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五〇章 陳家七星

26

-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雲收雨住,陳玄風一家四口吃了一頓溫馨浪漫的燭光晚餐。

臘魚竹淞菜,茶樹菇燉山雞,羊肉燉蘿蔔,蒜泥拍黃瓜,水撈大米飯,劉瑛家裡的常備食材還算過得去,隻是冇有酒。

飯後聊天,在二梅八卦好奇的誘導下,劉瑛講述了她這些年來的苦楚際遇。

自從兒子被人打成垂危,段皇爺不予施救,終致一命歸西之後,她的人生就隻剩下一個執念,就是給兒子報仇。

在她看來,她的仇人有兩個,一個是打傷兒子的歐陽鋒,另一個是見死不救的段皇爺。

隻是這除了西毒就是南帝,她區區一個弱女子如何打的過?所以她就去找周伯通。

距今八年前,她到了終南山,發現周伯通被王重陽禁足在重陽宮中,彼此連相見的機會都冇有。

她在終南山等了一年多,一年後王重陽死了,她本以為這樣就可以和周伯通團圓了,誰知周伯通要為王重陽守靈七年,她還是無法與之見麵。

所以她隻能在終南山下找了一個地方結廬而居,一邊勤修武藝,一邊死等周伯通守靈期滿。

因為不知道王重**體是哪天死的,導致她七年後也就是今年一月再上重陽宮時,發現周伯通已經不在重陽宮內了。

周伯通去哪了?毫無線索之下,她也隻能離開終南山,邊打聽邊追蹤。

最初的時候,她天真地以為周伯通會顧念當初的一夜情,會前往大理去找她,於是她就返回了大理,然而一路上卻冇有任何人表示見過周伯通這樣的人物。

她的心越來越涼,直到在大理也冇有發現周伯通的蹤跡,就又返回終南山,從另一條路開始打聽,結果這一打聽還真就打聽到了線索。

她一路打聽著來到東海之濱,才知道周伯通去了桃花島,她有樣學樣,也去普陀山劫持了一艘海船,到了桃花島卻發現島上有奇門陣法,冇有引領根本進不去。

她天資聰穎,無論文武都是一點就通,一學就會,尤其喜歡算術,怎能看不出桃花島上的奇門陣法與算術有關?

當即返回陸地,苦思奇門遁甲,竟而無師自通,踏入這門學問的門檻。

然而在實踐佈陣時卻總是有一處缺陷無法克服,她便另辟蹊徑,尋找了沼澤地用於補足。

恰好她監視中的崀山附近有一處黑沼,索性就在黑沼隱居下來,說到底,她在這黑沼裡佈陣定居,還是今年八月份的事情。

劉瑛說,崀山山頂的寺廟是一燈大師的彆院,一燈偶爾會來這裡居住一段時光,隻不過目前卻是冇在山上,而是返回到天龍寺居住了。

聽完劉瑛的敘述,陳玄風和二梅也就明白了一些事情。

劉瑛對周伯通的情感並不是所謂的刻骨銘心。而是為了尋求強援助力報仇。

當然,如果這輩子就隻有周伯通一個男人曾經與她肌膚相親,那麼等到七老八十的時候做個老伴便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現在她有了陳玄風,事情就不同了。

聽完劉瑛的敘述,二梅很是同情,唏噓不已。

陳玄風沉吟了許久,忽然說道:“既然你已經成了我的女人,我就必須要告訴你,打傷你兒子的不是歐陽鋒。”

劉瑛立馬瞪圓了眼睛,“怎麼可能?”

這一刻,劉瑛的第一反應就是陳玄風在得到了自己身子之後想賴賬。

歐陽鋒多厲害?要找歐陽鋒報仇可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所以陳玄風纔會說仇人不是歐陽鋒。

這個想法是不是非常合理?

不等劉瑛提出質疑,陳玄風已經搶先說道:“我都許下諾言了,你就彆瞎想了,歐陽鋒我照殺不誤,不過他的確不是你的仇人。真凶另有其人。”

這下劉瑛不知道怎麼說好了,因為人家陳玄風說歐陽鋒他照殺不誤。

陳玄風又道:“首先,歐陽鋒身材高大,而打傷你兒子那人身材矮小,其次,你不是記得那個凶手的笑聲嗎?等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你聽一聽他的笑。”

劉瑛疑惑道:“那你為何不現在就告訴我他是誰?”

陳玄風道:“一來他現在距離咱們太遠,二來咱們可以先去殺你另一個仇人。”

劉瑛驚道:“啊?你要去殺一燈?他可是正在天龍寺裡,咱們打不過的!還不如去殺那個凶手!”

陳玄風就把臉一沉,“你是不是又忘了你的拜師誓言了?”

見男人發怒,劉瑛隻好服從,不再提出異議,可是心裡卻無論如何也不相信陳玄風打的過天龍寺。

世人隻知道大理有一個南帝位居武林絕頂,劉瑛卻知道大理天龍寺裡的和尚都是曾經的皇帝退位出家的,而大理國的每一任皇帝都精修一陽指!

換句話說,大理天龍寺裡麵何止一個南帝,五六個南帝都不止!你陳玄風就算武功強出天際,也冇可能打敗那麼多一陽指高手!去了就是送死!

這一夜,陳玄風一家就住在劉瑛的臥室,劉瑛的床是單人床,不過不要緊,二梅都用古墓派的絕活,拉繩子睡覺,隻有陳玄風和劉瑛在床上顛鸞倒鳳。

一直折騰到天將黎明,陳玄風纔算過足了癮。

同樣久旱逢甘霖的劉瑛依偎在陳玄風的懷裡,發出一句靈魂拷問:“你究竟看上我哪裡了?”

陳玄風道:“你長的漂亮啊,芳華易逝,我怎麼能夠容忍你如此虛度光陰?”

劉瑛心下感動,不禁感慨,是啊,芳華易逝,隻可惜當初段智興和周伯通冇一個懂得珍惜的。

她卻不知陳玄風收她還有更重要的一個原因,那就是組成陳家的天罡北鬥陣!

劉瑛的武功,除了自己舉一反三、觸類旁通悟出的,基本上都是跟周伯通學的,因此可以說她的武功是以全真武功為基礎。

陳玄風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收了劉瑛之後,隻需稍加點撥,把從前周伯通不敢教的全真武功補齊給劉瑛,劉瑛就可以作為陳家的北鬥七星之一了。

陳玄風,梅超風,刀月梅,劉瑛,李巧兒,程瑤迦,李莫愁。正好七人!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李莫愁剛剛出生,就算有寒玉床輔助,最少也需要十三年才能真正形成戰鬥力。

這悠悠歲月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