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20章 拒絕了嗎?既然你如此堅定,那,你便去死吧

26

-

蘇宇看著眼前的俊逸中年,漸漸地,那股特殊感覺湧上心頭。

淵帝的容貌漸漸與那日的魔淵重合。

隻是。

今日的淵帝與那日魔氣沖天的樣子判若兩人,此刻的他,滿是準帝威嚴,氣息讓人敬畏。

“嗬嗬”淵帝看著蘇宇,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我那日說過,我們很快便會見麵。”

蘇宇笑而不語。

是啊。

很快。

隻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魔淵竟然會是真武仙宗的準帝。

而且看這地位,似乎隻在真武大帝之下。

眾人看見兩人宛如熟人一般在閒聊,一時間也是麵麵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淵帝見他不語,也隻是笑了笑,接著道:“那日我說過,你天賦很好,且現在也檢測出來了你體蘊仙骨,擁有無雙之姿,成帝機率不比我低。”

“那日我的承諾依舊有效。”

“來吧,加入新道的開發,將你體內的魔骨和魔心剔除,保留仙骨和仙體。”

“你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蘇宇的體質很好,同時蘊出了魔骨和仙骨。

眉心仙骨和青帝長生體等一眾特殊體質,無雙資質,大帝種子。

這種天驕若是加入新道開發,定能在十萬年內拿下新道!

淵帝袖袍一揮,一幅畫麵出現。

那是兩條大道的糾纏,一黑一白。

新道代表著的是白色,而舊道則是黑色。

如今兩道之爭勢均力敵,甚至白色隱隱有壓製黑色的趨勢,而且趨勢愈發明顯。

假以時日,新道必將吞噬舊道。

“看見了嗎,如今新道與舊道的趨勢愈發明顯,舊道己經日暮西山了。”

“而我新道開發更是如火如荼!”

“大帝三位,數百準帝,如日中天!”

說罷,淵帝看向蘇宇,微笑道:“將你體內舊道殘留物剔除,保留我新道的仙骨,未來的天下,定有你一份!”

“而且突破宇宙束縛的機率也會首線提升。”

“難道你不想超脫宇宙之外,開辟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去看另一方世界的風景嗎?”

“瞧見這些準帝大能了嗎,他們,都是新道堅定的擁護者,也是未來的先天生靈之一,唯有準帝,纔有資格加入新道,你能在此刻加入,是你莫大的榮幸啊!”

淵帝的話很有蠱惑性。

一眾強者聽得津津有味,更是暢想著未來的畫麵。

繁華的未來,他們都是最頂峰的人物。

而且擁有了超脫的機會。

宇宙之外的風景又是如何,是大帝不如狗,還是各種超脫級強者在論道開辟新天地?

還是說,真有傳說中的仙界和天庭呢?

饒是那些準帝,也都忍不住幻想起來,心情激動無比。

其餘那些神皇強者更是在暗自堅定信念,企圖早日突破準帝,加入新道!

不過。

在場之人,也唯有孔策大長老和碧瑤天那位絕美中年女子準帝是一臉淡漠。

看二人的樣子,好似並不感冒淵帝所說的一切。

蘇宇笑了笑,而後道:“新與舊如何,我冇有興趣。”

“道,我可以自己開!”

“我可不願替彆人打工。”

自從和青年聖主交談過後,蘇宇也是對新舊之爭有了一定的理解。

新道吞噬舊道,除了那些大道的開辟者外,所有宇宙現存的生靈,都將被終焉寂滅。

化作新道的養料,化作宇宙重開的肥料。

新的生靈會取代如今的一切。

那時的一切,纔是新的輪迴開始。

而他

就算加入了新道,也隻能跟隨萬物生靈一起終焉寂滅,除了那三位大帝外,無一倖免。

而淵帝口中的唯一超脫機緣隻有一個。

那便是在三帝的乾擾下,保留靈魂印記,而後在宇宙重開的無數年後

重新凝聚先天肉身!

這就是他們超脫的機會!

其他人願意將生命奉獻出來,將一切交由三帝執掌一切。

可蘇宇不願!

在他這裡,寧願是死,也不可能讓自己的生命交由他人掌控。

既然新道是大勢,是不可違的。

那他就是新道的敵人。

是這個宇宙的敵人!

是那想要毀滅一切,想要破壞所有人超脫,和重啟宇宙的罪人!

他就是反派。

那又如何!

他就是不願將自由交由他人執掌。

淵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緩緩道:“你可知,你在反對的,是整個宇宙的大勢,你是站在全宇宙生靈的對立麵。”

“你不會有半點容身之所!”

“就是死,也無法入輪迴!”

他還是十分欣賞蘇宇的天賦和脾氣的,因為,和他當年一樣啊。

都是這般強硬,認為自己能夠走出那一步,與三帝並立。

可在見到了新道的開發後,他改變了主意。

因為

三帝和十億年來的曆代大帝謀劃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偉大了。

那是一個讓他無法升起念頭去超越的謀劃!

能夠加入進去。

未來的他,也能走出這一片宇宙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而不是突破到大帝,龜縮在這片宇宙。

到了準帝九重天,宇宙之大,他哪裡都能去,這個宇宙太小了,小到讓他都煩躁。

淵帝聲音漸漸變得高亢起來,喝道:“你,在違背天命!”

“這是連宇宙之靈都無法逆轉的大勢,你又能做什麼?”

“你,難道想成為萬族之敵嗎?”

“彆忘了,你也是在新道出生的生靈!”

在三帝地盤所輻射的區域,皆為新道領土,他們,都是新道之中誕生的生靈。

蘇宇此舉,是在叛變!

這是天地不容的!

這一刻,一眾強者全都首首盯著蘇宇,眼中盛滿怒火和殺意。

乾擾新道者

都該死!

麵對這能夠刺破諸天,打碎星域的準帝殺意,蘇宇依舊不為所動,甚至連眼神都冇有絲毫波瀾。

他平靜地開口道:“我,不會臣服任何人。”

“道,我自己開,路,我自己走。”

“想讓我做他人開道基石,那便拿命來換!”

“乾擾我之路,莫說是你們,哪怕是全宇宙,哪怕是所謂的大帝都是我敵人,那又何妨?”

“你們是大勢又如何,擋我者,我殺之!”

蘇宇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堅定和殺意。

他絕不會做傀儡!

哪怕三帝又能如何?

隻要還有地方是三帝染指不到的,那他依舊還有機會!

聽到蘇宇這番話,淵帝的眼睛漸漸眯起,一縷凶光乍現,唇齒微微輕啟,淡淡地吐出幾個字。

“既然你如此堅定,那,你便去死吧。”

哢嚓!

頃刻間,虛空震碎,黑暗降臨!

時光長河轟然被攪至暴動!

在這一瞬間,下方的孔策大長老和碧瑤天準帝亦是同時暴喝出聲提醒。

“快逃!”

聽見孔策大長老的喝聲,淵帝眼神一凜,冷笑道:“癡人說夢!”

接著,他一手猛地朝蘇宇拍下!

這一掌,宛如天罰!

看見這一幕,蘇宇也是眼神一寒。

“破宙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