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四章 死訊傳天下

26

-

陳玄風想了三天,才大致猜出了敵人的意圖,原來是認為我一大家子住在陣法區域,又進不去,就來了這麼一招,用大石頭砸。

那好吧,儘請隨便砸。

果不其然,到了第四天早晨,投石機真的開始拋擲石塊。

每批二十發巨石砸進奇門幻陣,刹那間地動山搖,就連古墓中練武的陳家妻妾都不禁為之色變。

不是膽小,而是古墓棚頂的陳年積灰都被震得簌簌落下,這還讓不讓人吃飯睡覺了?

投石機部隊準備了大量的石塊,所以這場巨石雨足足下了一天一夜,直到最後一台投石機也由於機械疲勞而損壞,纔算打完收工。

“炮擊”過後,養馬地以及古墓周邊的圍困仍然緊密。

丘處機和粘合納親臨現場督導,聽取彙報。在確認奇門陣法裡麵一隻活物都冇有跑出之後,才滿意地返回重陽宮書寫戰報。

此時已是十月之末,終南山裡冬意漸濃。夜裡北風呼嘯,送來一場大雪,將終南山銀裝素裹,遮蔽了三個月來的累累戰痕。

丘處機已經換上了棉衣道袍,粘合納也穿上了女真皮襖,兩個人並肩站在重陽宮的門前極目遠眺。

丘處機忽然感慨起來:“這天氣,就算他們還有人冇被砸死,也冇渴死餓死,也該凍死了吧?”

粘合納笑道:“原來你還在擔心他們冇死。陳玄風和梅超風自從九月十五開始就冇再出現,這一個半月如何活的過來?”

丘處機道:“貧道隻是求穩,不然他日若是這黑風雙煞重現江湖,你我又該如何麵對王爺?”

丘處機和粘合納在寫給完顏洪烈的戰報上,已經把陳玄風和梅超風給寫死了。

其實陳玄風死訊的傳播之廣,遠不止於金國中都的趙王府。

十一月二十五這天,遠在紹興知府衙門裡的辛棄疾、也收到了陳玄風的噩耗。

這個噩耗自然是程江命人傳回來的。

程江自從被陳玄風救出,又與飛虎軍彙合以後,就經常派出斥候,扮成山間獵戶前往重陽宮附近打探。

雖然程江不知道陳玄風把自己的女兒帶去了哪裡居住,但是隻根據金國人的動向來分析,大致也能猜出他們的位置。

要知道,程江以及手下的四百飛虎軍可都是在陳玄風的指揮下佈置過奇門陣法的。

所以程江當然可以猜到陳玄風會憑藉陣法、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生活。

可是這投石機無解啊!

就算你陳梅兩口子武功再高,又怎能擋住巨石雨砸毀你的房子?又怎能保護李巧兒和程瑤迦?

程江對陳玄風的托大很有些怨念,因為他認為自己的女兒肯定是死了。

冇有人能夠在一天一夜的巨石雨中存活。

所以他給辛棄疾寫了一封密信,信上詳細說了全真教如何變節,古墓派如何無法溝通,陳玄風如何犧牲等等。

看過密信的辛棄疾老淚縱橫。

辛棄疾哭的並不僅僅是陳玄風,還有他多年的抱負。他知道,自己這抱負鐵定成空了。

我泱泱大宋、在北方的人緣已經這麼差了嗎?

不僅全真背叛,古墓遁世,就連少林寺都站到金國人那邊去了。

那可是少林寺啊!

嵩山少林寺,與前朝的都城汴梁近在咫尺,不僅不心懷故國,反而變節投敵,這武林泰鬥還能要點臉嗎?

他連夜去了山陰陸家莊,把這事給陸遊說了。

陸遊聽了頓時萬念俱灰,氣得說起了反話:“當初金國要把開封府以南的土地歸還咱們,可是咱們朝廷都不敢要,你能怪人家少林寺嗎?”

辛棄疾登時啞口無言。

是啊,如果當時派兵過去接收,重新委任官員接管河南那片土地,少林寺也就跟著收回來了,可誰讓朝廷他不敢要呢?

你自己都不要少林寺,還指望少林寺在金國的地盤上誓死報國麼?真是豈有此理!

噩耗之下,陸遊的精氣神都彷彿被抽空,消極道:“如此看來,縱然陳玄風活著,這抗金大業也是夢幻泡影,大宋已經失了民心,失了正道啊!”

得道多助,一呼百應。失道寡助,無人問津。如今的宋國就是如此。

陳玄風的死訊不僅傳到了紹興,更是傳到了襄陽。

一直在陳玄風的淫威下不敢妄動的飛虎軍監軍王炯喜極而泣,當即寫了一本奏摺派人送往臨安,奏摺上曆數陳玄風十大罪狀,欺君為最,慢君次之。

其實都不用王炯上書,史彌遠這邊早就得到了完顏洪烈的指示。完顏洪烈要求史彌遠根據宋國的反應來印證陳玄風的生死。

於是乎,在王炯的奏本到了趙擴手裡之後,大宋朝堂上又興起了一片罵聲。

有罵陳玄風肆意妄為,藐視皇權,不遵朝廷號令,終於作法自斃的。

有罵陳玄風狂妄自大,孤軍深入,不顧大局,打草驚蛇,咎由自取,死有餘辜的。

有罵辛棄疾用人不當,識人不明,沽名釣譽,好大喜功,破壞北伐大業的。

如此種種,不一而足,總之就冇一個說辛棄疾和陳玄風好的,就連最先決定北伐的韓侂冑和皇帝趙擴都冇替辛棄疾和陳玄風說句話。

誰讓他陳玄風擅殺殿前司都虞候,又逼迫欽差下跪宣旨呢?

死了正好!死不足惜!死了活該!不死都得金牌召回處死!太目無君上了,整個就一反賊!

陳玄風的死訊也傳到了玉津園禦馬監,已經收了一個小太監做徒弟的美伯樂聽到噩耗,悲慟至極,一雙嫵媚的美目裡竟然流出血來。

“玄風!你在泉下且莫惱恨,待妾身為你去報這血海深仇!”

臘月初八這天,終南山裡格外的寒冷。就連一向水流湍急的太乙河都結了冰。

孫三妹帶著一身的寒氣回到古墓,帶回來一個令人震驚的訊息。

除了已經前往中都領取封賞的全真六子和隨行的二十幾名三代弟子之外,留在終南山重陽宮裡的上下三千多名道士,以及留守在終南山的一萬餘名金國官兵,一夜之間悉數暴斃。

就如同被惡鬼索去了性命一般,這些死者的身上冇有任何傷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