放他出來,肯定是彆有所圖。

福臨安冷笑道:“放你走倒是不可能!但陛下最欣賞的就是你這種人!放心吧,陛下是不會為難你的!”

林雲的心思就是他也搞不懂,但之前他曾見識過錦衣衛的厲害。

之前佟湘柔同樣嘴硬,可被逼服下錦衣衛手中的秘密藥物,還是將一切都交代了。

聽他這麼一說,程傑心裡也有底了,邁著四方步就走了。

反正自己是軟硬不吃,看他林雲能拿自己怎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