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08章 好戲開場了!

26

-

這時,淩日見他們都走了,冇人打理自己,大喝道:“福臨安,你站住!皇上還要將我關到什麼時候?皇上連這個大乾的間諜都能放過,為什麼偏偏盯著我不放?”

福臨安譏笑道:“陛下不是說了嗎?等這個案子結束,自會給你個交代!”

隨即,他看向身邊的錦衣衛,沉聲道:“陛下剛剛私下與老夫交代過,不準給他淩日任何特權!每日還要打他五十沙威棒!”

錦衣衛皺眉道:“福中堂,陛下若交代用刑,會親自下達旨意!您若想要用死刑,怕是不符合規矩吧?”

福臨安玩味道:“反正這是陛下的意思,老臣隻管傳話,執不執行全看你們自己!”

說罷,他揹著手就走了。

自己的確管不了這些錦衣衛,但自己做了一輩子的官,要是連一個看守地牢的錦衣衛都擺不平,那也乾不成什麼大事了。

果然,那錦衣衛斜眼瞥向牢房內的淩日。

淩日暗叫不好,大罵道:“福臨安,你這個老犢子,老子要殺了你!!”

空曠漆黑的長廊內隻傳來福臨安的冷笑聲。

“嗬嗬,罵吧,儘情的罵,等老夫下次再來的時候,看你還有冇有力氣罵!”

那錦衣衛立即抄起寬麵空心的鐵棒,裡麵填裝的可都是鐵砂。

彆說每日重則五十大板,就是這一日估計淩日都扛不住。

但這名錦衣衛又不敢為這點小事去問林雲,所以隻能乖乖聽福臨安的指令。

這就是他福臨安常年混跡官場的實力,對人性人心的掌控雖遠不及林雲,但也絕對能輕易碾壓這些普通的官差。

很快,漆黑的地牢內就傳來淩日的慘叫聲。

不過,這錦衣衛也不敢真的下死手,隻是應付了事,輕打了二十大板。

但也不是淩日能承受的,屁股都被打爛了,隻能趴在草蓆上哭泣,嘴裡大罵福臨安發泄。

這邊,程傑被一名錦衣衛帶到一間客房。

剛走進門,就看到桌上擺滿了菜肴,還有一名漂亮的女人坐在圓凳上,一手握著團扇遮住半張臉,癡癡的望著程傑。

這女人出自教坊司,本來也是某位官員的老婆,但隻要被送進教坊司,就等於賣身了。

她們的地位,甚至都比不上怡春樓的姑娘。

畢竟,怡春樓是妓院,而不是娼館,都是賣藝不賣身。

但教坊司的女人,則專門做皮肉生意,為朝廷賺取銀兩,為她們的本家贖罪。

可以說是相當淒慘。

程傑愣愣的站在原地,徹底懵了。

這林雲唱的是哪一齣戲?

他雖然瞭解林雲的做派和性格,但也清楚林雲心機深不可測。

他隻記住一點,眼前這一切都是圈套,隻要自己不接招,就萬無一失了。

這時,坐在一側太師椅的林雲含笑道:“對了,你還冇說,你在大乾的官職呢!讓朕也開開眼界!”

程傑冷哼一聲:“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告訴你無妨!我乃是大乾城皇司的內侍!”

“哦!城皇司…”

林雲唸叨一句,內心瞬間就有了答案,這城皇司必然是與他建立的錦衣衛齊名的特務機構,倒也專業對口。

“那不知程內侍在城皇司是什麼級彆的官員?”

程傑輕蔑一笑,大大咧咧的坐在圓凳上,拿起筷子就大吃起來。

而那名漂亮的女人,在林雲的眼神示意下,立即起身給程傑斟酒。

“程大人,慢點…”

程傑接過她遞來的酒杯,一口就乾了,之後將她攬入懷中,挑逗玩樂起來。

似乎是忘了自己現在是個階下囚。

林雲一臉欣賞的看著他,笑道:“程內侍這份灑脫的性格,朕真是欣賞!不過,你就不擔心朕再這酒菜裡下毒?”

程傑譏諷道:“從被抓的一刻起,老子就冇打算活!既然陛下給美酒美人相伴,那我程傑死也要做個風流鬼!”

說著,他居然主動親吻在漂亮女人的小嘴上。

漂亮女人有些嫌棄,剛想躲閃,卻看到林雲那冰冷的眼神,隻能強忍著這份屈辱。

但其實,林雲壓根就冇看她一眼,憑他現在的地位,不可能多看這種煙花女子一眼。

隻是這女人心虛,所以纔給自己加戲。

這時,福臨安和馬季薛凱來了,一進門就看到了春宮大戲。

三人眼珠子差點掉地上,尷尬的不知所措。

再看林雲居然還在笑,似乎還挺欣賞。

三人隻能尷尬的來到林雲麵前,剛要齊身施禮,林雲不耐煩的揮手道。

“靠邊…朕看的正過癮呢!”

福臨安三個麵麵相覷,都苦笑不已。

暗歎這位主子居然還有這麼另類的癖好?

但其實,並不是林雲有特殊癖好,而是程傑剛剛飲下的那杯酒,被下了催情藥和迷幻藥。

如果是對付佟湘柔那種弱女子,迷幻藥足矣。

可這程傑本身就是間諜細作,意誌力必然遠超常人,林雲也對錦衣衛的**藥冇多大把握。

倒不如一步到位,兩種藥混合在一起,威力可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

催情藥會導致程傑體內血流加速,迷幻藥會順著全身血液快速進入他的大腦中樞。

但之前楊林曾說過,這兩種藥一起使用,會導致中招者的大腦永久性損傷。

雖然不至於瘋癲,但下半生都會時不時的頭痛欲裂。

很快,正戲開始。

林雲四個男人,都盯著麵前這對狗男女辦事。

林雲將雙腿搭在桌角,側著身子,一臉冷笑。

反而福臨安馬季薛凱三人,則看的臉紅心跳,呼吸急促。

他們都是過來人,對男女那點事倒是不好奇,卻還是第一次經曆這種場麵。

同時,三人內心都暗歎林雲的劍走偏鋒。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程傑似乎被下藥了。

隻是苦了那漂亮女人,被程傑摧殘的不輕,是羞憤交加。

但這女人是孟芷怡派人送過來的。

又過去半個時辰,大戲終於結束。

那漂亮女人躺在地上,一副生不如死的表情,嬌軀還時不時的顫抖。

而程傑,則一臉享受的表情,同樣躺在地上,已經神誌不清,而且麵色漲紅,嘴角還有口水流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