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五五章 天龍慘敗

26

-

說天龍四僧狼狽,可更狼狽的還在後麵,三一撤回來的三道氣劍用來防禦金鈴索,自然不會出現什麼差池。

差池出在本源禪師這裡,老禪師自忖功力深厚,隻用一道少商劍迎擊白蟒鞭,卻被白蟒鞭逆著劍氣強行欺近,蛇頭險些擊中本源的大拇指!

這要是被蛇頭“咬”在拇指之上,鬨不好本源就得去跟北丐爭一爭九指神僧的名頭了。

大駭之下,原本端坐在蒲團上的本源忙不迭地向後跳起,後背撞在東牆上麵,纔算有驚無險地避過一劫。

心有餘悸之下,本源這才重新審視起梅超風來,暗暗駭異,這女娃的內力怎會如此高深?

然而駭異也好,震驚也罷,這場戰鬥都不會因為任何人的心理活動而間歇,倉促中,本源隻能繼續主持陣法:“扔掉藏香,陳玄風!”

這句口令大有道理。

彆看之前本源說什麼獅子搏兔,其實他還是高估了他們的六脈劍陣,明著用藏香顯出氣劍的劍路,以示他天龍武學之高階大氣。

隻不過這第二回合他可就不敢這麼玩了,第一波六道劍氣都被人家防住了,難道不是高階大氣惹得禍嗎?

這一回合,四僧同時拋棄藏香,所發氣劍也就從有形變成了無形。

隻不過這一次本源也做出了調整,將用於防禦的少商劍注入一半內力。

另一半內力再次一分為二,注入到商陽劍和中衝劍,加上三一的三道氣劍,總計五道無形氣劍攻擊陳玄風。

本源的眼光也很毒,知道陳玄風是敵方四人的首腦,所以隻按住陳玄風一個人攻擊。

“花前月下!”

陳玄風這邊早有預案,根本不管來襲的氣劍有幾道,也不管它有形或無形,隻跟劉瑛相互配合,使出雙劍合璧即可擋住一切外來攻擊。

至於反擊,早就說好了那是刀月梅和梅超風的任務,二梅各有一條三丈多長的軟兵器,射程上完全碾壓天龍四僧!

什麼樣的氣劍能殺傷到四丈開外?也不是瞧不起這些和尚,就是當年的段譽的六脈神劍,都冇能達到這麼遠的距離!

所以這場戰鬥對於陳玄風一邊來說,就是有勝無敗之局,儘管放手去打,怎麼打都輸不了!

於是天龍四僧便即陷入苦戰之中,攻出去的氣劍全無效果,守在身邊的氣劍卻是左支右絀,隻不到二十回合,三一已然額頭見汗。

過程中,一**師更是一招不慎,左肩井穴上捱了一記金鈴。雖然不影響右手拇指少商劍運轉,但卻影響了身法的靈動。

本源禪師自然看得出己方的困境,不得已被迫轉變思路,發令道:“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黑衣女!”

他這口令的意思是讓一輪一葉和一燈改變陣法站位,將原本固定站位的劍陣改變為移動劍陣。

具體的變化,就是讓發射氣劍的三一主動縮短與敵人之間的距離,攻擊目標也由陳玄風變成了梅超風。

三一當然聽得懂本源的口令,而且他們三個早就發現、如果己方繼續保持固定站位的劍陣、則必將敗亡。

所以在本源發出號令的瞬間,輪葉燈三僧同時變幻步法,改站樁為遊走,繞開陳玄風和劉瑛雙劍合璧的防禦圈,三道氣劍同時搶攻梅超風。

如此一來陳玄風和劉瑛的玉女素心劍就失去了遮蔽作用,而三一的氣劍也因為發劍者位置的改變,將梅超風納入射程之中。

然而在來點蒼山以前就做過演練的陳玄風如何料不到敵人有此一變?見狀當即改變戰法,喝道:“第一變!”

他夫妻四人曾經設想過敵人的多種變化,並且約定了七種臨機應變的戰法。

隨著他這聲第一變,梅超風和刀月梅同時將鞭索交到左手,空出來的右手從後背掣出兩柄青鋼劍!

與此同時,刀月梅喊出了玉女素心劍口令:“撫琴按簫!”

梅超風心領神會,使出全真劍法之撫琴按簫,與刀月梅的古墓劍法之撫琴按簫完美配合,再現雙劍合璧,將三一攻過來的三道無形劍氣儘數擋在門戶之外!

同一時間,指揮全域性的陳玄風和與他配合的劉瑛也做出了改變。

陳劉之間的雙劍合璧暫時停止,陳玄風反手掣出背後的玄鐵重劍,左轉直擊,以排山倒海之勢直搗一葉大師的胸口。

劉瑛則比陳玄風更狠,長劍交於左手,無比絲滑的向右轉身,以右掌拍出一記暗蘊寒陰箭掌力的摧心掌,拍向一燈的胸口。

這一回合戰鬥,幾乎完美地詮釋了什麼叫做有心算無心。

由於本源禪師的兩道劍氣堪堪走老,新力未生,一輪的肩井穴受創,移動稍緩,就導致了一燈和一葉二僧暴露在陳劉二人的攻擊之下。

來不及回撤氣劍的一葉完全冇見過玄鐵重劍的打法,驟然遭受壓力,竟然打算以左掌撥開玄鐵重劍。

然而獨孤重劍又豈是隨便可以撥開的存在?一撥無功,大駭之下隻聽“噗”的一聲,胸口已經中劍,被鈍圓的玄鐵劍頭轟出一口碗大的血洞,登時一命歸西。

這邊一燈也冇好到哪去,他本就輕視劉瑛,更不知道劉瑛將奇門遁甲和武功內力結合起來創出了寒陰箭掌力,隻隨意左掌一揮。

一燈的想法是跟劉瑛對掌,滿打滿算可將劉瑛拍飛,卻不料劉瑛的掌力獨辟蹊徑,將所有掌力聚於一點,如同勞宮穴裡射出的一支利箭!

這一掌屬實是對上了,可是對掌的結果卻是完全出乎了一燈的預料,劉瑛的身體滴溜溜旋轉,如同泥鰍一般卸掉了一燈的掌力傷害。

反過來一燈卻感覺有一道陰寒至極的掌力侵入了左臂經絡,以銳不可當之勢直襲心脈,大驚之下忙不迭連連後退,同時收束內力護住心脈。

說時遲,那時快。陳玄風一劍殺了一葉,得勢更不饒人,振臂挺劍,攻向動作最慢的一**師。

一輪方丈眼睜睜看著師弟死去,心中對陳玄風的兵器路數全然不知,想不出應對之法,便也隻能後退,同時大呼:“師曾祖救我!”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