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二七章 玩兒呢?

26

-

終南山南麵是上洛、洛南兩座縣城,分彆駐有五千兵馬。

早在八月初,這兩縣的兵馬就已經出動,在終南山南側外圍佈防,當時領到的任務是截殺飛虎西路軍。

然而後來隨著情報陸續傳回,西路飛虎軍已然化整為零,這支伏兵的任務也隨之發生了改變,變成了封鎖終南山南側所有出路。

丘處機不知道這支伏兵的存在,粘合納卻是知道的,隻不過一直冇跟丘處機提過這事。

東南北三路大軍總計三萬人馬圍困終南山,可見完顏洪烈的決心有多大。

粘合納笑罷說道:“西南北都無憂,我就擔心他們逃往東麵。”

終南山的東麵是秦嶺的主峰,越過秦嶺的主峰就進入到千山萬壑之中,彆說三萬人馬,就是三十萬也未必抓得住陳玄風。

丘處機卻笑道:“東麵不可能,彆忘了他們是牽著馬走的,難不成他夫婦還能把馬扛在身上翻山越嶺?”

粘合納老臉一紅,“說的也是,我倒是把這茬忘了!”

丘處機想了想,又問兩名采購員:“你們剛纔說陳玄風拐走了葛牌鎮的一個女人?那女人叫什麼?”

“那醜婆娘說的……好像是叫巧兒。”

丘處機猛然一拍大腿,哈哈笑道:“這陳玄風真的是找死,這下他死定了!”

粘合納驚道:“李巧兒?”

丘處機道:“葛牌鎮巴掌大的地方,還能有兩個巧兒嗎?粘統領,你明日即可以保護李巧兒的名義派兵進駐葛牌鎮,那陳玄風既然跑不出南西北,又不會往東,那就是藏在山中某處了……”

這個分析結果對丘處機來說無異於喜訊,因為他不用承受來自李歌兒方麵的壓力了。

你李元妃不是害怕李巧兒爭寵嗎?現在人被陳玄風弄走了,是死是活還不知道,她還有跟你爭寵的可能嗎?

如果冇有爭寵的可能,你還有必要找人去殺她嗎?

粘合納不知道丘處機的小心思,也興奮起來:“這樣咱們就可以逐步縮小陳玄風的活動範圍,他要麼出來自投羅網,要麼餓也餓死他!”

兩人越合計越興奮,不經意間已是子夜時分,卻突然聽見一聲號角從北麵傳來。

粘合納自然聽得懂這號角的意思,既不是集合也不是收兵,而是求援!

當即臉色大變,霍然站起道:“不好,出事了,一定是陳玄風!”

丘處機這裡還在懵逼,粘合納已經派出手下武者趕往山北察看戰況。

手下剛走冇半柱香,西麵祖庵鎮又有號角聲響起,同樣是求援訊號。

這下粘合納也懵逼了,如果是陳玄風在襲營,這麼短的時間裡怎麼可能跑到西邊去?飛過去的嗎?這之間的山路曲曲彎彎的,就是騎著寶馬也冇這麼快!

想不明白也就不再想,連忙又派了一名武士前往西邊察看。

這時北邊又有號角響起,粘合納頭都大了,不過這一次號角的意思卻是仗已經打完了。

全真派的客房裡,輾轉無眠、深刻反省的程江也聽見了號角聲。從而更加確認了金軍的存在。

辛棄疾曾經教過他金軍的號角喻意,知道這一定是陳玄風動手了。繼而興奮異常。

這是圍魏救趙之計嗎?

隻要北麵和西麵的金軍抵擋不住,是不是這重陽宮內外的金軍就會前去增援?

如果真的是那樣,自己要不要趁機逃脫?

隻不過,他隻興奮了片刻就蔫了回去,因為他發現隨著金軍號角的接連響起,自己門前的道士反而增多了,從兩個變成了六個。

兩個我都打不過呀!何況六個?

然後他又聽見了北麵傳來的號角,知道陳玄風的進攻失敗了。

他自然不知道北麵有多少金軍,隻當是祖庵鎮的金軍分兵駐紮過去,最多不過千餘人。

不由得感慨起來:陳玄風你可彆托大呀,金軍的戰鬥力就是強啊,不是黃河幫鐵掌幫可比。

正感歎時,突然又有一聲號角響起,這號角的聲音比之前傳自北西的聲音大了太多,聽起來就在這重陽宮的半山上!

這下程江是既感動又埋怨,陳玄風你以為玩了這手聲東擊西就能強闖重陽宮了,那你可就想錯了,這重陽宮裡的全真六子、幾千道士可還冇動呢!

程江這樣想,粘合納和丘處機也是這樣想。

粘合納笑道:“陳玄風這小子太狂妄,以為這樣就能闖進重陽宮了?真把我們當傻子?”

丘處機卻冷靜得多,說道:“粘統領你趕緊傳令下去,讓你埋伏在山上的人佯敗這陣,把陳玄風放到重陽宮來!”

粘合納恍然大悟,連忙依言傳令。

丘處機也冇閒著,安排守禦山門的道士見了來人不可死戰力敵,一定要把來人放進來。

又讓當值弟子把其餘五子都喊過來,隻待陳玄風入甕成鱉,就一舉擊殺。

不多時,其餘五子陸續來到三清殿,粘合納也集合了重陽宮中的所有好手,一個個都摩拳擦掌,嚴陣以待。

時間就在眾人緊張而又興奮的等待中溜走,可是預想中的陳玄風卻是遲遲冇有到來。

眼看兩炷香接連燃儘,粘合納先前派往北山口和祖庵鎮的兩名武士相繼返回重陽宮三清殿,也冇看見陳玄風的隻鱗片爪。

丘處機終於忍不住,率先詢問返回的金國武士:“陳玄風呢?”

“冇看見啊。我到北山口的時候仗都打完了,人早跑了。”

“我到祖庵鎮的時候也打完了,冇看見敵人在哪,更冇看見敵人模樣。”

粘合納怒道:“真是一群廢物!戰果如何?速速說來!”

“屬下離開的時候,北大營死屍有一百二十四具,另有多人失蹤,是那些追出軍營的,應是死在草木林石之間,一時無法計數。”

“……西大營死了二百八十七人,另有出營追擊者幾十名,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廢物!廢物!都是廢物!”

粘合納暴跳如雷,連聲咒罵,正好前往重陽宮山下佈置的武士返回,見狀立馬嚇得不輕。

粘合納怒視來人:“你怎麼樣?看見陳玄風了嗎?他來了幾個人?咱們死傷多少人?”

粘合納這疾言厲色三連問,越問手下越害怕,直接跪下說道:“屬下真的不知道,屬下冇看見陳玄風,隻看見咱們的人接連倒地斃命,你不是讓我帶他們一起退嗎?所以我回來的時候還冇有清點傷亡……”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