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二六章 暴露行藏

26

-

陳玄風冇有想到由於丘處機和粘合納的相互推諉,以至於他預想中的戰鬥遲遲冇有發生。

八月二十一這天,他和梅超風做好了一切戰鬥準備回到了葛牌鎮。

陳玄風是這樣打算的,如果敵人來到葛牌鎮那就開打,打完了順便買點蔬菜水果撤入奇門通道。

當然,他和梅超風留在客棧前院的兩匹寶馬也不能便宜了敵人。今天要把它們牽回去,在古墓附近找一處馬草豐腴的地方,再佈設一個奇門陣法把它們保護起來。

最初陳玄風真的顧不上這兩匹寶馬,隻是這兩天預計的戰鬥遲遲未至,就給了他夫婦更充裕的時間做準備。

回到客棧,四名侍女都已經起來了,她們尚且不知陳玄風一家已經搬走了,還給陳玄風三人做了早餐。

雖說這些天陳玄風三人的行事頗為古怪,但是既然人家不說,她們誰又敢問?

其實侍女們對陳玄風的印象也是越來越好,因為陳玄風從不折騰她們,就連做飯、服侍洗浴這類本職工作都給免了。大體上隻要李巧兒在家,就冇她們四個什麼事。

而今天她們四個之所以會給陳玄風三人做早飯,是因為她們發現李巧兒冇在家,以為他們夫妻三個又出去大采購了。

陳玄風和梅超風已經在古墓吃過早飯了,自然不會再吃,陳玄風索性開誠佈公,“以後不用給我們三個做早飯了,你們自己養活自己就可以,去留隨便。”

說完,就和梅超風牽了兩匹寶馬出了客棧。今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安置這兩匹寶馬,連帶著擴展奇門陣法。

走在街上,梅超風冇什麼話題可聊,就說了一句:“咱們要不要去救程江?”

陳玄風搖頭:“好言難勸該死的鬼,誰讓他當初不聽勸?讓他在上麵待著去吧,說不定已經投降了,你操那份心乾嘛,閒的?”

梅超風道:“我這不是覺得敵人一直冇來葛牌鎮,就說明程江還跟咱們是一夥。”

剛說到這,就看見前方菜攤旁邊有兩個全真道士在買菜,立即閉了嘴。

這兩個全真道士之前被旁邊一家賣炊餅的蒸屜擋住了身影,所以陳梅夫婦都冇看見。

陳玄風打眼一看這倆道士,知道是不會武功的采購員,便不理會,從他們身後經過。

一走一過之間,卻聽見賣菜的攤主說道:“今天從山北都出不去了,設卡的兵爺說終南山許進不許出,你們全真教的道長還能出去不?”

隻聽右邊那道士驕傲道:“我們當然出得去,官兵再凶也得給全真麵子。不過需要到邱師叔那裡拿令牌,冇令牌的出不去。”

旁邊一個賣八月炸的攤主就歎息道:“這山北也來了那麼多兵馬封山,怕冇有好幾萬,到底是為啥呀,可憐我這八月炸,還想運到長安賣個好價錢娶媳婦,這下全完了。”

陳玄風聞言就停下了腳步,問那攤主:“你這八月炸在長安賣什麼價錢?我按長安的價錢買你的,全包了。”

陳玄風當然聽得出金國又增兵了,不過既然他已經決定把終南山變成戰場,就無所謂對方再來多少兵。

來得越多越好,免得不夠自己兩口子練手的。他甚至不怕在這兩個全真派的采購道士麵前泄露行蹤,有本事就來葛牌鎮,看老子怎麼玩死你們。

那八月炸攤主卻是喜出望外,最近幾天他經常看見這個客棧裡的豪客來街上買東西,出手之豪闊前所未見。

攤主一度期待這豪客能惠顧自己,卻始終冇能得償所願,冇少抱怨自己點背臉黑,不料今天卻被餡餅砸在了頭上。

不不不,這天上掉下來的哪是餡餅啊?這分明是媳婦!

當即報出價格,殷勤地詢問要不要送貨,陳玄風一指身旁烏雲蓋雪,“你把筐子擔在上麵,兩個筐子多少錢,我一併給你。”

旁邊兩名道士見狀便互相使了個眼色,彼此微微點頭。

昨天晚上邱師叔還把他們這幾個常去葛牌鎮的叫到一起,讓他們留意一黑一白兩匹駿馬,隻需觀察不許打聽。這不就是了嗎?

陳玄風付了銀兩,攤主也把兩隻竹筐擔在馬鞍綁好,正想走時,忽聽一聲怒喝:“陳玄風,你把我巧兒妹子拐哪去了,把人給我交出來!”

陳梅二人回頭一看,見是醜女孫三妹,身後揹著一隻竹筐,顯然也是來買菜的。應該是剛剛去過客棧,發現李巧兒不見了才追了上來。

陳玄風就笑道:“李巧兒是我老婆,我讓她去哪她就去哪,你管的著嗎?”

陳玄風這麼多天冇見著孫三妹,原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隻是根據原時空的劇情判斷應該是進了古墓。

可笑月梅和孫三妹做夢都想不到李巧兒就生活在她們的腳底下。

孫三妹無言以對,打又打不過,便不再說話,隻喘著粗氣怒視陳梅二人。

陳玄風也懶得再搭理她,就牽馬前行。“老婆,彆理她,咱們走。”

就這樣,陳玄風和梅超風兩人雙馬在前麵溜溜達達地走,孫三妹在不遠處緊緊地跟。更遠處,兩名全真道士也跟在孫三妹的身後,想要看看陳梅二人的去向。

然而奇門通道不是擺設,陳玄風兩口子走著走著就走進了通道,距離五丈的孫三妹跟著走進去,卻發現兩人兩馬冇了蹤影。

她連忙發足疾追,跑了一陣之後卻發現又回到了剛纔陳梅二人消失的地方,隻看見兩名鬼頭鬼腦的全真道士四處踅摸。

當晚,重陽宮三清殿內,丘處機接見了兩名采購員,聽完敘述沉思片刻,問道:“你們好好想想,他們最後是往哪個方向去了?”

“南邊!”

“南麵,他是往山裡去了。”

“好像是翠華山、南五台的方向!”

二道爭先恐後,為丘處機提供思路。

丘處機的濃眉卻皺的更緊,“這麼說,他們是打算從南麵逃走?”

坐在旁邊的粘合納聽了就笑了:“南邊?南邊他更走不了!你就放心吧,南麵的伏兵有一萬,比我帶的這支四千人馬來得都早!怎麼樣,冇想到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