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六章 守門員

26

-

美伯樂是太監。

相對於世上絕大多數正常人來說,太監對男女之事所散發出來的氣味更加熟悉,更加敏感。

就比如皇帝臨幸宮女後,總有太監用床單把宮女裹起來,扛回宮女的寢居。過程裡呼吸之間,嗅到的就是這種氣味。

美伯樂當然也能從陳玄風的身上嗅到這種氣味,因為中午的時候陳玄風剛剛跟月梅來了一發。

梅超風暫時還是不能開發,李巧兒的肚子已經太大,再有個把月就該臨盆了,所以陳玄風最近一個月隻跟月梅打撲克。

但是美伯樂卻不知道這古墓裡還有月梅等人,它認為陳玄風把那個買菜的醜女人給睡了,因而大怒。

你寧可睡一頭母豬,都不願意跟我說話!怎麼,我美伯樂就這麼不入你的眼嗎?

古墓門外的尖利女聲當然會傳進古墓,正在指導梅超風和程瑤迦古墓輕功的月梅立即出來察看。

陳玄風仍然不語,心中糾結著要不要想個辦法殺了美伯樂,又怕失敗後連累了自己的女人。

正猶豫不決,月梅就來到了他的身後。看見了穿了一身紅裙的美伯樂。

月梅以為美伯樂是個女人,而且是個絕色美女,她甚至覺得這個女人比自己還要美。

這一定是陳玄風從前招惹過的女人,追到終南山來了。

月梅看見美伯樂的同時,美伯樂也看見了月梅。

不僅看見了,而且還嗅出了跟陳玄風有染的正是這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峨眉頓時就豎了起來。

美伯樂可以容忍梅超風,是因為它看得出梅超風還是完璧之身。

美伯樂甚至也可以容忍孫三妹,因為它覺得孫三妹不可能長期霸占陳玄風,即便和陳玄風越了界,那也隻能是陳玄風饑不擇食而已。

然而美伯樂卻容忍不了月梅。

它覺得,它這一輩子都無法修出月梅這樣的氣質,清冷高華,純淨典雅。

陳玄風竟已有了這樣一個女人相伴,今後還能回到自己身邊嗎?

於是眼睛死死盯著月梅,齒縫裡吐出了四個字:“原來是你!”

月梅聽得很是莫名其妙,什麼叫原來是我啊?就好像以前我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你今天才知道似的。可是我從來都冇離開過終南山,又怎能可能招惹過你?

雖然聽不懂,但是月梅卻能夠感受到美伯樂濃濃的敵意,就好像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因而也是生出來一股怒意,便也淩厲地瞪視回去。

就在她想要問一句我又不認識你,乾嘛找我麻煩的時候,陳玄風卻反手推在了她的胸前:“月梅姐,你先回去!準備斷龍石!”

陳玄風已經從美伯樂的眼神裡看出了殺意,所以做出最壞的打算。

可是月梅卻不知究竟,倔強著不肯後退半步。

這女人誰啊?咋就上升到放下斷龍石的高度了?

要知道即便是之前敵人多達五萬,高手數百,陳玄風都冇做過放下斷龍石的準備,怎麼今天麵對一個瘋女人就想放斷龍石呢?

難道她比萬千強敵還要厲害?那怎麼可能?

危急時刻,陳玄風也無暇多說,當即身體後退,硬生生將月梅靠進了門內,用自己的身體卡住了墓門。

這才頭也不回地說道:“那些道士和金兵都是它殺的!你明白了嗎?”

這話就把月梅嚇了一跳,這時梅超風也從裡麵走到了門口,目光從月梅和陳玄風的肩頭看出去,發現竟然是美伯樂,頓時嚇得不輕。

她看見月梅還有出去跟陳玄風並肩作戰的意思,連忙拉住了月梅的手臂,“不行!我們三個加起來都打不過!”

這下月梅就驚呆了。

什麼?這世上還有我們三人都打不過的人嗎?那這人的武功豈不是要比我師父強十倍?

墓外,美伯樂冇有立即動手,而是不屑地看著陳玄風,冷冷道:“你要護著她?你覺得你護得住嗎?”

陳玄風淡淡道:“護不住,也要護!”

美伯樂更怒:“行,我就讓你親眼看看她是怎麼死的!”

陳玄風道:“你是不是忘了?我和你定下了五年之約,這還不到一年呢,你就想違約嗎?”

美伯樂冷笑道:“我冇忘,我今天要殺的人又不是你,怎麼能說我違約?”

陳玄風道:“你難道看不出眼下的形勢嗎?我擋在這墓門口,除非你先殺死我,否則你休想傷她一根汗毛!”

美伯樂怒極,語氣卻平緩下來,不似之前那麼淩厲,卻比之前更冷:“喲,都可以為她去死了呀,這樣情深義重的嗎?”

古墓門內,月梅聽了這兩句對話,熱淚瞬間奪眶而出。

梅超風不知月梅曾經發下的毒誓已破,見她落淚,也不禁感動,心想:如果美伯樂要殺的是我,玄風他會不會也這樣拿命去擋?他一定會!

墓外美伯樂卻冇耐心等著墓內的女人感動,說完話突然就動了。

彆看陳玄風的身體幾乎將墓門擋了個嚴嚴實實,其實他的兩側腋下,雙肩之上以及雙腿之間,終究還是有空隙的。

美伯樂的意圖就是要從這些空隙鑽進去,空隙小又怎樣?瞬間縮骨可不可以?

陳玄風擋又怎樣?他速度夠嗎?反應得過來嗎?

美伯樂這第一鑽,鑽的是陳玄風的褲襠。采用的招式就是江湖人最不齒也最不屑使用的黑狗鑽襠。

美伯樂卻並不以此為恥。

鑽進自己男人的襠下,有什麼可恥?這世上又有哪個女人冇有鑽過男人的襠?

它滿打滿算陳玄風來不及擋住。鑽過去即可取了那月梅的性命。

然而就在它矮身的瞬間,陳玄風居然也動了,動在同時,甚至比它動的還要早一些!

陳玄風原本時刻都在盯著美伯樂的眼睛,隻見它暼了一下自己叉開的雙腿,就猜它很可能要來鑽自己的襠。

所以他就像後世的足球守門員撲點那樣,先於美伯樂做出了撲救動作。

地滾球打中間應該怎麼撲?跪下就行了。

所以下一瞬,身體已經縮小得如同一顆足球一樣的美伯樂,就結結實實地撞在了陳玄風的兩條大腿上。

隻聽嘭的一聲,美伯樂如同皮球一樣滾了出去,滾動時,將未能縮小的紅裙一圈圈捲起,在雪地上滾出一隻紅白相間的雪球。

陳玄風卻“啊”的發出一聲慘叫,雙手捂住了下腹,疼得額頭冒出了大粒的汗珠。

畢竟他不是足球守門員,冇穿護襠,縱使練過鐵布衫,也受不了美伯樂這一撞。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