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六〇章 萬夫不當

26

-

李好義也是善於謀劃之人,回到重慶就製定了一個計劃,看似堅決執行吳曦的命令蒐羅美女,實則另有所圖。

他的真實想法是在秀女中培養一些內應,等自己“押送”美女回到興州城之後,再讓美女中的內應尋機起事,裡應外合誅殺吳曦。

為了不使陳玄風誤會,李好義就把他的計劃說了一遍,然後滿臉期待地看向陳玄風。

陳玄風對這個計劃未置可否,直接看向範仲任道:“你不是有事求助嗎?什麼事,一起說說。”

範仲任道:“下官和劉甲、好義兩位將軍誌同道合,想請陳統領出馬,率領我等誅殺叛賊吳曦,收複關外四州。”

陳玄風道:“這都不是事,也用不著什麼計謀,隻不過你們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範仲任、劉甲、李好義三人同時躬身抱拳,“陳統領但有所命,我等無不遵從!”

陳玄風笑道:“無不遵從嗎?用不著那麼誇張,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跟我一起打仗,一切行止都須聽令於我,在我這裡可冇有什麼天地君親師!你們能接受嗎?”

範仲任三人相互看了幾眼,均想:都說這陳玄風目無君上,囂張跋扈,如今看來果真不虛。

但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隻要能夠誅殺反賊,收複失地,自己這些文臣武將就算儘到了職責。至於朝廷如何對待陳玄風,誰又管得了?

於是三人同時表示遵從,總之就是以陳玄風為尊,陳玄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陳玄風當然不願意按照李好義的計劃行事,那樣太慢了,從重慶到興州一千多裡,這幾千美女怕不得走上一個多月,哪有工夫等她們?

當下陳玄風決定讓劉甲、李好義率領一百騎兵、跟他一家四口趕赴興州。

李好義對這個決定持懷疑態度,連忙說道:“那吳曦手上可是握著四萬大軍呢,咱們一百人怎麼跟四萬人打?”

陳玄風兩眼一瞪,怒道:“剛纔咱們怎麼說的?你若是不聽安排,我也懶得管你們的事!”

李好義無奈,連忙道歉,隨即出去召集人馬,心裡卻無論如何都不肯相信陳玄風的能耐。

梅超風也覺得陳玄風的決定出乎意料,似笑非笑地問:“那些美女怎麼辦?不挑幾個帶在身邊嗎?”

陳玄風苦笑道:“你是不是以為我見了美女就走不動路?那你可就錯了!”

陳玄風一家四口,加上劉甲、李好義、李好古、李好問一百零四人,總計一百零八騎晝夜兼程,隻用了三天就到了興州。

駐馬興州城外,看著興州城上城下的數千名守軍,李好義忍不住提出建議:“陳統領,咱們已是人困馬乏,是否在城外紮營歇息一晚?”

陳玄風搖頭道:“不必,你若是跟著我一起進城,就隻需頭前帶路,若是你不敢跟我一起,那就告訴我吳曦的住所。”

李好義覺得自己受到了蔑視,一咬牙道:“那行吧,末將這就過去叩關。”

有李好義在前叫門還是順利了許多,那守城的軍官正是吳曦的親信,雖然對李好義突然返回有所猜疑,但終究想不到李好義敢帶著一百人發起暴動,盤問了幾句也就放行了。

這樣就省了陳玄風一家一進城就大開殺戒。

由於吳曦身兼殿前司殿帥一職,與前朝的高俅官位相仿,因此在興州也建了殿帥府,平時就住在殿帥府中。

陳玄風一彪人馬來到殿帥府門前,立即遭到了府中侍衛的嗬斥攔阻。

劉甲連忙上前搭話,表明求見吳大帥有要事稟報。

這時候就需要劉甲出麵了,因為李好義這樣的官職根本冇有資格求見吳曦。

那殿帥府的侍衛也是認識劉甲的,說:“等著我進去稟告一聲,看大帥是否見你!”

隻是這一句就證實了吳曦就在府中,陳玄風哪裡還有耐心等他進去出來,掣出玄鐵重劍,一劍就把這名侍衛捅了個透心涼。

與此同時,梅超風三女齊刷刷打出二十多枚冰魄銀針,門前的二十幾名侍衛瞬間倒地斃命,竟然來不及發聲示警。

陳玄風轉頭給了劉甲一個眼神,往門內擺了擺頭。

劉甲和李好義兄弟三人怎還不知其意,立即踏入大門,徑往白虎堂走去,陳玄風緊跟著進入,同時揮了揮雙手,示意左右前三個方向。

梅超風三女立即會意,梅超風飛身上了門樓,刀月梅和劉瑛上了左右兩側院牆,分赴東西北三個方向,謹防府中有人逃出。

劉甲和李好義見狀儘皆瞠目結舌,這殺人手段!這無上輕功!難怪陳玄風這樣托大,有這樣的本領,想不托大都不行。

有這樣的武功,就算吳曦手下那三十幾員猛將都在這殿帥府內,就算那將近三百名侍衛再怎麼死命護衛,也未必保得住吳曦一命!

吳曦的府中防禦自然是嚴密的。雖然已經和金國人達成了約定,雖然已經出賣了四州兩關,又協同金軍謀害了宋國十萬禁軍的性命,但是他也擔心金國人殺紅了眼,順手就把他的興州給占了。

所以興州城乃至殿帥府的防禦還是很嚴的。劉甲和李好義兄弟幾個冇走多遠就遭到了府中侍衛的攔截。

“什麼人如此大膽,未經通報敢闖殿帥府,不想活了嗎?”

當然,這樣的喝問是因為劉甲等人穿的都是宋軍裝束,而且侍衛當中有人認識劉甲。

這一次陳玄風冇再讓劉甲和李好義說話,搶在前麵直接給出答案:“你爺爺!去死吧!”

說話間大步搶上近前,玄鐵重劍一路碾壓過去,二十幾名侍衛陸續斃命,死狀慘不忍睹。

這一波殺戮動靜不小,基本上驚動了府中各處人員,在陳玄風等人繼續前行之時,四下裡都有軍將侍衛持械湧出。

這些人也都不傻,看見一馬當先的陳玄風就明白了一切,頓時大呼小叫著來戰陳玄風。

陳玄風更懶得理會來的是誰,一柄重劍氣勢磅礴,頂著人潮平推過去,所到之處儘是刀斷槍折,肢體破碎,就如同一艘快艇乘風破浪,衝激出漫天的血霧。

劉甲和李好義都看傻了,這樣的陳玄風,哪裡是區區幾百人可以阻擋的?隻怕一萬人也擋不住啊!

什麼叫萬夫不當之勇?今天算是見著真人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