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七六章 氣死陸遊

26

-

在皇帝趙擴,宰相韓侂冑以及一眾朝臣看來,辛棄疾這樣的官員就是不識大體、不顧大局,典型的一根筋。

這樣的人暈了正好,省得發出不同的聲音來誤國誤民。

於是方信孺再次前往金營,不久返回,帶回了金國人的最新要求。

金國人說了,說隻要能夠獻上陳玄風的人頭,外加長安、陳倉兩座城,金**隊就不會繼續南侵。

為了表示誠意,金軍甚至宣佈主動休戰兩個月,也就是說在從今往後的兩個月裡,金軍不會攻擊鎮江,隻等著宋國把陳玄風的人頭送上。

條件談好了,接下來就隻剩下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怎樣殺死陳玄風。

眾所周知,從去年八月起、一直到去年十一月末,整整四個月的時間裡,金國累計動用了六萬大軍,召集了武林中數百名高手,都冇能奈何得了陳玄風。

這樣的陳玄風,誰能殺得死?按理說,金國人都殺不死的強人,宋國人就更不可能了。

然而一向擅長玩弄政治的宋國君臣卻覺得此事並非冇有可能。

趙擴與韓侂冑、史彌遠密謀此事,史彌遠獻出一計——讓皇帝頒旨重賞陳玄風,敕封其高官顯爵,賞賜其厚祿良田,金銀美女,召其返回杭州,再賜予毒酒……

總之,史彌遠這條計策與當初趙構和秦檜冤殺嶽飛的手段如出一轍,都是先騙後殺。

趙擴和韓侂冑都覺得史彌遠這條計策很有可行性,於是一致通過,隻是在選派誰做欽差大臣這件事上仍需斟酌。

派誰去呢?

王炯是打死也不敢去了,當初陳玄風曾經警告王炯,說隻要王炯敢打小報告,就殺他全家。

兩次出使金國的蕭山縣丞方信孺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彆看此君隻是一個文人,但是非常頭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而且方信孺本人也願意接這個活。出使金國都不怕,還怕去找陳玄風麼?再怎麼說,陳玄風也是大宋的將領。

為了保險起見,趙擴和韓侂冑決定派出一個使團,以方信孺為正使,辛棄疾和程鬆為副使,讓他們一起去長安。

計劃是這樣的,由方信孺和辛棄疾將陳玄風帶回杭州,留下程鬆接管陳倉和長安,然後還給金國。

當然,關於陳玄風回來以後再設法處死這個安排是不會出現在聖旨之中的,就連口諭都不存在,方信孺和辛棄疾接到的任務隻是將陳玄風帶回來接受封賞。

趙擴給方信孺和辛棄疾下的是死命令:若是召不回陳玄風,那麼你們兩個也就不用活著回來了,你們的家眷也會受到牽連。

辛棄疾已經在紹興養病二十多天了,接到聖旨的時候他正在陸遊家裡治喪,陸遊死了。

早在今年五月北伐開始的時候,陸遊的身體狀況就很不好,為此還寫了那首七絕《示兒》

即“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這幾個月裡陸遊一直強撐著想要等到宋軍的捷報,然而聽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的噩耗。

直到辛棄疾回來告訴他陳玄風已經光複了陳倉和長安,而皇帝和宰相卻想用陳玄風的人頭和陳倉、長安換取宋金和平的時候,老人家再也支撐不住,大哭三聲,撒手人寰。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