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五章 墨菲定律

26

-

孫三妹說最先發現這一驚天慘案的,是全真教和金營最後的三個幸運兒。一名道士,兩名金兵。

道士冇死,是因為案發當夜他睡在祖庵鎮上一個寡婦家裡。

兩個金兵躲過一劫,是因為當夜他們強行闖進了葛牌鎮一戶民宅,輪流強暴了那戶人家的女兒。

月梅聽了就忍不住諷刺陳玄風,“這兩個金兵也要一雪靖康恥。”

陳玄風勃然大怒:“這世上隻有我陳玄風可以雪恥,彆人哪有這個權利?這兩個金兵在哪?我去把他們殺了,替我妹妹報仇!”

李巧兒不禁驚奇,“那個被糟蹋的女娃應該是街東頭李老四的女兒,咋就成了你妹妹了?”

陳玄風笑道:“這普天下的女子,除了我那死去的母親之外,不是我的老婆,就是我的姐妹!”

陳玄風當然冇能殺掉那兩名金兵,因為那兩名金兵發現慘案之後,立馬就跑去長安城報訊去了。估計這輩子就是打死他們也不敢再來終南山。

也不要說這兩個金兵,就連那個道士,都下的還俗回家了,誰要是敢說他曾經在全真教當過道士,他能跟你拚命。

惡鬼奪命啊!

那可是一個都跑不掉的團滅!可比當初陳玄風兩口子殺人恐怖多了!留在終南山裡,不怕惡鬼查遺補缺嗎?

開過玩笑,月梅幾女就把心思放在了殺人者上麵,都對這種詭異而又高效的殺人手法感到驚懼。

這世上竟然有人可以這樣殺人,那我們修煉武功還有什麼用?

在這件事上,陳玄風也無法安慰自己的女人,因為他知道這個殺人凶手的武功,實在不易趕超,哪怕自己已經吃過了蛇膽,拿到了重劍也還差得太多。

冇錯,陳玄風覺得凶手就是美伯樂。

雖然陳玄風並不知道當初美伯樂在杭州玉津園的殺人手法是什麼,但是他隻能懷疑美伯樂。

因為這個世界除了美伯樂,誰都冇有能力製造如此凶殘的案件。

至於所有的屍體都冇有傷口,陳玄風覺得那或許隻是因為傷口極其微小而冇能發現。

明朝時期東方不敗的繡花針瞭解一下。美伯樂要比東方不敗強十倍。

可是美伯樂跑到終南山來殺人是為了什麼?幫我打架?多餘了啊!

其實這幾天陳玄風挺愁的。

因為內功足夠深厚,他和梅超風以及月梅都已經練成了全真武功,眼下他們三人已經具備了修煉玉女心經的資格。

可是外部環境卻不允許。

按照玉女心經的要求,這門功法不能在無風的古墓裡麵修煉,需要在戶外的大自然裡才行。

原本在他的設想裡,自己這些人最快也要到明年夏天才能開始修煉玉女心經。

所以他準備來年開春後在墓外的奇門幻陣裡搭一個正方形的花架,外找些爬山虎種下,當爬山虎爬滿花架,就有了一間花房。

然後自己和妻子們就可以進入花房修煉了。

嗯,他一家修煉心經不必像楊過和小龍女那樣麻煩——還需在修煉的兩人之間隔一道花牆。

夫妻之間早就坦誠相見不知多少回了,什麼冇看過?什麼冇摸過?還隔花牆乾什麼?

他計劃的倒是挺完美,可是萬萬冇想到自己和梅超風的修煉進度太過驚人,這才進臘月,就把全真武功練成了。

現在怎麼辦?難不成就在這古墓裡和月梅為愛鼓掌大半年?那也太浪費時間了!

再說了,想要為愛鼓掌,到哪裡不能鼓掌?

這兩天,他本來已經在籌劃一個新的計劃,打算帶著月梅和梅超風去一趟大理。

秦嶺是冰天雪地,大理卻是鳥語花香,過去找個人跡罕至的所在,把玉女心經練成。

順便會一會一燈大師,再讓一燈聯絡他的天竺師弟,把九陰真經裡的梵文翻譯過來,它不香嗎?

然而美伯樂的到來卻是個意外。殺了這麼多人倒也無所謂,問題是此刻它還在不在終南山?

陳玄風是真的不想和美伯樂照麵。但凡美伯樂是個女的,哪怕年紀再大也能忍了,不就是口味重了些嗎?又死不了人。

可是他真的接受不了二尾子,這真不行,性取向不允許。

雖然和二尾子在一起也死不了人,但是那種吃了蒼蠅一樣的感覺,會讓他一輩子生不如死。

下午。冬天的斜陽透過林木,照在古墓的石門上,給石門敷上了一層斑駁的圖案。

陳玄風推門出來,先伸了一個懶腰,接受陽光的擁抱。

太乙河早已經上凍。既然終南山裡最後的三個敵人都已經逃離,他就冇有必要再從地下水道進出古墓。

玄鐵重劍破冰簡單,可是一進一出弄的衣服濕漉漉的多不得勁?

所以他決定從正門出來,想去看看自己那兩匹寶馬的屍骸。

他覺得經過金國人那一個晝夜的狂轟濫炸之後,那兩匹馬肯定活不下來。

久違的陽光有些刺眼,他微微眯起眼睛,卻看見一道長長的、纖秀的影子,從對麵的樹林開始,一直鋪到自己的腳下。

這墨菲定律是真的存在!越不想什麼,就越是來什麼。

影子的儘頭處,美伯樂那銀鈴般的嬌笑聲響起,“我就說嘛,你又不是死人,怎麼可能被一堆石頭砸死?”

陳玄風很是無語。自己刻意等到下午纔出來,就是擔心美伯樂冇走,它還真就冇走!

“不過我還是很奇怪。難道這天下間就隻有我一個人、能猜到你躲在這間古墓裡嗎?你的那些敵人為什麼猜不到?”

美伯樂來終南山的確是為了給陳玄風報仇,但是殺死所有全真道士以及金國駐軍,卻是為了引誘陳玄風現身。

陳玄風無話可說,就站在古墓門口一動不動,美伯樂卻施施然走了過來。

“怎麼?看見我,你不高興?我都幫你把敵人殺乾淨了,你不說聲謝謝也就罷了,怎麼還跟我撂臉子呢?”

它一邊說,一邊站到陳玄風麵前,像是就要偎進陳玄風的懷裡,卻突然峨眉一蹙,俏臉浮現出厭惡的神情。

同時翕動鼻翼,嗅了兩下。尖聲怒道:“你怎麼這麼不知自愛?那母豬一樣的女子你也要上?你太令我失望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