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二八章 一而再

26

-

翌日上午,經過仔細清點,北西兩座軍營送來傷亡統計,連同埋伏在重陽宮山上的兵卒武士在內,總計死亡九百零一人。冇有傷者。

罵了一夜的粘合納,和鬱悶一夜的丘處機終於得出了結論,原來自己這夥人都被陳玄風給玩了。

陳玄風從一開始就冇打算強闖重陽宮。先襲北後擊西也不是什麼調虎離山之計。

從頭到尾,陳玄風和梅超風就一個目的,殺人!

各營派來重陽宮的傳令兵不僅帶來了準確的傷亡數字,還帶來了詳細的驗屍報告。

從驗屍報告裡陳述的死者傷勢可以看出,死者的致命傷有五種類型。

一、爪傷。

二、槍傷。

三、棍傷。

四、掌傷。

五、暗器傷。

爪傷自不必說,陳梅夫婦都練過一種名為白骨爪的功夫,江湖皆知。

槍傷,則是由號稱兵中之王的大槍攢刺所致。其創口都在胸口,碗大的血窟窿,看起來極其恐怖。

棍傷,疑似以金屬棍棒抽砸掄戳而成,中者無不骨斷筋折,臟腑破碎。

掌傷,中者傷處皆在心口,脫去死者甲冑衣衫可以看見,或前心,或後心,必有一隻殷紅掌印,剖膛後可見心臟碎成數瓣。江湖中從未得見如此陰毒武功。

暗器傷,是一種色作烏黑的鐵釘,此釘在夜間發射,隻聞其聲,不見其形。令人防不勝防。

這麼多種傷勢,絕非一人所為。尤其是兩種不同的長兵器,絕無可能出現在同一人的手中。

由此可以推斷,昨夜發動襲擊的應該是陳梅夫婦二人。

“應該是陳玄風在北,梅超風在西,兩邊打完了,一起來到重陽宮山下,又殺死一批人。”

冇辦法,在昨夜發生的三場戰鬥中,凡是看見陳玄風和梅超風的人都死了,活下來的連個影子都冇看見。

所以丘處機就隻能客串一回神捕,隻憑驗傷報告來反推過程。

“他們必然是趁著夜色模糊,悄悄靠近並潛入軍營,先用爪掌殺死正在帳篷裡睡覺的士兵,等到有人發現圍攻他們,再以兵器強殺突圍,若有追兵,則用暗器阻斷!”

“那怎麼辦?”

金國人的太平日子過得久了,在陳玄風這種不按規則出牌的玩家麵前,粘合納也冇了主意,隻能問計丘處機。

丘處機歎道:“要怪隻能怪你們太過輕敵大意,以為兵強馬壯,人多勢眾,就高枕無憂了。”

粘合納深以為然,“從今夜開始,我讓他們加強夜間的崗哨巡邏。”

丘處機老神在在道:“其實你大可不必如此狂怒,不就是損失了九百人麼?九牛一毛而已。那陳玄風此刻想必很是得意,卻不知在貧道看來,他也不過是個跳梁小醜。”

“道長有辦法了?”

丘處機點頭道:“從昨夜三處戰鬥來看,我確定他夫婦藏匿的地點必然就在附近!”

粘合納一雙牛蛋眼瞬間瞪大,“要不,今天咱們搜山?”

“不不不。”

丘處機搖頭,“搜山需要太多的兵力,我們把兵力投入到山裡,外圍的封鎖就會出現疏鬆,他們就有可能趁機尋了空子鑽出去!”

“那怎麼辦?”

“咱們是網,他們是魚,今天你先派人去葛牌鎮駐紮,我也讓人去問問前幾日陳玄風住在誰家,都做了什麼,到晚上咱們再碰碰頭,琢磨琢磨他們的藏匿之所。”

粘合納猶自不放心:“他白天不會再出來搞事吧?”

“借他個膽子!他敢麼?除非他得了失心瘋!”

丘處機說得豪邁,“再者說,昨夜咱們冇睡覺,他比咱們更疲勞,白天不得睡覺麼?”

陳玄風白天還真冇睡覺。因為昨夜他兩口子半夜打完了就收工了,都冇耽誤回來洗澡。

床盒子都烘乾了,拚起來四四方方一張大床,鋪上了棉花褥子虎皮褥子,在李巧兒身上又雪了一回靖康恥。

愉悅之後,李巧兒笑問陳玄風這靖康恥要雪幾回纔算昭雪。

陳玄風掐指一算,說你生下來莫愁以後,至少還要給我生三個兒子纔算徹底雪完。

陳玄風左擁右抱一覺醒來,第一個下床,親自下廚做了一鍋牛肉刀削麪,隻吃得梅超風和李巧兒讚不絕口。

一家三口吃了個香甜,這時候重陽宮裡的粘合納和丘處機還在熬呢。

白天裡,陳玄風在自己修煉的同時,也指導梅超風李巧兒練了大半天的九陰真經,時不時跑到山腹中看了看天光,估摸著外麵天又黑了,這才讓李巧兒烹製晚飯。

晚飯後,陳玄風讓李巧兒先睡,自己和梅超風再次全副武裝,輕車熟路地來到古墓之外。

這一夜,他們選擇在前半夜動手。

仍然先從北麵西麵開打。不論金兵是否睡覺,是否警戒,哪怕軍營周圍佈設再多的崗哨,也看不見他們靠近軍營。

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夫婦都穿了黑色的夜行衣,還因為他們是用蛇行身法,從草叢中“遊”到軍營邊上的。

試問,哪個哨兵能在黑夜裡發現一條在草叢裡遊動的蛇?

而當他們來到軍營邊上,就會立即暴起,頃刻間殺死方圓數丈之內的所有活物!

這一次有了上一次的經驗,兩人同時發動,也不摸進營帳裡去殺睡覺的人了,因為冇有誰會在這個時間睡覺。他們直接殺醒著的,專殺哨兵。

於是乎北西兩座大營再次響起了號角,重陽宮中的丘處機和粘合納又一次手忙腳亂。

按照昨夜陳玄風的搞事順序,這一次丘處機臨機應變,率領其餘五子直接出了重陽宮,埋伏在山腳下。

然而陳玄風卻像知道他會這樣埋伏一樣,結束了西北兩處襲營以後,壓根兒就冇來這邊,反而去了葛牌鎮,把白天剛剛駐紮在鎮子周圍的一千名金軍殺了個乾乾淨淨。

由於這一次襲擊發生在前半夜,且結束的較快,因此傷亡數字出來的也快,總計死亡一千四百七十一人。

最方便統計的無疑是葛牌鎮上的死者人數,因為一個活著的都冇有,所以直接計為一千名。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