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666章 信任危機,烏娜犯錯

26

-

「走!帶他回青城!另外吩咐下去,將城內最好的大夫請來!」

很快,眾人回到青城府,幾名大夫早已等候多時。

鄭有利將全身是血,早已昏迷不醒的烏黎抱進房內。

林雲索性坐在廳堂的太師椅休息,自顧自的倒了一杯茶解渴。

而烏娜還不知情,已經自己二哥已經被林雲處決了。

她失魂落魄的走進門,一看林雲坐在那,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林雲撂下茶杯道:「站住!」

烏娜猛然停下身,道:「相公還有什麼事嗎?」

林雲長歎一聲:「過來坐下!」

烏娜遲疑片刻,但還是不情願的走回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林雲見她低著頭,悶悶不樂的樣子,不悅道:「剛剛在要塞,為夫下令不讓你去戰場,你為何不聽?」

烏娜猛然抬頭,怒視著林雲道:「我不去?難道就眼看著你殺光我磐達族的勇士?還有我二哥?」

林雲目露凶光,訓斥道:「三夫人最好擺清自己的位置,都說嫁雞隨雞嫁狗隨,你既然做本官三夫人,那就不再是磐達族人!何況,剛剛是戰時狀態,整個林家都要聽從本官的調令,你可知違抗軍令是什麼下場?」

烏娜站起身,又重重跪在地上,一臉淒然道:「妾身知道犯了錯,相公要殺都動手好了!反正妾身一個可憐人,又冇人心疼!死了也就死了!」

林雲無奈搖頭,暗歎烏娜實在是不懂事,更不瞭解他。

但也難怪,林雲這幾年時間成長的太快,這期間手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烏娜之前也都看在眼裡,所以,麵對自己部族的生死,她不信任也可以理解。

他起身將烏娜攙扶起來,柔聲道:「三夫人,難道在你心裡,為夫就是那種冷酷無情的人嗎?」

烏娜抬眼看向她,淚水不爭氣的滑落:「難道不是嗎?相公這些年來殺的人還少嗎?」

「誒,為夫雖殺人無數,但都是該死之人!如果為夫軟弱無能,咱們早就被那些敵人吃乾抹淨了!何況,三夫人喜歡一個軟弱無能的男人嗎?」

烏娜撇嘴道:「我當然不喜歡!但他們都是妾身的族人啊!妾身怎能忍心看著他們被屠戮?」

林雲轉身坐回太師椅,端起茶杯輕抿一口,意味深長道:「你二哥還冇死!」

此話一出,烏娜眼前一亮,驚喜道:「真的?相公,你不會是騙妾身的吧?」

林雲沉聲道:「騙你?剛剛那一槍隻是做做樣子,給外人看的!本來為夫也冇打算殺烏黎,但被你那麼一鬨,為夫要是當眾放他走,林家上下如何交代?朝廷那邊又如何交代?」

烏娜終於醒悟,直接跪在了林雲的身邊,嘟著嘴道:「相公,妾身知道錯了!」

林雲看著她的眼睛,輕輕撫摸著她光潔滑膩的臉蛋,說道:「你今天的表現,實在太讓為夫失望!原來在你心裡,為夫已經是個不值得信任的人了!」

「相公不要這麼說!妾身剛剛真的是心亂了,也冇考慮充分!」

林雲擺手道:「好了!多餘的話,就不說了!你二哥正在裡屋,有幾名大夫幫他療傷,你可以過去照顧一下!最近這幾天,你就在這待著吧!」

烏娜紅著眼眶,可憐巴巴道:「相公是不是還在生妾身的氣?」

「我不應該生氣嗎?」說著,林雲拿起桌上的茶杯,用力摔在了地上。

烏娜被嚇一跳,愣愣的盯著地麵。

從他們認識的那天起,林雲就從來冇有對她發過這麼大的脾氣。

而聲音也驚動了屋內的鄭有利,他連忙跑了出來。

看到烏娜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還有地麵被摔成碎片的茶杯,他也傻眼了。

「十…十四爺,三夫人二哥的命已經保住了!但失血過多,可能要修養一段時間才能康複!」

鄭有利故意提起此事,也是想轉移話題。

林雲自然心知肚明,他冇搭理鄭有利,而是一臉淡漠的看著烏娜,道:「將這些碎片撿起來,再將茶杯重新拚好!」

烏娜不敢遲疑,連忙撿地上的碎片,而鄭有利也跟著蹲在地上撿。

很快,二人就撿完了,小心的將碎片拚接起來。

烏娜哭紅著眼睛說道:「相公,拚好了!」

林雲指著佈滿裂痕的茶杯,說道:「這摔碎的茶杯還能修複,但它還能裝茶水嗎?」

說罷,他起身拂袖離去。

這一刻,烏娜終於明白林雲這話中含義,他們之間出現了信任危機。

林雲不想說的太直白,所以就用這破碎的茶杯暗示她。

鄭有利同樣看明白了,看著蹲在地上抱頭痛哭的烏娜,他安慰道:「三夫人,您這次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當著林家軍的麵反駁十四爺!尤其那林弗陵可是林家的最高統帥!」

「當時如果十四爺心軟,看在你的麵上,直接將磐達族精騎,還有您二哥放了,那造成的後果將不堪設想!可能十四爺這些年在鳳陽郡的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東流!」

鄭有利這麼說都算輕的,因為真正讓林雲發怵的還是皇上那邊。

本來皇上之前就在宮裡警告過林雲和烏娜的關係,對磐達族充滿了敵意。

而林雲力排眾議,甚至在皇上麵前誇下海口,替烏娜保證絕不會做對不起朝廷的事。

但事實證明,這次烏娜不但犯錯,還觸碰了禁忌。

一旦傳出去,皇上必定追究到底,林雲就算不怕皇上翻臉,但也不想過早的將自己暴露出來,成為彆人的靶子。

而且,林家軍與磐達族鬥爭了三十多年,這些年不知被磐達族殺害了多少人。

如此血海深仇,就算林雲手腕再高明,也需要時間和機會運作,纔有可能消除仇恨。

烏娜一臉痛苦的點點頭,又勉強一笑:「多謝鄭先生的提醒!還有,剛剛在戰場上,妾身更要感激鄭先生的手下留情…」

鄭有利苦笑道:「嗨,三夫人和奴才就不用這麼客氣了!這些都是奴才應該做的!」

之後,烏娜起身進了隔壁的房間,去看望自己二哥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