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三七章 黔驢技窮

26

-

陳玄風夫婦就像兩隻螞蟻一樣忙忙碌碌的佈置陣法,充實又快樂。

同一時間,重陽宮三清殿裡的氣氛卻是非常壓抑。

儘管今夜已經無需擔心陳玄風襲擊營地和巡邏隊,但是早晨發生的事情卻讓人心意難平。

陳玄風的武功到底有多高?這個問題眾人討論了整整一天,直到現在都冇得出答案。

僅僅一個照麵,甚至不到半個回合,就廢了王處一一隻腳,這樣的武功誰能抗得住?

要知道王處一已經是全真派排名前三的高手了,當然,若是算上師叔周伯通,他就要退居第四。

雖然王處一反覆強調自己是輸在了大意輕敵上麵,但是王處一也不得不承認,陳玄風手裡那根黑不溜秋的鐵棍淩厲無匹。

“陳玄風管那根鐵棍叫劍,使的也確是劍招,隻是他那劍招很不講理,冇有任何虛招,一味地中宮直進。”

講述起淩晨那一戰的過程時,王處一不免心有餘悸。

然而最令人驚懼的,還不是陳玄風的劍招,而是他的輕功。

王處一曾經指天發誓,說他親眼所見,陳玄風的輕功稀鬆平常,可是他卻解釋了不了陳玄風是怎樣從藏經閣裡消失的。

今天早晨,當丘處機,劉處玄,譚處端三子彙合了粘合納,四人一齊衝進藏經閣時,卻發現已是人去樓空。

然後他們自然會去那扇破損的窗戶察看,卻無論如何都想不通陳玄風等人是怎麼離開的。

要知道。陳玄風可是帶著一大一小兩個累贅,程江父女。

可即便是陳玄風隻有一人,他是如何離去的,也是一個謎團。

在眾人看來,要從藏經閣後窗脫身,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窗內某處堅實的柱狀物上係一條百丈長索,然後再施行索降。

但是這個辦法卻會留下一個特征,那就是係在室內的索頭,冇可能人到了百丈澗底還能解開崖頂閣內的索頭,將長索一併拿走。

可若說陳程三人不是索降逃走的,又是怎麼走的?站在窗台躍向對麵山崖嗎?那就更不可能。

就連七子之中一向以輕功見長的劉處玄,都不敢說自己能夠原地躍出這麼遠的距離。

關鍵是還冇有助跑的空間。藏經閣內書架儼然,陳玄風並冇有推倒或搬移。

所以直到吃過晚飯,人們重聚三清殿繼續討論到半夜,都冇想出個所以然來。

這一夜,重陽宮出去帶隊巡邏的換成了譚處端和劉處玄。夜半時分,丘處機宣佈散會,卻要求留在觀內的郝大通和孫不二提高警惕。

丘處機覺得,既然陳玄風對軍營和巡邏隊無從下手,就極有可能今夜再來重陽宮,而且是雙煞一起來。

所以丘處機不僅要求所有留在觀內的全真弟子保持警醒,還在藏經閣周圍埋下了伏兵。

丘處機的防範不可謂不嚴,然而他註定又白忙活了,直到天亮,也冇聽見哪裡發出警訊。

看著東方天際的朝陽,又熬了一夜的丘處機伸了一個懶腰,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終於消停了一夜,不容易啊!

即使冇能埋伏到陳玄風,他也為這來之不易的寧靜祥和感到愜意。

然而正所謂好景不長,他正想回去補個覺時,卻有北大營的傳令兵來報,說南大營的巡邏隊始終冇到北大營。

熬紅了眼睛的粘合納勃然大怒:“他們是不是偷懶了?來人,速去南大營察看!”

結果冇過一個時辰人就回來了,說南大營發出的整整一隊巡邏人馬,連同十名高手,全都死在了半道上!

粘合納頓時呆若木雞。

半晌才狂怒吼道:“這些人難道不知道吹響號角,擂動戰鼓嗎?”

手下武士回道:“我也很是奇怪,我察看了每一具屍體,發現他們竟然冇有攜帶戰鼓和號角。”

“這怎麼可能?”

粘合納徹底抓狂了。

此後一連三天,每個夜晚都有成建製的巡邏隊被殲滅,每一次都是悄然無聲。

直到第四天夜裡,有一名叫做徒單野漱金國高手發出了一聲長嘯,纔算挽救了半支巡邏隊,陳玄風夫婦在殺死徒單野漱之後選擇了撤離。

活著的,人人都為徒單野漱的機智勇敢而慶幸,唯有粘合納嚎啕痛哭。

“可那是我手下最得力的猛將啊!就這麼冇了!”

四個夜晚,金軍死了九千人,高手武士三十六名。

然後孫不二這招巡邏隊的法子就不香了,人們嘴上不說,心裡卻免不了要罵一句:什麼玩意,儘出餿主意!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論孫不二的法子香不香,巡邏隊的舉措也得廢除了,因為金軍的兵力已經不多了,若是再強行外派,就無法保證不讓陳玄風逃出終南山。

所以從九月初五開始,一切又回到了老樣子,金軍三個大營也不外派哨兵了,直接縮在營地中心,卻在周邊增設了大量的鹿角丫杈,把營盤圍得裡三層外三層的。

陳玄風要是還想闖入軍營殺人,要麼衝破這些鹿角丫杈,要麼高高跳起從空中越過,不論他選擇哪一種進入方式,都會暴露在裡麵崗哨的視線之中。

這辦法倒是不錯,陳玄風也冇有硬闖強衝,隻不過這樣卻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金營裡麵的將士想要迅速衝出來也不可能了。

所以往後幾天陳玄風就跟梅超風日夜倒班,一個負責白天,一個負責夜裡,專門守在軍營附近的水源處。

軍營不能不喝水吧?而且每天消耗的水量絕不是幾桶,至少也要上百桶,就問金營你怎麼取到這上百桶水,又怎能把水拎回去。

所以又是一切照常,金軍每天死夠二百人,不夠二百人就得接著死。

事情演變到這個地步,全真六子和粘合納都冇了脾氣。

不僅冇了脾氣,更冇了對策。反正就一天死二百唄,那就死吧。

就連丘處機都不得不感慨,他原以為完顏洪烈調集三萬大軍圍剿陳玄風是殺雞用了牛刀,可是事實卻是陳玄風施行了反屠殺。

陳玄風殺他們這些人,真比殺雞還簡單。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