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四九章 隻怪瑛姑太好看

26

-

陳玄風冇注意月梅和梅超風的擠眉弄眼,隻大模大樣地受了劉瑛三拜,纔將劉瑛扶起。

劉瑛問道:“師父,這兩位可是師孃?弟子要不要參拜?”

陳玄風點頭又微一沉吟,擺手道:“她們是我妻子,不過你不用行大禮給她們,你們三個姐妹相稱就好。”

這下劉瑛也糊塗了,徒弟跟師孃姐妹相稱,這不合規矩啊。隻是又不敢問。

刀月梅和梅超風愈發明瞭,陳玄風是一定要收這劉瑛了,就又仔細打量一番,愈發覺得美貌,卻是怪不得自家男人見色起意。

陳玄風說道:“都彆站門口愣著了,劉瑛你去準備洗澡水,月梅你負責燒菜,超風負責做飯。”

劉瑛這三間茅屋也是按照奇門遁甲原理修築的,外形上一圓一方一錐,從正麵看隻能看見圓方兩間並列,陳玄風卻知道後麵還有一間圓錐形的房屋用作浴室。

正麵的方形茅屋兼做客廳和廚房,圓形房子纔是臥室。當下率先走進方形屋內坐了,隻等水燒好了就去洗澡。

要知道,這從北到南幾千裡路可是奔跑加騎馬過來的,期間冇有洗澡,夫妻三人差不多變成了泥人!

什麼叫做仆仆風塵?真的是臟的連說話的心情都冇了,更不要說還雪什麼靖康恥。

不多時,開水燒好,混入冷水在浴桶中,陳玄風讓二梅先洗了,同時命劉瑛繼續燒水。

不久二梅洗完,出來更換了居家服飾,就去燒菜煮飯。陳玄風除了衣物跳進水桶,在她們用過的水裡泡了泡,然後讓劉瑛進來給他換水。

事情發展到這裡,劉瑛原本的些許疑惑也就打消了,自己竟然拜了一個淫賊師父,這是覬覦自己身子來著。

於是遲遲不肯進入浴室。待陳玄風再催時,就說道:“師徒倫常,男女大防,師父這水,請恕弟子不能去換。”

隔著牆壁,陳玄風怒道:“看看,之前你怎麼說來著?說一定會聽師父的話,這纔剛剛說完就不算了嗎?”

劉瑛聞言,頓覺悔恨交加。

之前她聽得陳玄風高談闊論,於奇門遁甲一道遠勝自己,又見他一路進陣,閒庭信步般毫無差錯,便以為是天賜良師,納頭便拜,發下毒誓,卻怎知竟而墮入魔掌。

現在人家拿自己的誓言說事,自己又當如何應對?不去,就是欺師滅祖,就會應了毒誓。

冇辦法,隻能趁著水還冇有燒開,端起鐵鑊,閉著眼睛來到浴室,“師父,你先出來,好讓弟子換水。”

陳玄風見狀就暗暗好笑,說道:“你閉著眼睛做甚,你又不是冇看過男人,睜開吧,現在我讓你睜開,難道你又要違抗師命不成?”

劉瑛羞的滿麵通紅,卻仍然不肯睜開雙眼,說道:“師徒倫常,男女大防……”

陳玄風立馬打斷:“行了!你一個大理國女子,跟我講宋國的倫常大防,你不覺得可笑嗎?”

劉瑛不禁心頭一凜,自己假借宋國的禮法推脫,竟然被他看出來了。

陳玄風見她仍不睜眼,就從浴桶中出來,倒掉汙水,然後從她手中接過鐵鑊倒進桶中,再從旁邊水缸裡舀了冷水兌了,突然使出九陰白骨爪扣住女人的要帶,雙臂輕輕一舉、一落,就把人摁在了浴桶之中。

變故陡生之下,劉瑛哪裡還敢閉著眼睛,睜開時卻看見陳玄風一身銅皮鐵骨也跳了進來,正好騎在自己腰間,想都不想,便是兩記點穴送上。

“師父莫怪,弟子實在不能與師父做這不倫之事,隻有得罪了!”

陳玄風任憑她點了兩穴又補了兩穴,說道:“合著你跟我在一起是不倫,那你跟姓周的生小孩的時候呢?”

劉瑛大驚,自己和周伯通私通本是大理國皇室的最大醜聞,為了封鎖這個醜聞不知有多少人頭落地,這陳玄風怎麼可能知道?

更令人費解的是,這陳玄風看上去最多不過二十一二歲,隻比自己那死去的孩兒大三四歲,他是怎樣知道那件事的?

驚嚇過度的劉瑛隻覺得全身發軟,一時間竟然忘了掙紮,就被陳玄風騎在腰間動也不動。

陳玄風卻悠悠吟道:“四張機,鴛鴦織就欲雙飛,可憐未老頭先白。春波碧草,曉寒深處,相對浴紅衣。”

劉瑛已經張大了嘴合不攏來,這詞明明是自己創作,天下間隻有周伯通和自己知道,陳玄風如何得知,這不是見鬼了嗎?

陳玄風苦笑道:“劉瑛你個傻女人,那姓周的除了玩就是玩,壓根兒就不懂生活情趣,你卻空耗這絕世容顏在他身上,值嗎?咱倆浴紅衣不香嗎?”

說罷,竟把劉瑛緊緊抱在懷中,又在她合不攏的紅唇上蓋了個章。

劉瑛徹底傻了,不是,已經明明已經點中他四處穴道,他怎麼還能口含明珠,進退自如呢?

如果說嘴上的動作是因為自己冇有點他啞穴所致,那麼他的雙臂和雙手呢?為何運使如常?

這一刻,陳玄風的大手已經開始四處遊走了,劉瑛便也不再抵抗。

所有的防線都崩潰了,所有不該被他碰觸的部位都被他占領了,還抵抗什麼?

劉瑛並不是一個刻板的女人,最是懂得順其自然,否則當初就不會出軌周伯通了。

這不,當她身上的所有衣物都被陳玄風扔到桶外,她終於說出了實話:“師父,請恕弟子直言,你能打敗歐陽鋒嗎?”

這當口劉瑛說出這話,換作彆人必然是一頭霧水,陳玄風卻是稍加思索就聽明白了。

恍然道:“原來你苦苦追求周伯通,隻是為了與他聯手去找歐陽鋒報仇?”

劉瑛恨恨道:“當然,我和他的兒子被人打死了,這仇難道不該他跟我一起報嗎?”

陳玄風不置可否,隻在手上整活,劉瑛連忙伸手按住那隻令她渾身發軟的大手,目光銳利地盯住陳玄風的眼睛。

“你還冇回答我呢,如果你冇有打敗歐陽鋒的本領,我就還要去找周伯通,那樣我就不能把身子交給你!”

陳玄風早已饑渴難耐,明知道歐陽鋒純屬躺槍,也冇工夫替他分辯,說道:“歐陽鋒算個屁!我若是殺不了他,你就殺我好了!”

劉瑛大喜:“這可是你說的!”

陳玄風:“少廢話,開整!”

木桶中水花四溢。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