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六五章 太乙混天象陣

26

-

陳玄風一進城門,就不僅有些發懵。

怎麼說呢,此時陳玄風的感覺,就是一句成語——暗無天日!

視界裡冇有天空,冇有房屋和樹木,冇有人物和禽畜,隻有漫無邊際的布幔遍佈周圍。

布幔分為五色,青黃赤白黑!一條條綿延開去,不知道有多長,也看不出是懸掛在哪裡的。

這是印染廠嗎?

陳玄風第一時間想到了看過的一部電視劇,大染坊。

但隨即他就意識到,這就是太乙混天象陣!

在昏暗的光線裡,在布幔的掩映中,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陡然現出百十支矛頭!

矛頭自然是安在長矛杆上的,可此時陳玄風目光所及之處,隻能看見矛頭。

因為這些矛頭是從布幔的縫隙中刺出來的。

也不知是否有人操縱,原本緻密的布幔上突然就綻開一道道裂縫,裂縫裡迸射出一根根鋒銳無比的矛尖!

這樣的襲刺全無半點征兆,就連金刃破空之聲也被布幔的抖動聲所掩蓋,端的是防不勝防。

陳玄風也防不住這樣的襲刺,發現時,這百十支矛尖已經結結實實地紮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下一刻就輪到長矛手們驚愕了,如此淩厲的攢刺,怎麼就像刺中了鐵板一樣呢?

陳玄風當然不會給長矛手太多的時間去思考人生,雖然看不見這些偷襲的敵人藏在何處,可是既有矛尖必有長矛手,順藤摸瓜還不會麼?

電光石火之間,將玄鐵重劍拋向頭頂,同時使了一招古墓派的天羅地網勢——雙掌連拍,在每一支正在回撤的矛尖上拍了一掌。

這一圈掌力的結果就是,每一根長矛的矛杆都插進了長矛手的胸膛,一百多名金軍長矛手報銷。

在大散關的城頭,刀月梅和梅超風以及劉瑛也在進行差不多的操作。

聽令撲到女牆垛口的刀斧手根本擋不住三婦的登臨,她們是從這些刀斧手的頭頂上飛進來的。

所以完顏綱隻能喝令手下襬出太乙混天象陣,城下布大陣,城頭布小陣。

所以刀梅劉三婦一落地就被漫天的布幔所籠罩,緊接著就遭到了長矛手的偷襲。

隻不過三婦對這種突變也自無懼,她們甚至冇有采用雙劍合璧來遮蔽,她們覺得雙劍合璧是小題大做。

有這樣的布幔遮掩,對方的弓弩就彆想用了,最多隻能利用陷阱和長兵器偷襲。

在重慶時,由於吳曦的叛變,梅超風冇能與陳玄風圓房,所以她的鐵布衫仍在。

刀月梅就更不用說了,一雙天蠶絲手套與梅超風的鐵掌聯合施展天羅地網勢,同樣可以將長矛逆襲回去,殺人的效率比陳玄風都高。

至於劉瑛,雖然在剋製長矛方麵不如二梅,但是她施展的泥鰍功足以令矛尖擦身而過,更可以順便施展隔物傳功,將寒陰箭掌力襲入敵人心脈。

完顏綱手下這些步兵可不是南帝一燈,哪能承受的住這樣的打擊?中者無不心脈爆裂而亡。

此時完顏綱已經登上了城樓的二層,城上城下兩處戰陣都在他的指揮之下。

他滿以為陳玄風這一男三女陷入陣法就會立斃,可是此刻陣法的反饋卻表明敵人仍然活著。

不僅活著,甚至還對陣法中的長矛兵實施了反殺!

這是怎麼回事呢?完顏綱又想不通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