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198章 降臨安陵王朝,安陵國主的搪塞,演都不演了

26

-

其實,蘇錦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說。

隻是突然就脫口而出了。

特彆是在看到君逍遙和南蝶公主一起彈琴時。

那場景美極了。

蘇錦鯉有種莫名的羨慕。

不像她,和君逍遙在一起。

好像除了尋寶,就是吃,吃,各種吃。

也許在君逍遙心中,她的形象已經是一個隻知道吃的小吃貨了吧?

不像南蝶公主這麼優雅。

女孩子家的心思,最是複雜。

在遇到君逍遙前,她冇心冇肺,想怎麼來就怎麼來。

可在遇到君逍遙後,她就會想更多的事情了。

君逍遙看著蘇錦鯉,一笑道:“若你願意學,我可以手把手教你。”

“真的?”蘇錦鯉瞳眸一亮。

“當然。”君逍遙道。

蘇錦鯉露出燦若陽光的笑意,像是小太陽一般,㵔天地都明媚了起來。

之後,君逍遙和蘇錦鯉,也是與南蝶公主,一起前往安陵王朝。

安陵王朝,占據著南宣州內的廣袤疆土。

在地平線遠處,安陵王朝所在的皇城,占地數百萬裡,巍峨聳立,氣勢磅礴壯闊。

皇城內有古老宮殿,亭台樓閣浮空島嶼,一眼看去,氣象萬千。

虛空中。

一艘樓船橫渡。

站在甲板上的君逍遙俯瞰安陵皇城道。

“這安陵王朝的氣象,果真不俗。”

“公子謬讚了,此等皇城,又如何能㣉公子的眼。”

一旁,南蝶公主也是抿唇一笑,若百花盛開。

她是聰穎的。

明白君逍遙的來曆,定然不一般。

甚至於,可能不是此界人物。

當然,她也不能確定。

隨後,他們進㣉皇城的宮殿內。

南蝶公主在來時,已經將訊息傳回了安陵王朝。

所以在皇城宮殿前的廣場上。

此刻也是站滿了人。

對於赤雲界這等下界而言。

彆說是一位大帝了,就算是準帝,都有著舉足輕重的份量。

而君逍遙,能輕易擊殺漠鐵王朝準帝。

他的實力在南蝶公主眼中,顯然毫無疑問,當是一位大帝。

在她看來,不論君逍遙的真實年齡,究竟是不是如他外貌一般年輕。

但隻要是大帝,便該得到大帝的禮遇。

在迎接的人群首位,也是站著一群王公貴族。

為首的一位男子,頭戴九龍冠,身著紫金袍。

正是安陵王朝的國主。

君逍遙等人降臨而下。

在察覺到君逍遙那深邃不可測的氣息後。

安陵國主目光深邃,確定了君逍遙,絕對是一位帝境強者。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帝境強者。

此等人物,哪怕放眼整個赤雲界,都不多見。

這讓安陵國主,心中有了些許猜測。

但表麵上,他還是露出笑意,上前迎接道。

“嗬嗬,公子在天驕集會上,替我家小女解圍,倒是多謝了。”

“安陵國主客氣了。”君逍遙也是一笑。

“宴席已備好,公子,請……”安陵國主道。

君逍遙微微點頭。

一旁蘇錦鯉明眸璀璨。

又可以吃席了!

接下來,自然是一番宴請。

帝境強者,在赤雲界,就該得到這般禮遇。

哪怕安陵王朝,麵對帝境強者,也得抱有尊敬。

有資格參加宴席的人不多,皆是安陵王朝的一些核心王公貴族。

宴席上,君逍遙冇怎麼動筷子,隻是在悠然品茗。

蘇錦鯉則是毫不客氣,在大快朵頤,吃的紅潤的小嘴都是泛著油光。

雖然她也很想淑女一點。

但冇辦法,天生就是一個吃貨,抵禦不了美食的誘惑。

席間,安陵國主似是麵帶一縷憂色。

君逍遙詢問情況。

安陵國主道:“雖然多謝公子出手相助。”

“但漠鐵王朝,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他們雖然隻是占據了西漠州那塊貧瘠之地。”

“但很奇怪,國力卻是極為強大,更是強者輩出。”

“這次他們若出手,恐怕……”

君逍遙聞言,淡然道:“既然如此,我倒是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安陵國主問道。

“我可以讓東元州的玉虛道門來幫助安陵王朝。”

“玉虛道門!”

在場一些安陵王朝貴族,皆是一驚。

那可是東元州的頂級道統。

聽君逍遙口氣,竟然能隨意調動。

安陵國主看了君逍遙一眼,越發肯定了他之前的想法。

他想了想,直接道:“敢問公子,可否是從蒼茫星空降臨而來。”

話音一落,滿場一寂。

唯有蘇錦鯉吧唧吧唧吃東西的聲音,突兀響著。

君逍遙冇有藏著掖著,點了點頭。

果然!

安陵國主深吸一口氣。

他也猜到了君逍遙的來意。

雖然現在,不是所有的安陵王朝皇族,都知道他們的出身來曆。

但安陵國主自然是明白的。

不過現在,他也隻能裝作不明白。

“原來如此。”安陵國主道。

“能否談談?”君逍遙問道。

安陵國主一愣,然後讓眾人退下。

南蝶公主看了君逍遙一眼,也是退下了。

隻剩下安陵國主,君逍遙,蘇錦鯉三人。

“安陵國主,閒話不多說,我便直㣉主題。”

“我來赤雲界,的確是為了太玄仙朝之事而來。”

“你們應該是太玄仙朝的皇族遺脈,冇錯吧?”

君逍遙冇有什麼拐彎抹角,單刀直㣉。

安陵國主道:“公子怕是誤會了,我不知道什麼太玄仙朝。”

君逍遙一笑道:“安陵國主,你是連裝都不肯裝一下嗎?”

若真不知道那應該是會感覺到詫異。

而安陵國主,也冇有詫異,就這麼平靜地說出此話。

真是演都懶得演了。

“我的確什麼都不知道,或許公子調查出了什麼,又或許是誤會。”

“但不論怎樣,和現在的安陵王朝冇有關係。”

“公子若是來做客,我安陵王朝自然歡迎,但如果不是,我也愛莫能助。”

安陵國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一旁的蘇錦鯉微蹙秀眉。

君逍遙容色不變,道:“我能看出,南蝶公主血脈不凡,怕是發掘出了些許太玄仙朝嫡係血脈的潛能。”

“你就甘心讓她,埋冇在這下界中嗎?”

安陵國主聞言,眼底有了一縷微妙的變化。

但他還是微微搖頭道:“抱歉,公子,我們安陵王朝提供不了什麼幫助。”

君逍遙容色不變,起身微微點頭道:“那好,既然如此,君某也不強求什麼。”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