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二九 千人敵!萬人敵?

26

-

僅僅一晚上就死了一千五,連同昨天晚上死的加起來,這都死了兩千五了!

粘合納氣的摔了茶盞。

“讓你們加強崗哨,加強巡邏,怎麼又被他殺了這麼多人?比昨天還多了五六百,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眾手下將官低著頭垂手肅立,心中卻很委屈,今天我們那裡死的冇有昨天多啊,今天死的最多的是葛牌鎮上那一千好吧?

隻不過這話卻是冇人敢於說出來。

丘處機在一旁打圓場道:“粘統領息怒,雖然今天又被陳玄風得逞一回,但是我們也不是冇有收穫。至少我們看見敵人的影子了。”

是的。在今夜北大營和西大營兩場戰鬥中,雖然在陳梅二人暴起之前無人察覺,但是在他們殺人逃逸的時候,卻給軍營裡的活人留下了一個背影。

目擊這一幕的金兵們給出的描述驚人的一致,“那背影跑得賊快,就像一股黑色的狂風。”

對於陳梅二人這種殺一波就跑的打法,金軍並非全無應對,他們采用的是箭雨覆蓋戰術。

在敵人逃跑時,立即組織弓箭手密集施射。敵人跑得再快也快不過離弦之箭,閃得再妙也躲不開覆蓋射擊。

然而事實卻是冇有什麼卵用。

在今夜的戰鬥中,的確有數以十計的箭矢射中了目標,但是人家就好像身後覆了一層鐵甲一樣,即使被射中也渾若無事,就連速度都冇有減慢分毫。

丘處機給出瞭解釋:“那的確冇用,陳玄風和梅超風都有一身橫練功夫,刀槍不入,弩箭難傷。”

唯一冇有目擊者的戰場是葛牌鎮。

白天裡一千名金兵在葛牌鎮的街道上戒嚴,到了晚上,他們就在街道上紮起了二十個營帳,分成四隊輪流休息戒嚴,結果全都被殺死在街道之上,無論人在帳裡帳外。

根據事後現場查勘,陳玄風和梅超風應該是一個在街西口,一個在街東口,同時殺向街心的。所以裡麵的金兵無論是抵抗還是逃走,都冇能夠得以倖免。

在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裡,兩人殺死一千人,其狠辣程度,戰鬥力之強悍,令人思之膽寒。

“這就是千人敵了!”

粘合納的目光中閃動著幾絲懼意,“本朝自阿骨打皇帝至今,總計就出了宗弼一個千人敵,宋國卻是先有狄青,後有嶽鵬舉,現在又出來了陳玄風和梅超風!為何這樣的猛人總是出在南國?”

丘處機被陳玄風的狠辣搞得肝顫膽寒,嘴上卻還給粘合納打氣:“他們是兩人合擊,又不是一個人殺一千人,算不得千人敵,粘統領不可漲敵人威風,滅自家士氣。”

粘合納神情複雜地看向丘處機,“希望你說的是對的!就怕宋國再出來一個萬人敵,那樣我大金可就危在旦夕了。”

萬人敵!即所謂萬夫不當之勇武。

萬人敵在華夏的曆史上雖不多見,卻也有過殺神白起,霸王項羽,關公雲長,李氏玄霸等蓋世英雄。

“萬人敵不過是傳說罷了,自遼宋金夏以來,何曾有過這般人物出世?即便是天下第一的先師那般學究天人,無所不能,也到不了萬人敵的程度。”

粘合納想想也是這麼個道理,如果這世上真有萬人敵,那麼金國這區區幾十萬人馬都不夠人家殺三個月的,金國早就亡了。

從恐懼的情緒中走出,粘合納提出了一個最現實的問題:“你說這陳玄風和梅超風,是怎樣靠近軍營不被髮現的?”

這是一個匪夷所思的問題。丘處機也是想破了腦袋都想不通。

按道理,偌大的營盤,周圍遍佈崗哨,時刻注視著周邊的動靜,怎麼可能又被對方欺近身前而不知?

這要是把丘處機換成現代人,妥妥會怒吼一聲:這不科學!

然而事實就是如此。

如果這個問題得不到解決,那麼可以預想,接下來的第三夜、第四夜,陳梅夫婦還會接踵而至,繼續他們的瘋狂屠戮。

針對這個問題,也不是冇人想過辦法,比如粘合納手下就有一人提出,把哨兵設在軍營之外。

哨兵隱藏在營盤外麵,隻要陳玄風夫婦再來,就會被哨兵提前發現,及時示警之下,陳梅夫婦就會無所遁形。

隻不過這個法子卻有一個缺陷存在,那就是誰去當哨兵?

毫無疑問,發出示警的哨兵必死無疑,甚至不等他們示警,就已經被陳梅夫婦乾掉了。

所以去當這樣的哨兵,就等於是去送死。

更何況,這樣的哨兵還不能少。

如果隻在軍營周圍佈置十幾個,則無法監視全部軍營周邊的開闊地。

可如果佈置在外麵的哨兵過多,那麼好了,人家陳玄風直接不用進軍營了,就在外麵殺哨兵就夠了。

反正他夫婦每夜出來的目的就是殺金國人,殺誰不是殺?殺哨兵也是殺。

又合計了許久,粘合納終於決定,在北大營和西大營的周遭分彆佈設一百名哨兵。

就算陳玄風夫婦把這二百哨兵全部殺死,那也僅僅是損失二百人而已,屬於承受範圍內的損失。

至於對陳玄風藏匿之處的尋找,丘處機也掌握了一些新的情況。

首先他通過手下道士在葛牌鎮上的調查,知道陳玄風曾在皇家驛站裡住過多日。

通過驛站裡的四名侍女,他得知陳玄風強行占有了李巧兒,並且把李巧兒帶走,換了一個地方居住。

據葛牌鎮上沿街商戶的回憶,他得知了陳玄風購買過大量的生活用品和家用器具。

丘處機找來了一張紙,在紙上畫出了王順山,青華山,重陽宮所在山峰的示意圖,然後在示意圖上勾勒出一個三角形的範圍。

他指著三角形內部區域說道:“陳玄風新蓋的房子,一定在這個區域裡!”

於是乎,當朝陽再一次從東方升起,丘處機派出了一千名全真弟子,就在圖紙中三角形的區域裡搜尋。

丘處機給出的命令是,隻要看見新蓋的房子或茅草屋,立即返回報告,切勿靠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