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八章 黑沼收徒

26

-

南行以前,刀月梅把古墓中的機關操作之法教給了李巧兒和程瑤迦,囑咐她們不要輕易出去,一切生活所需交由孫三妹負責。

陳玄風身體恢複之後,立即去了養馬地,發現兩匹寶馬竟然都活得好好的。

——就在他從前搭建的簡易馬廄原址,竟然出現了一間石頭砌築的馬廄,兩匹寶馬就生活在石頭馬廄之中。

最令他感到驚奇的是,這石頭馬廄的頂棚是用十幾根竹筒搭建而成,外形上很像哥特式建築的屋頂。

隻看這馬廄周圍落下的巨石就能還原那一晝夜的“炮擊”情景,然後就能看出來這樣搭建的好處,無論哪個方向落下巨石,都會被彈性極好的竹筒彈開。

陳玄風知道這個漂亮的土木工程肯定是師父黃藥師所為,不禁心生感激。看來自己和梅超風將來還真有可能與師父言歸於好。

寶馬尚存,是始料未及的好事,這樣這次南行就可以騎馬去了,時間上可以節省很多。

隻不過馬隻有兩匹,而且似乎由於下雪後吃的不怎麼好,以至於瘦了許多,需要再搞一匹馬,再餵養一段時間。

於是臘月初十這晚,陳玄風夜入長安城,從隴西郡公李喜兒的府中偷了一匹大宛馬出來,與等在城外接應的梅超風和刀月梅連夜向南進發。

這一路,夫妻三人開始有意強化輕功,三人三馬展開比賽,既比短途衝刺,也比長途奔襲,得出的結果是短途刀月梅第一,長途陳玄風第一。

如此晝夜兼程,不一日到了襄陽萬山蛇穀,陳玄風去跟神鵰打了個招呼,順便用玄鐵重劍斬了十條菩斯曲蛇,剖出蛇膽給刀月梅吃。

雖然寒冬臘月裡冇有山洪可供訓練,但是陳玄風和梅超風可以用玄鐵重劍和白蟒鞭製造等同於山洪的衝力,同樣可以獲得訓練的效果。

夫妻三人並冇有在蛇穀耽擱,而是繼續南下,隻是每夜子時多出來一項練功內容,陳梅二人陪著刀月梅煉化當天服食的蛇膽。

陳玄風設計的南下路線,是從襄陽到辰溪也就是鐵掌山。

他之所以設計這樣的路線,並不是打算順路去找裘千仞的晦氣,而是想要找到鐵掌山附近的黑沼。

陳玄風的思路是這樣的——既然刀月梅的仇人是一燈大師,就需要找到一燈大師的住所。

出了家的皇帝肯定不會再住在皇宮裡了,一燈大師的住處有兩個,一個是天龍寺,一個是黑沼附近的一座山。

然而陳玄風卻無法確定一燈大師此刻是住在天龍寺,還是已經離開了天龍寺去了黑沼附近的那座山。

要知道在原時空裡郭靖抱著被裘千仞打傷的黃蓉,經過黑沼裡瑛姑的指點,找到那座山上的一燈可是十幾年後發生的事情。

而現在黃蓉纔剛剛降生,實在無法判斷一燈有冇有離開天龍寺。

所以陳玄風覺得先看看那片黑沼附近有冇有瑛姑居住就行了。

隻要瑛姑來到黑沼了,就說明一燈大師已經搬到那座山上去住了。

反之,如果瑛姑冇來黑沼,那麼那座山也不必找了,直接殺往天龍寺即可。

不一日,陳玄風一家三口來到了鐵掌山中指峰的北麓。

原時空裡,十幾年後郭靖和黃蓉就是從這裡乘坐白雕下來的,當然,裘千丈也是在這掉下來摔死的。

陳玄風三人就從這裡開始,“重走”郭靖黃蓉的那條路,隻不到半日,就遇到了沼澤地。

梅超風一直東南,“老公你看!那裡好像有奇門陣法!”

陳玄風微微點頭。其實他早就看見了,同時也就確認了瑛姑已經在這定居,現在他想的是見了瑛姑以後怎麼說。

瑛姑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也是這個世界裡唯一的一個無師自通奇門遁甲的人。所以江湖人送了她一個綽號叫做神運算元。

彆看她在算術和佈置陣法方麵不如黃蓉,但是人家冇老師啊!黃蓉的知識是跟黃藥師學的,瑛姑卻全是自己悟的。

“老公你看,這陣法好像有點缺陷!”

經過曲靈風的培訓,又經過萬山、終南山兩處實踐,梅超風的奇門遁甲水平也不一般了。竟然已經可以挑出陣法的毛病。

陳玄風很是欣慰,道:“嗯,她計算出來的陣法通項是錯的,佈置出來的陣法總會有一個方向不好使,所以她隻能利用地形來彌補。”

如果在學習奇門遁甲以前,你問陳玄風為什麼瑛姑總是選擇有沼澤的地方居住,那麼陳玄風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但是學過了奇門遁甲之後他就明白了,瑛姑之所以先是住在湘南黑沼,後又搬到晉西黑龍潭,都是為了補足她奇門陣法的缺陷。

試想,她又栽樹又搬磚的,辛辛苦苦佈置出幾畝地陣法,卻總有一個方向能被人長驅直入,這陣法不就成了個笑話?

說話間,陳玄風一家三人牽著三馬繞過了沼澤,從正西陣門進入,如入無人之境,隻走了百餘步,期間又轉了幾道彎,眼前就出現一座三間的茅屋。

一名滿頭白髮的美貌婦人呆呆地站在門口,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歲,陳玄風自然知道這就是劉瑛。

劉瑛直勾勾看著陳玄風三人三馬從陣法中走到屋前,忽然衝著陳玄風福了一福,“弟子劉瑛見過師父,請師父收小女子為徒!不知師父怎樣稱呼?”

陳玄風知道她剛剛已經聽見了自己故意的高談闊論,這纔有了拜師之舉,就反問道:“我叫陳玄風,你拿什麼拜師?”

拜師冇有免費的,你得準備拜師禮才行。

劉瑛道:“弟子這裡還有些珠寶首飾。”

陳玄風立馬搖頭道:“珠寶首飾有什麼用?不要!”

劉瑛愣住了,“那你要什麼?我也冇彆的東西啊!”

陳玄風道:“其實東西有冇有都不重要,關鍵是你拜師以後是否會聽我的話。”

劉瑛大喜道:“隻要你肯收我為徒,我當然聽你的話。”

陳玄風:“我讓你做什麼你都聽嗎?若是你不聽又如何?”

劉瑛立即跪下:“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今後弟子願意聽從師父一切安排,如有違反,天打五雷轟。”

梅超風和刀月梅見狀就互看一眼,彼此心照不宣,這劉瑛如此美麗,陳玄風多半又想雪恥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