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六一章 任何事情都不能構成你叛國的理由

26

-

陳玄風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很快就衝到了白虎節堂門前,正好堵住了正想出來的吳曦等人。

李好義連忙指認:“陳統領,中間那個紅臉的就是吳曦!”

吳曦並不是所謂的麵如重棗,他紅臉是喝酒喝的,看見劉甲和李好義等人,頓時大怒:“劉甲、李好義,爾等持械闖入白虎堂,莫不是想要造反嗎?”

吳曦這話原也不虛,隻因大宋律法之中確有明文規定:不得帶械進入白虎堂。

甚至此刻吳曦以及他身邊的十幾個人都是以身作則的,兩手空空,冇有任何兵器傍身。

但是李好義卻不肯承受這個口實,冷笑道:“吳曦,你都當了金國人的蜀王了,卻跟我講大宋律法,你講的著嗎?”

不等吳曦分辯,陳玄風已經不耐,問李好義:“這些人都是吳曦一夥?”

李好義重重點頭,說道:“冇錯!但凡不跟他一起反叛的,要麼被他坑死了,要麼就跟著逃出去了!”

在今年五月以前,興州曾經聚集了二十萬宋軍。其中有六萬廂軍算得是吳曦的私人武裝,另有十四萬禁軍,屬於吳曦統率指揮。

隻不過在北伐開始至今,這十四萬禁軍官兵被吳曦分期分批地遣入了金軍的伏擊圈,活活被金軍殲滅了。

這些禁軍到死還在盼望吳曦按照計劃增援,卻不知送他們進入絕境的正是他們的最高統帥吳曦。

如此明顯的坑殺,諳熟兵法的劉甲、李好義等人怎能看不明白,所以他們連續推脫了幾次亂命,最終謀了一個募集秀女的差使返回重慶。

陳玄風等的就是李好義這句話,隻要對麵都是一夥就好,這樣就不會錯殺好人。

即使陳玄風並不如何在意宋金之間的國仇家恨,但是他對漢奸始終缺乏容忍度,當即挺劍進擊。

吳曦身邊這些人也不全是酒囊飯袋,都是廂軍裡能打的將領,眼見對麵姓陳的上前行凶,就有四人越眾而出,想要玩一玩空手入白刃。

可是他們這樣的武功充其量也就是黃河四鬼的水準,如何能在陳玄風麵前班門弄斧?尚未衝到重劍的攻擊圈,就被重劍挾帶的氣場碾壓得連連後退。

後退的同時連連示警:

“侍衛呢?快來保護大人!”

“大人快跑!”

“王爺快跑啊!”

“點子太硬!”

情急之下,其中一名關中巨盜出身的將領連行話都說出來了。

吳曦也想跑來著,可是在跑以前,他很奇怪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府中幾百名侍衛哪裡去了?

他環顧四周,才發現那些侍衛早已經先一步四處奔逃了。

陳玄風如此威猛,無人能敵,最先發現這個事實的可不是吳曦身邊的偏將副將牙將,而是那些府中侍衛。

吳曦看見這些侍衛不再過來護衛,也就知道了來人的厲害,剛想跑時,卻發現那些跑向周圍院牆的侍衛紛紛倒地,也不知被什麼暗器射殺了。

這還怎麼跑?

心念轉換之間,對麵這姓陳的已經殺死了己方七名將領,剩下的九人全都瑟瑟發抖,躲在了自己的身後。

眼見這凶神惡煞一般的陳姓漢子就要對自己下手了,吳曦自知大勢已去,不禁雙膝一軟:“好漢饒命!我乃忠良之後,隻因當今朝廷奸佞當道,賞罰不公……”

陳玄風暴喝一聲打斷了吳曦的狡辯,“我不管你是誰的後人,我就問你一句話,嶽武穆是不是忠良?當時朝廷對嶽武穆是否公允?”

陳玄風這句話很好理解,在場眾人都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如果要在宋朝找出一個最忠君報國的武將,隻能是嶽飛。

如果要在宋朝找出一個最冤屈的武將,也隻能是嶽飛。

如果按照吳曦這個理論,遭受了不公平待遇就要叛國投敵,那麼最應該叛國投敵的,也應該是嶽飛!

但是嶽飛叛國了嗎?當然冇有!他寧可被皇帝和姦臣冤殺在風波亭,也冇有生出半點叛國投敵的想法!

陳玄風恨的不僅僅是吳曦,他更恨後世那些從中國接受了高等教育後跑到外國的所謂精英,說什麼國內的科研環境不好,說什麼國家留不住人才……

是!就算國內有著這樣那樣的弊病陋習,可你自己是個什麼種你心裡冇點逼數麼?

你的頭髮,你的皮膚,你的眼睛都在你的身上打下了種族的烙印,跑出去給蠻夷當狗,就能拯救你的子孫麼?

吳曦被陳玄風問得啞口無言。他很想說嶽飛其實就是個憨批,可是他不敢說啊。

在這個時代裡誰敢說嶽飛是個憨批?就連金國人、在背地裡都不敢說!他們隻能敬仰嶽飛的忠君事蹟!

陳玄風哈哈大笑,這是他穿越過來懟人最爽的一次,冇有之一。

笑罷一劍擊出,吳曦的腦袋如同一顆被重錘砸到的西瓜,碎了個稀巴爛。

躲在吳曦身後的九個武將齊刷刷跪倒,磕頭如同搗蒜一般:“好漢饒命啊,我們都是被吳曦逼迫……”

陳玄風理都不理,回身看向劉甲和李好義兄弟幾人,森然道:“你們跟我過來乾什麼的?看熱鬨嗎?”

劉甲等人哪還不知陳玄風的意思,連忙大步上前,手起刀落,砍了九顆人頭下來。

忽聽梅超風的聲音傳來:“老公,後院還剩下女眷兒童近百人,如何處置?”

陳玄風道:“斬草除根!男的殺了,女的……”

李好義見狀連忙跪下說道:“陳統領且慢,吳曦的老孃和妻妾已經跟吳曦斷絕了親情,你看,你看……”

陳玄風沉吟片刻,道:“既然這樣,那就算了,不過你李家一家人必須跟我走,如果以後吳曦家有人找我報仇,你李好義全家抵命!你敢不敢擔這個保?”

陳玄風不想給自己留下什麼後患,因為自己冇準哪天就完成任務離開這個世界了,到時候人家找自己的孩子報複怎麼辦?劉瑛這個月的大姨媽可是冇有來呢。

千萬彆說什麼自己的後人武功都是天下第一,就算自己的孩子真把武功練到了天下第一,也不一定能擋住人家的暗算。

畢竟武功不是殺人的唯一辦法。

李好義聞言也傻眼了,瞬間汗透重衣,用自己家擔保吳曦一家,這有點危險啊!可是剛剛自己話已經說出去了,這時候退縮,這臉往哪放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