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五九章 吳曦降金

26

-

陳玄風的意圖,是讓梅超風三女找到已經被抓的秀女,一舉將其解救出來,梅超風三女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就跟著這隊士兵前行。

這一切看上去都很順利,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隊士兵對梅超風三人揹負的長劍視而不見,竟然冇讓她們繳械。

牽著四匹馬跟在後麵的陳玄風不禁納罕,這些宋兵就這麼瞧不起我老陳家的女人嗎?

不多時,一行人便走到了重慶府衙,適逢衙門口走出兩個人來,看打扮是一名文官,一員武將。

這一文一武跟率隊的都頭走了個迎頭,文官就皺眉說道:“好義,差不多就行了,你還真幫那廝抓秀女啊?”

被叫做“好義”的都頭無奈道:“我也冇想真抓啊,可是人家男人偏要送有啥辦法?範大人見到安撫使了?事情說得怎樣,安撫使大人同意了嗎?”

姓範的文官目光在梅超風三女臉上掃過,神色間似乎頗為驚豔,隨即搖頭歎氣道:“吳大人根本不信我等言語,如之奈何?”

旁邊武將道:“他不信是他的事,我們可不能陪著他一起死,咱們這就去商議一下。”

說到此處,這武將忽然一指梅超風三女,又道:“這三名秀女都是練家子,好義兄看不出來嗎?”

“好義”道:“我當然知道她們是練家子,而且功夫不低,正打算跟她們商量一下,看能否以為臂助。”

陳玄風聽到這裡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了,索性也不裝了,直接說道:“你們到底抓不抓人?不抓就把人放了,我家妻妾可冇工夫跟你們瞎鬨。”

那“好義”轉過頭來,輕蔑說道:“現在想起她們是你妻妾了,剛纔不還想送她們當秀女麼?”

陳玄風怒道:“怎麼說話呢?給你臉了?明告訴你,剛纔隻要她三人踏入府衙一步,你就會變成死人!”

“好義”更是大怒:“喲嗬,口氣不小,你誰啊?敢在我李好義麵前擺譜,報個姓名給我聽聽?”

那文官見狀就對陳玄風說道:“這位壯士請了,本官川蜀茶馬範仲任,這位乃是興州都統製劉甲,這位是興州中軍正將、成忠郎李好義,不知壯士怎樣稱呼?”

陳玄風不知劉甲、李好義都是當世宋軍裡數一數二的猛將,尤其李好義更是號稱川陝騎射第一,隻見範仲任客氣,就抱拳為禮道:“在下陳玄風!”

“啊?”

“你是陳玄風?”

“原來你就是陳玄風,可是……你不是已經……”

陳玄風一家人是真的不知道,陳玄風這個名字、在如今的神州大地上何等響亮!說名震九州都不為過。

或許隻有地處彩雲之南的天龍寺諸僧對這個名字缺乏瞭解,其它地區上至帝王將相,下至販夫走卒,你就找不出一個冇聽說過陳玄風的。

殲滅黃河幫!重創鐵掌幫!力挫丐幫!橫掃江湖三大幫會!

大鬨杭州城!誅殺梁成大!強闖重陽宮!血洗終南山!

壓得全真派抬不起頭來,嚇得金國人瑟瑟發抖。如此戰績,如此威名,試問天下間更有何人能夠與之比肩?

隻怕是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絕加起來,都不足以和陳玄風相提並論!

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李好義臉色變了幾變,澀聲道:“你真是陳玄風?”

陳玄風淡然道:“怎麼?還有人冒充我不成?”

劉甲一扯李好義手臂,兩人同時深深一揖,李好義更是說道:“在下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請陳統領大人不計小人過!”

眼見人家姿態放低,陳玄風便也不為己甚,擺手道:“冇事,剛剛我聽你們說話,好像與那吳曦並非同黨,究竟怎樣,說說清楚吧。”

範仲任道:“此地不是說話之處,咱們換個地方說話,正好下官也有一事相求,不知陳統領意下如何?”

陳玄風點頭,同時示意梅超風三女跟自己一起走。梅超風不禁困惑,低聲詢問:“你不雪恥了?”

陳玄風哭笑不得,卻不好當著眾人解釋,隻能答道:“不雪了。”

當下,劉甲、李好義、範仲任引領陳玄風一家人來到城內一座軍營,說出來一番故事。

陳玄風這才知道,原來宋國的北伐早在今年五月初一就開始了。

北伐的宋軍分為六路,川陝吳曦的二十萬大軍是最西邊的一路。

北伐之前的西路形勢是,吳曦的二十萬大軍占據恭州、萬州、興州、大散關與和尚原兩處關隘,以及大散關外的階州、成州、西和州、鳳州。

按照韓侂冑與樞密院製定的西路宋軍的進攻方略,要求吳曦從關外四州聚集兵馬,北上直取長安。

然而自打五月初一以來,吳曦卻始終按兵不動。

不僅遲遲不肯按照方略出兵,而且在金**隊發動反攻之時,反將關外四州拱手相送,其叛國投敵之意已是昭然若揭。

最可恨的還不是這些,吳曦不僅送出了關外四州,還在金軍進攻大散關與和尚原時見死不救,任由金軍屠儘大散關、和尚原兩支守軍!

而他本人,卻在興州花天酒地,縱情聲色。

劉甲和李好義都是興州的戰將,起初對於吳曦的所作所為大惑不解,每每提出疑問和建議,吳曦不僅不予以解答,反而訓斥責罰。

“他是軍中最高主官,我等屬下原本敢怒不敢言,直到我們發現這廝竟然與金人相互勾結,接受了金人的冊封!”

“然後我們發現,吳曦搞出來的海選秀女根本就不是為了篩選王妃,而是給金軍準備的一份大禮!”

劉甲、李好義激憤不已,輪番揭露吳曦的諸般惡行。

範仲任道:“如今坐鎮重慶府衙的乃是四川宣撫使程鬆,兼任西路宋軍的監軍,如今我和劉甲、好義趕到重慶,本想說動他發兵平叛,然而程鬆竟然不信我等陳詞,懷疑我們誣告吳曦……”

陳玄風聽到這裡,基本上已經明白了事情原委,卻仍有一事不解,問道:“既然你們想殺吳曦,為何還要幫他蒐羅美女?”

李好義赧然道:“我和劉將軍之所以能夠回到重慶,就是領了吳曦那廝蒐羅美女的軍令而來,本想利用此事激起民變,好讓程鬆看清事實,誰知陳兄你竟然不跟我動手。”

陳玄風就笑了:“你也是心大,我若是動手,你豈能活到現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