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七章 滅門之仇

26

-

已經比籃球還大的雪球滾到林木跟前停止,隨即雪花崩散,一片片紅色的碎緞四下裡飛舞,如同雪地上空的一群紅蝶。

美伯樂的身體瞬間舒展,恢複了人形。

陳玄風,梅超風和月梅三人無不被它這匪夷所思的縮骨神技所震駭。

然而美伯樂在發現自己身無寸縷的同時卻發出一聲尖叫,倏忽回覆了縮骨狀態,變成了一顆雪白的肉球,骨碌碌滾進了林間,轉眼消失不見。

陳梅月三人正不知何以,忽聽美伯樂的聲音從山頂傳來:

“陳玄風,算你狠!就讓你的女人多活五年!”

陳梅二人都能聽辨出它發聲的位置,竟然是在全真藏經閣屋後對麵的崖頂,不禁懼意更增。

就這麼轉眼間人就到了山頂,這得是什麼樣的輕功才能做到?

就連一向以輕功自負的月梅都呆住了,這才知道梅超風剛剛所言不虛。

這樣的人物,以目前的自己和陳梅二人的武功,即便加起來也打不過,的確打不過。

夫妻三人不敢立即回到墓中,就在古墓門前等了半晌,發現再無聲息。

陳玄風長籲了一口氣,道:“還好,還好,總算它也知道怕羞,還知道講究高手風範,咱們算是逃過了一劫。”

什麼是高手風範?高手風範就是殺人不用第二招,一擊不中便即罷手放過對方。

反過來像那些今天冇打過、明天再來打的人物,說好聽的叫做死纏亂打,說不好聽的就是死皮賴臉。

月梅這才從驚懼和震撼中回過神來,忽然想起剛纔陳玄風曾發出一聲慘叫,連忙攙起他說道:“你傷在哪了?要不要緊?”

陳玄風苦笑道:“撞命根子上了,等會你幫我看看,看還能不能一雪前恥。”

陳玄風的鐵布衫罩門在肚臍眼,按道理命根子也是不畏刀劍,但是美伯樂這蘊含千鈞內力的一撞太過凶猛,廢倒是冇廢,當晚卻是雪不了靖康恥了。

當夜,月梅陪在陳玄風身邊照料,既然不能讓陳玄風雪恥,就給他講了個故事。

“夫君,我想去報仇,你能答應嗎?”

陳玄風還以為月梅要找美伯樂,就安撫道:“乖,再等幾年吧,不然就是去送死。”

月梅卻搖了搖頭,“不是美伯樂,是我孃家的仇。”

陳玄風大奇:“你孃家還有冇報的仇?你怎麼早不跟我說?”

月梅流淚道:“妾身曾經發過毒誓,若無一男子甘願為我死去,就不能離開終南古墓,因此有仇也不能報。”

陳玄風心說林朝英你這個當師父的也不咋地呀!人家黃藥師收我和梅超風時都幫著先把仇給報了。你這倒好,若是冇有我這個穿越者,月梅到死都報不了仇。

於是說道:“月梅姐,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現在就說,仇人是誰,住在哪,咱明天就去報仇!”

先前的時候,陳玄風習慣性地認為古墓派除了林朝英之外都是找不到爹媽的孤女,所以從來都冇問過月梅的身世和祖籍。

陳玄風如此痛快,月梅自是感動流淚一番,穩了穩情緒才道:“先師曾經說,妾身是大理人。”

陳玄風一聽就笑了,原來就想去大理來著,正愁怎樣演一波破了你的毒誓,美伯樂倒是幫了一個大忙。

隻聽月梅又道:“妾身的仇,是滅門之仇。仇人滅我孃家滿門之時,妾身年僅十二歲,當時正在外麵玩耍……”

十九年前。

林朝英打賭贏了王重陽的古墓,原以為王重陽無家可歸,就會跟她一起住在古墓中結為連理。

誰知左等右等,等了好幾個月也等不到王重陽來找她,出去一打聽,才知道王重陽竟然去了大理。

於是林朝英就也去了大理,可是等她到了大理城,卻聽說王重陽剛剛離開。

就在她打算離開大理城去追王重陽的時候,卻趕上了月梅家的滅門慘案。

當時她剛好在月梅家的大門口,和外出玩耍回家的月梅走了個照麵,就在這時大門裡衝出來一群大理國皇宮侍衛要殺月梅,她就出手把月梅救了。

“先師說她不是冇想幫我報仇,隻不過我的仇家是大理皇室,她一個人都打不贏南帝,何況南帝手下高手如雲,她還帶著我這個累贅……”

聽到這裡。陳玄風纔算明白為什麼林朝英冇給月梅報仇,還真就報不了。

不僅當時報不了,就是後來也報不了。

南帝是誰想殺就能殺的嗎?

更不要說人家跟王重陽還是好朋友,彼此用一陽指交換先天功,這關係鐵的一逼,就連周伯通搞大了劉貴妃的肚子都冇翻臉。

“當時形勢倉促,先師隻抱了我且戰且退,進入我家發現再無一個活口,就從後院逃離。”

“那你知不知道大理皇室為什麼滅你滿門?又是誰下的命令?是南帝嗎?”

“妾身本姓刀,有個姐姐叫刀紅梅,原是宮裡的妃子。”

月梅,不,現在應該叫刀月梅了,既然她有個姐姐是妃子,又被大理的宮廷侍衛滅了門。

陳玄風捋了捋線索,覺得應該是她姐姐犯了事,皇帝殺了她姐姐,那麼真凶隻能是南帝段智興。也就是一燈大師。

南帝原本不會那麼早就出家為僧,他出家是被周伯通和劉瑛給鬨的,一個乾了壞事不負責跑了,一個抱著受傷的私生子要他治,這事擱誰身上都受不了。

“我覺得應該就是南帝,夫君,你要是覺得這個仇不好報,我就暫時不去。”

陳玄風就有些感動,一般女人在這種情況下會說:“你不敢去,我就自己去!”

但是月梅卻說她也暫時不去,自是不想讓丈夫陪她一起冒險。

當即說道:“說啥呢?不就是南帝麼?不就是大理國麼?咱一家滅了他!明天就動身!”

做出了決定,陳玄風就把家人叫到了一起宣佈。

李巧兒聽罷就很不捨,她再有一個月就生了,肯定不能跟陳玄風他們三個一起走,更重要的是,她希望分娩時陳玄風能陪在她身邊。

她都想好了,孩子生下來就跟陳玄風的姓,叫陳莫愁。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