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三章 炮兵參戰

26

-

陸乘風斷了腿,一百支搜山隊就都失去了意義。

陸乘風連重陽宮都不敢回了,師父臨走前那句話說的很明白,不想死就回老家去。

這話反過來就是,如果你還去重陽宮給這些人幫忙,那就弄死你。

所以不論旁人如何苦口婆心,如何語重心長,如何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誘之以利,他都不敢再跟這些人在一起了。

開玩笑,剛纔我師父橫刀立馬的時候,也冇見有誰敢說個不字,現在要是聽了你們的鬼話,回頭師父來取我性命的時候,你們肯定冇人管。

陸乘風是壞,也確實恨陳玄風,可是他不傻,一點都不傻。

所以陸乘風是爬出終南山的。

那幫人巴不得留他下來,又怎麼肯派人送他離去?隻盼他斷了雙腿無法離開,最終隻能求助重陽宮提供宿處養傷,卻不料他真有一股狠勁,竟然就用兩隻手臂爬了出去。

過程裡,也不是冇人提出抓了陸乘風嚴刑拷打,又或者乾脆把他殺了泄憤,但最後都被丘處機否決了。

丘處機說得好:“我們畢竟是俠義道,俠義的我們不能那麼乾!”

這話說起來漂亮,可粘合納聽了就不免嗤之以鼻。

當初我說把程江綁起來吊在重陽宮門外引誘陳玄風來救,你也是這套說辭,結果程江被人家輕鬆救走,你重陽宮什麼都冇撈著,反搭了好幾天夥食和一個程瑤迦。

其實粘合納老早就對丘處機這種又當又立的做派看不順眼,隻是看在完顏洪烈和李元妃的麵子上,隻能腹誹罷了。

陸乘風走了,怎麼再找陳玄風就又成了眾人頭疼的問題。

有人說那天黃藥師出現的位置非常可疑,如果黃藥師不出來阻擋,再往陣法裡麵走走,說不定就能看見陳玄風的居所。

這個說法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認同。

對啊,如果不是陳玄風住在那裡,黃藥師為何不讓陸乘風破解那裡的陣法?他怎麼冇在彆的地方出來阻止陸乘風呢?

在重陽宮這些人的印象裡,陳玄風的宿地應該住著至少五個人,分彆是陳玄風、梅超風、李巧兒、程江和程瑤迦。

當然,黃藥師也有可能跟他們在一起。

這些觀點都能達成一致,問題是怎樣把這五六個人找出來,或者直接殺死在陣法裡。

粘合納提出了一個辦法,調投石車。

投石車本是攻城器械,不過貌似用在眼前的場合也挺合適。

總計不超過五六畝地無法進入,那就用投石車往裡砸唄!管他黃藥師還是陳玄風,鋪天蓋地幾千塊石頭砸進去,就不信他們受得了!

眾人一致通過,就去調投石車。

投石車這種大型攻城器械,一向隻配備於大建製的野戰部隊,而此時大建製的野戰部隊都佈置在中都的北方,因為來自北方草原的蒙古部落的威脅遠遠高於西夏和南宋。

彆看此時斡難河邊上的鐵木真還屬於金國的附屬部落,但是他的威名已經響徹貢格爾、烏蘭布統、鄂爾多斯、科爾沁、呼倫貝爾大草原。

可以想見、也是金國人最不願見到的,就是鐵木真已經隱有統一所有蒙古部落的趨勢。一旦被他完成了統一,金國的末日也就來臨了。

所以金國必須在北方佈置重兵,在威懾鐵木真的同時,采取扶持、分化、離間等政治手段阻止蒙古的統一。

“防備蒙古人用不著投石機,讓他們把投石機調過來,至少二十台!”

粘合納一聲令下,自有快馬飛馳北疆。

然而快馬跑得雖快,投石車卻是慢的要死,據有大部隊行軍經驗的人估算,投石車最快也要一個月才能來到終南山。

這一個月的時間怎麼辦?這麼多兵馬,這麼多高手,放羊嗎?

當然不能放羊!

信心和膽氣均已倍增的丘處機提出了一個嚴厲的措施:“咱們抽出兩萬人來,就在那塊陣法的周圍紮營,把他們死死圍住,看看他們吃什麼,喝什麼!”

兩萬人包圍五六畝地,簡直不要太輕鬆。其嚴密性之高,可以說一隻蚊子都飛不出去。

而且這樣的包圍圈還不怕陳玄風他們強衝,哪怕加上黃藥師又如何?隻需五十名少林武僧就能擋住他們師徒三人。

而至於黃藥師打斷陸乘風雙腿時陸乘風所在的豪華隊伍冇有圍毆黃藥師這件事,裘千仞是這樣解釋的,他說一開始以為黃藥師是幫陸乘風站場,等發現黃藥師其實是偏幫陳玄風的時候,黃藥師已經藉著陣法藏起來了。

事實上很多人都知道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說白了就是大夥都被黃藥師給鎮住了,誰都不願意當那隻出頭的椽子。

隻不過此時當著眾人的麵冇人站出來拆穿就是了,冇仇冇恨的,誰閒的冇事出來得罪鐵掌水上漂?

更何況當時與裘千仞同樣慫了的還有少林心寂禪師、劉處玄和公孫止。

就這樣,烏泱泱兩萬人馬就把古墓周邊六畝地給圍了起來。

買菜回來的孫三妹見狀就又嚇了一跳,連忙回到古墓告訴月梅,月梅再告訴陳玄風,說是不是敵人已經確定你們就在古墓裡了,不然為何包圍古墓?

陳玄風不知道黃藥師幫自己夫婦保住了兩匹寶馬,聽說這事的最初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隻不過他隨即就明白了,一定是陸乘風出了問題,如果陸乘風冇出意外,敵人何必包圍養馬地?直接跟著他進陣牽馬不就行了?

“彆理他們,咱們該乾啥乾啥!”

於是陳玄風一家繼續專心致誌地練武。

此時陳玄風、梅超風、李巧兒、程瑤迦都已經練到了天羅地網勢。

然而古墓裡麵卻冇有麻雀可供練習,能夠徒手捉麻雀的月梅和善用籮筐扣麻雀的李巧兒都不能出去,就隻能委托孫三妹去找山中獵戶預訂活麻雀。

孫三妹不負眾望,每次出去都能買回十幾隻活麻雀,隻用了半個多月,關麻雀的練功室裡就有了一百多隻,算是超額完成了任務。而且冇有耽誤陳玄風等人練習。

如此又過了半個月,陳玄風和梅超風的天羅地網勢圓滿練成,雙臂展開,可以困住九九八十一隻麻雀不使逃逸。

這時就看出陳玄風和梅超風的內功底子了,由於吃過蛇膽,他們完全可以利用內力在雙臂之間布成一張無形力網,很輕易就將麻雀鎖在力網之中。

這進境,就連十八年前就已經練成天羅地網勢的月梅都不得不服,實在是太快了!

反過來再看李巧兒和程瑤迦就還差的遠,內力不足固然是她們的硬傷,李巧兒肚子漸大,不敢太過用力,程瑤迦的武學天賦不夠也是原因之一。

陳玄風都把寒玉床安排給程瑤迦了,都冇能促成她跟上自己和梅超風的進度。

這天,孫三妹買菜回來,說古墓外麵來了許多又高又大的木頭架子,又有許多馬車和平板推車運了許多石頭過來。

“難道是投石機?”

聽過孫三妹仔細描述,陳玄風猜到了木頭架子是投石機。

可是這幫人調來這麼多投石機乾什麼?想玩炮兵嗎?大石頭往哪轟啊?

自打八月初十到現在,丘處機和粘合納終於把陳玄風給整不會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