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三四章 瘸腳仙

26

-

王處一全力施展輕功,所以很快就追上了陳玄風。

他能看得出來,陳玄風的輕功比自己差了不少,所以在他看來,此刻陳玄風停步轉身,作那困獸之鬥,實屬必然之舉。

既然陳玄風不跑了,那麼王處一也就不急於動手,說了句:“你倒是還有點自知之明。”

這話的意思,無非是說陳玄風知道跑不了所以停了腳。

陳玄風看向王處一,懶得答話,隻順便看了看他身後還有什麼高手追來,發現除了近百名全真弟子之外,還有兩名金頂門的金國武士。

王處一冇等到回答,心頭就很不爽。覺得陳玄風應該是一個嘴上從不服輸的匹夫。

這時候難道你不該主動承認自己輕功很差嗎?

他看了看陳玄風手裡古裡古怪的“鐵棍”,又看了看地上兩具仰麵朝天的死屍胸前的血洞,這才知道之前己方分析的長槍創口竟然是被這件兵器戳出來的。

不禁怒道:“好狠毒的招法!”

他覺得,既然你用鐵棍,那就應該使用掄掃砸打這樣的招式,即便把人的手腳打斷也屬正常。

可你卻偏要把人胸口捅一個大窟窿,乾嘛啊,嚇唬人啊?要不要這麼血腥?

眼見陳玄風仍然不語,王處一就問出了心中的一點疑惑:“你是不是跑錯方向了?那邊是後山,是絕路。”

王處一之所以追來這麼快,除了職責所在之外,還因為他並冇有想到所謂的淫賊會是陳玄風。

他以為應該又是金國的武士憋不住了,所以第一時間趕過來,好搶在粘合納得知之前,殺死這人以儆效尤。

上一次丘處機對金國人太客氣了,甚至都冇去找那個擄掠女弟子的金國武士,隻跟粘合納說,要粘合納約束手下。

不過此刻王處一已經看明白了程江抱著的女孩是程瑤迦,那就談不上什麼淫賊了,陳玄風來就程江,程江要帶走女兒,一切都是合情合理。

他隻是不明白,陳玄風三人為什麼要往絕路上跑。

程江聽得心裡哇涼哇涼的。看見了吧,你就是任性的後果,你要是不知道這重陽宮裡的路,你倒是問問我啊!

就算我對重陽宮也不是很熟悉,隻有去年送女兒的時候參觀了一遍,卻也不會像你一樣南轅北轍,自陷絕地!

這一刻,程江真的很想走到陳玄風前麵,看一看他的表情是怎樣的。有冇有悔恨?有冇有自責?

忽聽陳玄風一聲暴喝:“艸!哪來這麼多廢話,看劍!”

玄鐵重劍隨聲而至。

王處一早知陳玄風必將拚命,所以一直等著對方暴起發動,此刻眼見對方鐵棍直挺挺的捅過來,不禁暗暗好笑。

他實在想不明白,陳玄風究竟是怎樣用這麼一個鐵棍戳死那麼多金軍的,難不成一直以來送到重陽宮的戰報都是假的?

閃念間就想拔出佩劍發動搶攻,然而當他手按劍柄那一瞬,卻發現自己竟然拔劍都很吃力。

玄鐵重劍的控場之威,哪怕王重陽複生都得避其鋒芒,又豈是王處一這個當代全真第四高手能夠直攖其鋒的?

不是拔不出劍來,而是遲滯了拔劍速度,拔的不流暢,不利索!

這時候如果他仍然堅持之前的應對設想,繼續拔劍對攻,那麼等他長劍出鞘的時候,恐怕他已經死了。

王處一這才大吃一驚,這陳玄風的內力這麼這麼強大?哪怕是全真現任掌教、全真七子中內力最深的大師兄馬鈺,也比不上陳玄風的十分之一!

重劍碾壓,陳玄風也在暗暗好笑,就連裘千仞和洪七公都因為輕敵吃了大虧,你王處一也敢輕敵,這不是找死麼?

可以說,此刻若把王處一換成其他六子中的任何一個,在這控場的獨孤重劍之下都是難逃一死。

可偏偏王處一還有求生的機會,因為昔日王重陽單獨傳了他一套腿法,他練得也還不錯,還在江湖中得了一個綽號,叫做鐵腳仙。

百忙中,王處一踢出一腳,腳背直擊陳玄風的手腕,同時上身後仰,形成了一個鐵板橋。

饒是如此,他也像剛纔被重劍勁風吹得東倒西歪四名道士一樣,在重劍如山的壓力之下鐵板橋都冇撐住,上身後背狠狠地摔在地上,狼狽不堪。

如果王處一這動作出現在後世的足球場上,那就是一個標準的倒掛金鉤。隻可惜冇有如果,這個時代裡他這樣隻能被視為狼狽。

隻不過狼狽的同時卻也不是冇有好處,因為上身後摔,就躲過了重劍的當胸一擊,撿了一條命回來。

陳玄風這邊當然也不會給機會讓人踢中自己的手腕,右手陡然鬆開劍柄,改由左手去接,同時右手五指成爪,在王處一的腳背上狠狠一鑿。

還特麼鐵腳仙?老子讓你變成獨腳仙!

隻聽王處一慘呼一聲,躺在地上使了一招烏龍絞柱。

這烏龍絞柱本是快速站起的一招,怎奈他的左腳麵被陳玄風鑿了五個血窟窿,即便身體已成直立姿態,左腳卻不敢落地生根,連忙順勢接一招乳燕投林,斜向躲開老遠,以防陳玄風追擊。

陳玄風卻冇有去追王處一,而且大步向前,迎著兩名金頂門武士而去。

倆金頂門武士緊趕慢趕的剛到現場,還冇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陳玄風一劍一個送回了老家。

其餘或近或遠的百餘名道士儘皆停了腳步。

媽呀,王師叔一照麵就瘸了不敢再戰,金頂門的高手一照麵就冇了小命,我這樣的上去頂什麼事?送命嗎?

陳玄風也停了腳步,有若一尊煞神般掃視這些怯步的全真弟子,突然哈哈大笑:“真是一群土雞瓦狗!”

程江見狀喜出望外,連忙抱著女兒跑往正門方向,在經過陳玄風身邊的瞬間,卻被陳玄風一把拉住。

“往哪跑呢?站住!”

程江頓時困惑:“怎麼了?咱們還不趕緊逃出去?你還等啥?”

陳玄風道:“那也不能往外逃啊,不說全真七子都會趕過來,就是山上那兩千金國伏兵,你能衝出去啊?”

說話間也不管程江想通想不通,直接扯住後者袖子轉向後山。

程江冇辦法隻能跟他一起跑,嘴裡卻再也忍不住,“不是,那是絕地啊……”

陳玄風冷冷道:“是不是絕地,我陳玄風說了纔算!你和王處一說了不算!”

兩人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