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五三章 秒殺武三通

26

-

本源禪師口令不停,連續報出“歸妹”、“無妄”、“大有”等方位名稱,六道劍氣便也追隨他的口令轉戰堂內,劍陣益發嚴謹起來。

就這樣,師祖孫四人練了一道香告一段落,本源便對剛剛各人的表現給予點評,褒其長處,貶其不足,隨後點起第二道藏香繼續演練。

這一次的演練乃是針對第一次演練中的不足之處而進行的,重點在於修正前次演練中出現的瑕疵。

須知六脈劍陣的基礎武功是一陽指。而大理段氏的一陽指是分品級的,從最低的十品到最高的一品,威力也是從弱到強。

如今本源禪師的一陽指品級最高,練到了二品。一燈大師的一陽指品級次之,練到了三品。一輪和一葉都隻練到四品。

四品一陽指是修煉氣劍的底線,也就是說一陽指練不到四品就無法修煉氣劍,不要說六脈,一脈都不脈。

隻是如此一來,此時堂中四僧的劍力和射程便參差不齊,在演練劍陣時必須將這些因素考慮進去。

就比如此時一**師的少商劍,隔空擊刺至多隻有三尺的有效射程,超出三尺便失去了氣劍的傷害。

所以彆看他這路劍法力道雄渾,其實卻是劍陣的短板,需要其餘五道氣劍為其彌補。

隻說這師祖孫四人第二場演練漸入佳境,每個人都專注於陣法配合,正練到渾然忘我之際,牟尼堂的大門突然被人撞開。

一名書生跌跌撞撞地跑了進來,將堂內四僧的和諧劍陣粗暴打斷。

本源禪師滿臉怒容,兩道白眉下麵怒目圓睜,瞪著衝進來的書生喝道:“放肆!不懂得規矩麼?”

一輪一葉和一燈同時轉身,發現來人竟是一燈四大高徒之一的朱子柳。

朱子柳也顧不得本源禪師的怒斥,不等一燈發問,就搶先稟告道:“師父不好了,山下來了一男三女四個強敵,一個照麵就殺了三師兄,大師兄和二師兄聯手都冇擋住一招,均已身負重傷!”

一燈大驚:“什麼?三通,他死了?”

一輪和一葉也不禁悚然動容,雖然漁樵耕讀不是他們的徒弟,可是這四人從前都是大理國的能臣重將,手底下的功夫也是人儘皆知。

要想一個照麵就殺死武三通,一招之內便即重傷泗水漁隱和點蒼樵夫,這殺傷力可不是一般的高!

難不成,這就是本源禪師所說的天龍大劫?

聽了朱子柳的稟告,本源禪師也收起了怒色,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凜然警惕的神情,問道:“他們是四人一齊出手嗎?用什麼兵器?什麼武功路數?”

朱子柳道:“不是,隻有一男一女出手,兵器是兩柄青鋼劍,男的使得是全真劍法,女的劍法冇見過,但是人長得很像……很像……”

一燈喝道:“像誰?快說!”

朱子柳道:“很像劉貴妃。”

一燈大師聞言頓時氣沮,臉現愁苦之色,宣了聲佛號:“罪過!罪過!”

一輪和一葉也不禁麵麵相覷,然後看向一燈,你老婆來找麻煩了,這事我們可是不好插手。

本源禪師卻是暴喝一聲:“咄!本寺大劫已然來臨,豈能糾結於個人情仇?傳命闔寺僧侶,不許抵抗,放來人到牟尼堂!”

就在本源禪師下達命令的同時,來敵已經殺進了天龍寺,真叫一個勢不可擋,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守在牟尼堂外的僧侶沙彌原本已經膽寒,聽得命令儘皆讓開道路,分列於兩側院牆。果見一男三女大步欺進院中。

一燈大師打量來敵,隻見他四人分兩前兩後行進站立,當前的是劉瑛和一名神情彪悍的高大男子,後麵二女生得花容月貌,卻是素不相識,想必都是劉瑛請來的幫手。

於是看向劉瑛說道:“你來尋仇,直接上來找我就是,又何必對三通他們下手?三通可曾招惹於你?”

隻在看清了來人之中有劉瑛這一瞬間,一燈一輪一葉就都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都知道劉瑛的武功不過泛泛。

如果所謂的天龍劫隻是劉瑛來報仇的話,那麼這個劫數也就無關什麼緊要了,當不得什麼大事。

所以一燈已經開始為武三通鳴不平了,打算就此事嚴厲懲戒劉瑛一番,不然總讓她這麼鬨下去,鍋總會扣到自己頭上。

不料劉瑛尚未答話,她身邊那彪悍男子卻說話了:“雖然武三通死有餘辜,卻不是瑛姑殺的,是我殺的!”

這話一說出來,頓時引起滿堂嘩然。

如果武三通是劉瑛殺的,還可以解釋為劉瑛的遷怒,或者說是因為武三通阻擋了劉瑛導致被殺。

可是這人卻說武三通該死,是他故意殺的,這就屬於蠻不講理了,眾人豈能不怒?

一燈當即冷冷道:“你是誰?武三通何曾招惹過你?”

彪悍漢子說道:“本人陳玄風,武三通曾經是禦林軍總管吧?十九年前他率眾殺了我妻子一家滿門,今日我殺他報仇,有什麼不對嗎?”

陳玄風真冇冤枉武三通,殺人也是冤有頭,債有主,驗明正身才動手。

說起來也是武三通點背,他在漁樵耕讀四大弟子裡麵排行第三,份屬農夫。

農夫自然要在田間耕作,而農田也是在山下,所以武三通就成了漁樵耕讀裡麵的第一道關卡。

陳玄風一家四口來到點蒼山腳下的時候,刀月梅一眼就認出了武三通,當初若不是林朝英相救,她也會成為武三通的刀下之鬼。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這還有啥說的,在月梅指認出武三通的第一時間,陳玄風就把這個未來的瘋子斬於劍下。

替老婆報仇,那不是天經地義麼?

陳玄風當然不會告訴彆人,這武三通其實很煩人,領養了個女兒何沅君玩養成,結果被陸展元提前拱了就開始發神經,搞風搞雨的攪亂了好多江湖事。

嗯,玩養成這種事我陳玄風一個人玩就行了,江湖上禁止出現同好。

書歸正傳,陳玄風這番話卻把一燈聽糊塗了,武三通什麼時候殺你老婆全家了?我怎麼不知道這事?

當即問道:“你妻子又是哪位?你說武三通十九年前殺她滿門,誰能證明?”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