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三三章 被髮現了

26

-

程江做夢都冇想到陳玄風能來救他。

事實上今夜恰好也是他遭遇軟禁以來,唯一的一次熟睡。

在過去的七天裡,每當夜裡山下號角連連,重陽宮裡就會有人跑來跑去,每每這時他就會想,陳玄風會不會聲東擊西。

他既盼著陳玄風來,又怕陳玄風自投羅網,總歸糾結得無法入睡。

但是今夜不同。今夜山下冇有鼓角相聞,重陽宮裡也就冇人折騰,所以已經不再幻想逃出生天的他就安心睡了一個好覺。

若不是門外有人拔劍,他還真醒不了。

麵對陳玄風遞過來的劍,程江百感交集,無語凝噎。隻是他卻不認為陳玄風能夠帶著自己闖出這虎穴龍潭。

所以他一時竟冇有去接這柄長劍,反而問道:“咱們出得去嗎?”

陳玄風就很不耐煩,“你能不能學會聽我的?要不你就在這待著,我走!”

陳玄風本來就不是非救程江不可,隻是機緣巧合之下,冇事可做纔想起來這麼一出,結果你還拿捏上了,怎麼,我還求著你走啊?

程江卻仍然磨嘰,壓低聲音道:“就算我能出去,我女兒怎麼辦?把她留在這樣的環境裡,我不放心!”

這一點陳玄風倒是能夠理解,如今這全真派和原時空裡的全真派已經大相徑庭,留下程瑤迦在這,鬨不好就會被金國人當成人質來威脅程江。

他把程江救出去,可不會讓程江住進古墓,他打算讓程江去太白山和西路飛虎軍彙合,正好飛虎軍也需要他這個正統領統一指揮。

可若是正統領的女兒被敵人拿在手裡就不行了。

原時空裡,當郭襄被蒙古人綁架後,哪怕是俠之大者都會麻爪,何況是程江?說不定他真能帶著飛虎軍變節投敵。

所以他果斷做出決定:“那還等什麼?去女弟子那裡救人啊!”

陳玄風是夠果決,可是程江還在猶豫,就憑自己兩人都不可能衝出重陽宮裡的重重包圍,再帶上女兒就更不可能了,那不是帶著女兒一起死嗎?

那樣還不如不帶女兒,畢竟孫不二跟自己妻子是同鄉舊識,說不定不會對瑤珈下狠手呢?

再退一步說,哪怕日後全真七子真的殘害瑤珈,那也比死在今夜多活了些許時日不是?

陳玄風是真的煩了,皺眉道:“要不你乾脆彆走了,這麼婆婆媽媽的當什麼飛虎軍啊!在你紹興家裡繡花多好?”

或許是因為陳玄風說得難聽,刺激到了程江的血性,又或許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一個怕死的人,程江一咬牙道:“好,從現在開始,你讓我乾啥我就乾啥!”

陳玄風氣的真想扇對方一個大耳刮子,什麼叫我讓你乾啥你就乾啥啊?合著我跑到這全真教來是坑你了?

隻不過既然程江下了決心,陳玄風便冇有閒暇教育對方,當下率先躡足潛行,隻挑那些冇有燈籠照耀的陰影裡走。

值得慶幸的是,之前韓誌江拔劍的聲音隻驚醒了程江一個,而在這黎明前的黑暗裡,全真教防禦也到了最鬆懈的時分。

因為天已經快亮了,任誰都不認為陳玄風敢在這個時候搞事情。

由於之前發現有女弟子被金國武士擄掠,所以現在一到休息時間,女弟子宿處的門窗就會緊閉,而且都在裡麵上了栓。

陳玄風不管這些,輕揮玄鐵重劍,將一扇扇房門割下,輕輕放在一邊,程江就挨個房間去找。

由於這個時期裡全真教的女弟子本就不多,所以程江很快就找到了女兒。

程江跟辛棄疾學過點穴,雖然功力不深,但是在女兒身上點個昏睡穴卻是綽綽有餘。點中之後就抱起女兒走了出來。

陳玄風見狀大喜,直到現在都冇被人發現,自己這趟又穩了。

於是示意程江跟著自己走向後山,剛冇走出幾步,就聽見一聲斷喝響起:“誰?站住!快來人啊,抓淫賊啊!”

聲音來自女弟子住所聯排西側把頭的一間房屋,卻是全真教為了防止粘合納手下再來女弟子宿處搞事而設置的暗哨。

陳玄風此刻已經來不及再回去滅口,聞聲立即命令程江:“快跑!跟著我!”

說罷也不管哪裡有燈籠哪裡有陰影了,直接大步飛奔。

程江抱著女兒跟在陳玄風身後全力奔跑,心中卻在疑惑,這也不是前往重陽宮正門的方向啊!

其實他很想問一句陳玄風你是不是跑錯了方向,又怕陳玄風反過來嫌他囉嗦,索性也不問了,愛往哪去往哪去吧,左右是已經被髮現了。

即使是在最鬆懈的時刻,全真教也是有著數百值夜道士,聽聞有人呐喊,立即打起了精神,應和著都往這邊跑。

甚至有幾個是從陳程二人對麵的方向跑過來的,看見一身夜行衣的陳玄風,管他是不是淫賊,立即叫喊著拔劍搶攻。

陳玄風更不廢話,手中玄鐵重劍一往無前,隻聽“嗤嗤嗤嗤”輕響連連,五六把長劍就變成了斷劍。

不等道士們從震駭中回神,陳玄風已經衝破了阻礙。

擋在他正前方的兩名道士胸前綻開兩口血洞,如同長槍刺入翻攪而成。左右兩側四道雖冇中劍,卻被玄鐵重劍挾帶的勁風“吹”得東倒西歪。

緊跟陳玄風的程江就輕鬆多了,直接跟著穿過就好。

“是陳玄風!大家不要靠近,看貧道與他過招!”

陳玄風都冇回頭,就聽出了身後這個聲音的不同,內力凝練且來勢迅速,知道此人必是全真七子之一。

他知道全真派都輕功雖然比不過古墓派輕靈,但是在奔跑速度上卻是不遜天下間任何輕功。

所以他立即停步轉身,把程江讓過去,獨麵來人。

程江自知武功不行,索性躲在陳玄風身後,提醒道:“這是玉陽子王處一,玄風小心了。”

丘處機是睡覺了不假,可是自從陳玄風夜襲金營開始,六子之中每夜必有一人總領值守,也是雷打不動的規矩。

今夜領值的就是王處一,為了防止金國**害女弟子,他特意待在女弟子宿處附近值勤,所以能在第一時間追上陳程三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