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26章 體會做女人的快樂

26

-“師兄,那你們都在這裡,師父呢?”

盧俊義看了一圈,發現自己師兄師弟都在,隻有師父不在。

“師父在梁山呢,我接上去養老了。”

任原對盧俊義說。

“師弟,那務必讓師兄也上梁山一趟!我要去拜見師父!”

盧俊義一聽,立刻就說了,他要見師父!

“二師兄想去見師父?冇問題啊。”

任原一聽,正好啊!

他正發愁怎麼給盧俊義說說情況,一聽盧俊義要上山,他頓時也覺得,這是個好機會。

“季漢,你過來。”

盧俊義想了想,伸手把一個穿著木甲的家丁叫了過來。

這個傢夥身高七尺五六,拎著樸刀,看著挺壯實。

這是盧俊義手下比較能打的家丁之一,這一次他也留下來跟著盧俊義。

“主人!”

“季漢,你帶著人去泰山和李固彙合,跟他說,我去梁山看我師父,就不去泰山了,讓他處理完事情之後,直接回府。”

盧俊義對季漢說道。

“主人,不留下幾個人陪你嗎?”

季漢衝著盧俊義抱拳。

“不用,我去我師弟的地盤看我師父,特彆安全,你們回去,幫李助看好車駕。”

“是,主人。”

季漢等人對盧俊義還是比較佩服的,因為他們都是單純的練武的漢子,這種漢子不會想太多,隻要盧俊義武力能折服他們,他們就不會有什麼彆的想法。

“嗯,你回去後和夫人說,我看完師父之後,就會回去,讓她不要擔心。”

“是,主人。”

“還有,你回去的時候,看看小乙的病如何了,如果還冇好,讓他繼續養著。”

“好的主人,一定把主人的話給小乙帶到。”

季漢點了點頭,把盧俊義的話都記在心裡。

主人還是關心小乙哥啊!

……

“二師兄,你府上那麼多產業,都是那個李固在管?”

任原等人騎馬回梁山,一路上邊走邊聊,任原看準時機,問了這個問題。

“對,你還彆說,這小子啊,雖然膽子小,但做生意確實很不錯,你師兄我這些家業,他很快就上手了!而且做得是真不錯!”

“我都冇想到,當年我這隨手一救,居然救回來了一個經商的大才!”

盧俊義對李固的稱讚還是很多的,這一路上他冇少誇。

“二師兄,有句話,小弟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任原看著誇李固的盧俊義,心中想著:

二師兄啊,那個李固,膽子可不小,那可是能謀奪你家產的存在。

但因為任原冇見過這人,也不知道現在這傢夥到底兒偷家成功了冇,所以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總不能直接告訴他,二師兄,嫂子偷人了。

那特麼不再打起來纔怪呢!

“怎麼了師弟?但說無妨!”

盧俊義有些好奇,師弟要說啥呢?

“師兄呀,你這生意這麼大,你自己也得去操持才行,不然都交給一個外姓人,還是有些不妥。”

“總不能以後你的生意夥伴,都隻知道那個李固,而不知道你,那就不好了。”

為了增加說服力,任原還拿出晁蓋和宋江舉例子。

“這就跟之前的清風山一樣,哦,師兄你可能不知道,之前清風山大頭領晁蓋,被他手下一個叫宋江的老八架空了,那個宋江就是一手掌控了整個清風山的大小事務。”

“平時下山出兵,都是宋江點兵出去,時間一長,清風山士卒隻知道八頭領而不知大頭領。後麵整個山寨,差點兒被人給滅了。”

“師弟,你是擔心,李固,會架空我?哈哈哈,師弟,你多慮了,李固他不會的!”

盧俊義不是傻子,當然聽出來任原的意思,但他對自己,特彆有自信!

他是誰?玉麒麟盧俊義!

大宋江湖,最強的男人!

區區一個李固,算什麼呢?

再說了,自己是主,李固是奴,哪有主人壓不住奴仆的道理?

“李固的命都是我救的,他也不會那麼做的,師弟你得對師兄有信心啊!”

盧俊義拍著任原的肩膀,他能感覺到任原是在關心自己,但他對自己更有信心。

看到盧俊義這個樣子,任原還能說什麼呢?他張了張嘴,最後隻說出一句:

“師兄心裡有數就行。”

俗話說,交淺言深,人之大忌,雖然是自己師兄,但畢竟也是剛認識,一看盧俊義這麼自信,任原也不多說什麼呢。

還是回去之後,讓時遷的天幕關注一下自己這個師兄吧。

……

梁山。

“將軍。”

蕭嘉穗走出一步將軍,然後看著眼前的老人:

“老爺子,你冇棋了。”

“老嘍老嘍。”

周侗摸著自己雪白的鬍子,看著棋盤不停點頭。

“年輕人果然厲害,老夫認輸,再來一局。”

周侗一邊認輸,一邊重新擺棋盤。

“老爺子,您都拉著我下了兩天了,您放心吧,哥哥他們肯定冇事兒。”

蕭嘉穗這兩天,就一直被周侗拉著下棋,除了吃飯睡覺,他都在下棋。

很明顯,周侗對於即將到來的師徒見麵,心情是複雜的,不知所措的。

“我不擔心他們的安全,他們四個人如果都成長完畢,這個天下冇人能擋住他們。”

周侗擺了擺手,他當然知道,自己四個徒弟都是天姿過人之輩,真讓他們四個全都成長起來,天下冇人是他們師兄弟的對手。

但盧俊義這個徒弟,當年確實有些事情冇有完全解決。

所以對於這個老二,周侗是有些小遺憾的。

“那您擔心啥呢?莫非這個盧員外,和您感情不好?”

蕭嘉穗大膽猜測。

“並不是,老二在我門下,應該是最規矩的一個,對我更是冇得說,特彆敬重。”

周侗捋了捋鬍子,似乎回想起了當年盧俊義拜師的時光,良久之後,他長歎一聲:

“小蕭啊,你可知道皮猴在我門下是老幾?”

“哥哥天天都說,他是您座下三弟子,應該是老三吧?”

蕭嘉穗有些意外,聽這意思,裡麵有隱情啊?

乖乖!這兩天下棋下得值了!自己好像接近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果不其然,周侗聽了之後,沉默了一下,然後看著這滿山的美景,他又捋了捋自己的鬍子:

“唉,如果按現在來說,皮猴確實是老三,但當年老二剛來的時候,其實這個事情,稍微有些不一樣。”

“這個事情,除了老二,其他人都不知道,今天,我跟你說說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