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六三章 單挑大散關

26

-

完顏綱向來心思縝密,在看清了三名女騎者容貌的同時,自然也看見了她們肩背上方露出的劍柄。便不禁皺起了眉頭。

美女佩劍?不同尋常啊!

然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三女旁側那名男騎士的身上,隻覺得此人氣宇軒昂,英武不凡,與那些沮喪卑微的宋國將領截然不同。

吳曦的手下竟有此等人才麼?

這四騎高頭駿馬亦非凡品!這樣的武將,護送這樣的美女,還贈送這樣的駿馬,怎麼感覺不太對勁呢?

還有,這四騎駿馬上麵馱著的八口箱子是做什麼的?是用來盛放衣物細軟的嗎?怎麼不像呢?

於是沉聲說道:“傳我軍令,五百弓箭手城頭列陣,關閉城門,一千刀斧手出城搜查,來人挾帶兵器一律收繳!如有抗拒,當場斬殺!”

他剛剛釋出命令,就驚異地發現,城外隊伍就好像聽見了他的話一樣,竟然停止了前進,駐足之處,恰在弓箭手的射程之外。

城外隊伍之中,李好義叫苦不迭,“這下糟了,金國人的戒備如此森嚴,咱們一點機會都冇有,陳統領,咱們還是撤吧,說不定還能引出來一些敵人來追……”

這一次來到大散關的隊伍,的確是由幾家女眷組成的,其中既有劉甲的家眷,更多的是李好義兄弟三人的家眷。

劉甲和李好義把各自的家眷遷出興州,不僅僅是為了給吳曦的家眷做擔保。

畢竟他們誅殺吳曦的行為不是奉了朝廷的旨意。

誰知道朝廷會不會也像程鬆那樣對吳曦深信不疑,反倒給他們扣上一個殺官造反的罪名,那可是會滿門抄斬的,這個險他們冒不起。

所以他們索性把家眷交給李好古帶在身邊,冒充秀女隊伍,藉以迷惑金國人,隻期待能像上次詐開興州城門那樣,給陳玄風一家四口創造一個簡單入城的機會。

當然,以上思路都是李好義等人的一廂情願,並不是陳玄風的意思。陳玄風隻是不置可否地默許了李好義的提議而已。

反正劉甲和李好義的家眷都要遷出興州城,願意跟著就跟著唄。

此時此刻,麵對李好義的喋喋不休,陳玄風直接打斷了他的建議。

“你彆說了!弓箭又射不到這裡,你慌什麼?你們若是信我,就在這裡看著,若是不信,那就後撤一段距離。”

李好義聞言就很是為難。

他很想說,你讓我怎麼信你?我李好義總共就帶了一百名手下,即便加上你一家四口,又如何抵擋完顏綱手下的一萬精銳?

他很想命令手下士兵保護家眷返回興州城,可是這樣就等於是捨棄了陳玄風一家臨陣脫逃,難免落得個不仁不義的罵名。

怎麼辦呢?

最要命的是,如果陳玄風一家四口迅速落敗,那麼就算自己這支家眷隊伍現在就開始逃,也逃不出金國人的追擊。

思來想去,最終還是一咬牙,豁出去了,就把命交給陳玄風了,他活,就跟著他一起活!他死,就跟著他一起死!

就在李好義滿懷悲壯的同時,陳玄風一家四口已經下馬,聯袂走向了迎麵而來的一千金軍。

一邊走,梅超風一邊看著陳玄風苦笑:“這最多也就千把人吧?這也不夠殺的。”

要知道梅超風可是“終南血肉磨坊”的製造者之一,一夜殺戮一兩千人有如家常便飯,此時麵對出城的一千金兵全無半點壓力。

陳玄風覺得梅超風有些輕敵,就及時提醒道:“不可大意,小心他們有陣法輔助。”

刀月梅輕笑一聲道:“有陣法也無妨,正好可以試試咱們的玉蜂大軍!”

玉蜂後的繁殖速度奇快,每個蜂後每天都能繁殖兩千隻玉蜂,一隻蜂箱能夠容納五萬隻玉蜂,如今他們已經擁有了將近三十萬隻玉蜂,稱之為玉蜂大軍毫不為過。

陳玄風無奈道:“那也需要小心一些纔好,彆在陣法中傷了自己,我不希望你們當中的任何人受傷。”

說話間,一家四口已經和金軍遭遇,為首的一員金國武將喝道:“來人止步,交出兵器接受檢查!”

陳玄風似笑非笑地打量對方兩眼,問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跟我說話,完顏綱在哪?讓他出來跟我說話!”

那金國武將名叫訛魯,乃是完顏綱手下的猛將之一,豈能忍受陳玄風如此輕蔑,當即掄起手中狼牙棒,砸向陳玄風的腦門。

訛魯的想法很簡單,自己這些人在大散關等的是宋國的美女,卻不是男人。現在既然美女已經來了,那麼宋國的男人就可以去死了。

陳玄風很是欣賞訛魯這種一言不合直接開乾的節奏,這樣多好,省得囉嗦!於是反手掣出玄鐵重劍,迎著狼牙棒挺刺出去。

訛魯雖是先動手的一方,可是在這強弱懸殊的戰鬥中他的先手完全無功,高高舉起的狼牙棒就彷彿被一隻看不見的大手托住一般,任他如何催動,就是落不下去。

不僅落不下去,反而被玄鐵重劍的氣場逆襲,反向砸向了自己。

這一幕詭異的景象,訛魯生平從未見過,想不通是什麼道理,萬般驚懼之下,竟然忘了後退躲避。

在他生命的彌留之際,就隻聽見了對方一句話:“你不僅不配跟我說話,更不配跟我動手!”

在聽見這後半句的時候,他的腦袋已經被自己的狼牙棒砸成了爛西瓜。

完顏綱手下的士兵無愧於精銳之稱,眼見將領被人秒殺,竟然冇有崩潰,第一時間裡齊刷刷挺起兵刃,圍攻陳玄風。

陳玄風冷眼環顧,發現敵人並冇有組成什麼奇門玄陣,隻是采用了尋常的陣戰之法,頓時放下心來,長笑一聲,手上玄鐵重劍平推向前,所到之處,金兵就像鐮刀下麵的麥子,一片片倒了下去。

按照從前的戰術演練,梅超風等三女卻冇有跟著陳玄風一起殺敵。在陳玄風大殺四方的同時,她們迅速分散開來,堵住了金兵可能逃走的三個方向。

隻要有金兵往這三個方向逃命,迎接他們的將是冰魄銀針。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