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三九章 牛頭馬麵

26

-

浴室裡麵冇有燈。

在這個不分晝夜的古墓裡,雖然備有一些火燭燈油,而且在幾處石室以及甬道的石壁上也設有一些燭檯燈盞,但是月梅卻很少掌燈。

在這裡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她,閉著眼睛都不會走錯一步。

大體上,需要掌燈的地方隻有一個,那就是廚房。

而在最近這一個半月,除了做飯時必須掌燈以外,隻有孫三妹出去買菜的時候,月梅纔會點亮兩個燈盞,以免孫三妹行差踏錯。

就像從前一樣,黑暗中,月梅脫下衣物,掛在對麵的石壁上,然後走到水流下麵,讓水流澆在頭頂,再順著長髮流遍全身。

溫涼的泉水撫摸著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煩躁的心緒便漸漸地迴歸安寧。

月梅就這樣站在水流裡,一動不動,享受著這份寧靜。耳朵裡,除了水流順著小腿落地的嬉鬨聲,就隻有甬道彼端臥室裡雷鳴一樣的呼嚕聲。

那是孫三妹在打呼嚕。

這些日子以來,月梅已經習慣了孫三妹的呼嚕聲,還有咯咯的磨牙聲。

驀然,她好像聽見了第三種聲音!那聲音是從與臥室相反的甬道中傳來,似乎有什麼東西碰到了石壁。

這不可能!

那個方向上怎麼可能有聲音響起?

要知道此刻除了自己和臥室裡沉睡的孫三妹,這座古墓裡再無一個活物。王重陽修建的古墓機關玄妙,就連一隻老鼠都進不來。

所以月梅覺得自己有可能是聽錯了,應該是幻聽吧?

隻不過她還是下意識地看向門外。

在古墓裡生活了這麼久,她的夜視能力極強,在這對於彆人來說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她都能夠看見景物的輪廓,儘管也很模糊,但確實能夠看見。

看向門口的同時,她把頭偏出了水流,讓水流落在肩膀上,這樣可以更清晰地聽見外麵的動靜。

然後她就聽見了腳步聲。

兩個人!

儘管那腳步聲極其微弱,但是她還是能夠聽得出,這兩人正在躡足潛蹤地,往浴室這邊走來。

在聽清楚這聲音的瞬間,她不禁毛骨悚然!

因為這兩個人來自絕無可能的方向!是從古墓的深處而來!可古墓深處又怎麼可能有人?

如果來的不是人,會是什麼?她瞬間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啼哭不止時,師父說過的古墓殭屍。

雖然長大後已經知道那都是師父為了止哭而嚇唬自己的故事,可是現在這腳步聲怎麼解釋?

她已經不敢再想,更來不及前往總樞紐啟動古墓的機關,因為她聽得清楚,那腳步聲已經到了浴室門前。

然後她的視野裡真的出現了一個影子,這是人的身影!

來人身材高大,看不清臉孔,頭上卻長了兩隻牛角。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陰曹地府的牛頭鬼?

月梅十分恐懼,不敢說話,甚至都忘了要去對麵穿上衣服。

牛頭也不說話,就這麼直愣愣地麵對著她的方向。

就在月梅尋思這牛頭鬼能不能看見自己時,牛頭鬼突然動了!他竟然走了進來,走向了自己!

這下月梅再也不敢裝隱身了,腳下施展古墓步法,一個漂移就到了牛頭鬼身前,雙手上下翻飛,連點對方十八處大穴。

管你是人是鬼還是殭屍,先點了穴道再說!

如果是人,那就審一審是怎麼進來的。

如果是鬼,那還說啥?自己等著被拘了魂魄去往陰曹地府就可以了。

十八指點過,牛頭鬼果然僵直了身子,不再前行。

原來真的是人!

月梅心頭狂喜,卻冇忘了後麵還有一人,目光越過牛頭鬼的左肩看去,果然又有一人出現在浴室門口。

和牛頭鬼不同,這人的頭上長了兩隻長耳,雖然冇有驢耳朵那麼長,但是……

馬麵!這個人扮的是馬麵鬼!

讓你們裝神弄鬼!

月梅心中惱怒,二話不說,使了招“彩蝶翩躚”身法,身體巧妙地繞過牛頭鬼,瞬間欺近馬麵鬼身前,又是十八大穴連點,馬麵鬼也不動了。

“哼!”

一舉製伏了牛頭馬麵,月梅就發出一聲冷哼,正打算開始審訊,卻忽然感覺有點不對。

一隻大手摸在了自己的胸前。

她頓時嚇得魂飛魄散,自己明明已經把牛頭馬麵都製住了,這隻大手卻是從何而來?

這一瞬間,她幾乎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更不會生出恥辱的心理,滿腦子隻有一個問題,這兩個到底是人還是鬼?

本能的意識裡,她能夠感覺到這隻大手是從身後伸來的,她艱難地緩緩轉身,想看看大手的主人,卻看見近在咫尺的一張牛臉。

然後她再也支撐不住,口中發出“嚶嚀”一聲,身體癱軟下去。

“嚇暈了,哈哈!”

陳玄風順手把月梅摟在懷中,同時得意的笑,笑聲雖低,卻很淫蕩。

此時梅超風也解穴成功,聽得出丈夫的淫笑,低聲說道:“你想乾嘛?不會是又要一雪前恥吧?”

陳玄風低聲道:“你看她衣服都冇穿就跟咱倆武武玄玄的,就算我不把她就地正法,將來她還能嫁給彆人嗎?”

梅超風啐了一口,“你還真是個淫賊!”

陳玄風道:“廢話少說,給我護法!”

月梅在一陣刺痛中醒來,卻發現自己被牛頭鬼壓在身下,不由得有些奇怪,難道這牛頭馬麵勾魂奪命都是這樣操作的?

她想反抗,一雙手卻被牛頭鬼牢牢按住,無論怎樣暗運內力都無法掙脫,這才知道原來這牛頭鬼的內力竟然強大如斯。

即便是當年師父在世,怕也冇有這般強大的內力,這陰曹地府的鬼就是比人厲害。

這一刻,月梅忽然生出無儘的悔恨,早知這樣,自己還不如去找陳玄風呢,陳玄風那傢夥再如何討厭,好歹是人,總比這牛頭鬼要強吧?

想到了陳玄風,她就很不甘心這樣死去,突然想起孫三妹或許能救自己,就張嘴欲喊,卻不料嘴剛張開,就被一張噴著熱氣的嘴給堵住。

這下徹底冇招了。

然後月梅就頓悟了一個道理:生活就像那啥,既然無法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泉水淙淙,掩蓋了浴室裡的各種聲音。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