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七〇章 多事之秋

26

-

逃出陳倉城的蒲察貞很不服氣。

如果是兵對兵、將對將,真刀真槍的乾一場,敗了自然無話可說,可是這驅使蜜蜂蜇人算是什麼?

抱著同樣想法的還有仆散六斤。

仆散六斤是現如今金國有數的悍將之一。在金國的軍界有個說法,說步戰第二是粘合納,騎戰第二就是仆散六斤。

雖然自忖單打獨鬥不可能打的過陳玄風,但是仆散六斤是很想仗著人多勢眾跟陳玄風打一場的。

萬一僥倖贏了甚至殺了陳玄風呢?豈不是立下奇功一件?

可是陳玄風根本冇給他這個機會,鋪天蓋地的蜂群可不管誰是兵卒誰是猛將,隻管往頭上臉上蟄刺,如此一來彆說去跟陳玄風打了,就是跑得慢些都會被蜜蜂蟄死。

也不知道陳玄風從哪找來這麼歹毒的蜜蜂,蜇人絕不僅僅是鼻青臉腫那麼簡單,那些被蟄得嚴重的,即使跑出了陳倉,也在途中相繼死去。

如今蒲察貞等人率領的金軍已經不足八千,其餘要麼被蜜蜂蟄死了,要麼被陳玄風殺死了,再有就是從西城門和北城門逃走失散的。

蒲察貞決定前往長安,他要去問問駐守長安的石抹仲溫為何冇有前來陳倉支援,然後在長安固守待援。

這一路,他連怎樣在長安防守都想好了:“蜜蜂怕火怕煙,咱們隻需在長安城頭點起狼煙,時刻燃燒燻烤,就不怕蜂群來襲……”

想法倒是不錯,可是長安卻是無論如何都去不成了。

因為他們發現,不論怎樣走,不論走哪條路,最終都會走回到武功縣城,眼看著巍峨的華山,就是走不過去。

究竟是望山跑死馬?還是鬼打牆?

不管是什麼原因,蒲察貞都不敢在武功縣耽擱下去,因為隻要陳玄風有意謀取長安,就會追到這武功縣來。

所以他隻能改變主意,“不是我蒲察貞貪生怕死,實在是無法抵達長安,他日回到中都,朝廷怪罪之時,還需各位作證……”

長安去不了,去潼關行不行?

事實證明是可以的,蒲察貞等殘兵敗將經肴涵古道抵達潼關,又從潼關東進河南,曆時兩個多月,終於回到了燕京。

金**政高層負責攻略宋國的是完顏洪烈。所以不論蒲察貞如何害怕,也隻能第一時間來到趙王府領罪。

出乎蒲察貞意料的是,完顏洪烈在聽完西線慘敗的戰報之後,卻冇有怪罪他,隻讓他回去整頓兵馬,功過暫且不論。

完顏洪烈很忙。

自從今年五月開始至今,燕京這邊政局動盪,發生了許多事情。

首先是李師兒所生的太子完顏忒鄰夭折了。兩歲多的孩子,一向都很健康,卻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皇宮之中,明顯是有人謀殺。

問題是誰謀殺了太子。

按照誰受益誰嫌疑的推論,嫌疑最大的兩個人,莫過於榮王完顏洪熙和趙王完顏洪烈。

因為隻要太子死了,皇位的繼承人就會在這兩人之中產生。

可是完顏洪烈自己當然知道他冇乾這事,所以在完顏洪烈看來,這事的幕後元凶隻能是完顏洪熙。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