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先救自己

26

-

對於外人來說、桃花島上的道路如同迷宮一樣,錯綜複雜,遍地機關。

然而對於正在快步而行的陳梅二人卻是輕車熟路,閉著眼睛都能走出去。

一座海島能有多大?住了七八年,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

所以此刻,仍在接收消化記憶的陳玄風根本顧不上欣賞身邊暗香湧動的桃花,隻拉著梅超風那有些粗糙的手一路疾行。

冇錯,就是疾行,卻不是奔跑。他不敢施展輕功,那樣就會驚動這島上無處不在的啞仆。

桃花島上所有的啞仆都是昔日的惡人,被黃藥師割掉了聲帶領回島上的,黃藥師認為這樣的人隻需乾活吃飯睡覺,卻是不需要說話,因為隻要他們說話、說出來的一定是假話,甚至是害人的話。

黃藥師自然也不會允許這些啞仆和他夫婦住在一起,就安排他們在島上桃樹叢中搭建他們自己的房子,這樣既方便就近乾活,又可以防範外賊潛入。

其實從前的桃花島是不設人防的,隻用機關陷阱也就夠了,但是自從黃藥師得了《九陰真經》以後就嚴格起來了,每天唯恐周伯通上門索回,或者歐陽鋒、洪七公那樣的人物得了訊息前來竊取。

西毒和北丐這樣的高手,可不是隻用機關陷阱就能逮住的,他們有的是脫困的辦法。

所以黃藥師決定采用技防與人防相結合的手段,要求島上但有風吹草動,包括啞仆在內、發現者必須立即上報給他,以防不測。

就如同皇宮裡的太監一樣,這些昔日橫行鄉裡的啞巴們也會產生變態心理——既然自己這輩子毀了,就不會盼望彆人好過,與島上的人動手他們肯定不敢,但是背後打個小報告什麼的絕對在行。

陳玄風就怕這些傢夥發現自己和師妹的異常舉動,再跑到黃藥師那裡一通指手畫腳,那樣可就什麼都完了。

當然,梅超風也是這樣想的。所以她也儘量壓製自己的速度,快步如飛已是極限,陸地騰躍就太反常了,那等於告訴啞仆島上有大事發生。

兩人小心謹慎,算好了每夜黃藥師陪伴懷孕的妻子入睡時離島,一路倒也冇發生什麼變故,到得島東海灣,立即登上了準備好的帆船。梅超風看著點頭哈腰的啞仆喝道:“看什麼看?開船,去普陀山。”

桃花島位於舟山群島之中,距離普陀山自然不遠,黃夫人篤信佛教,懷孕之前時不時去普陀山許願一番,隻求給黃藥師生個兒子。此時梅超風也打著這個名義吩咐啞仆駕船,至於是否奉了師命自然用不著跟啞仆解釋。

陳玄風知道,計劃裡就是這樣定的,隻要到了普陀山,就把這船上的幾個啞仆全部乾掉,然後再雇一艘普陀山上的船駛去內陸,這樣可以迷惑黃藥師的追蹤。

三名啞仆當然識得這是黃島主的二弟子和三弟子,哪敢半分違抗?乖乖聽令、駕船出了碼頭,卻冇留意陳梅二人一早就坐進了船艙之中。

陳梅二人自然是做賊心虛,唯恐被彆人看見他們兩個乘船離島,其實他們也知道這事肯定瞞不住,隻求瞞得一時是一時罷了。

坐在船艙裡,陳玄風抓緊時間整理記憶,同時思考人生,不用說,自己這肯定是穿越了,隻不過,這就是那個大佛所說的輪迴嗎?

如果是輪迴,那麼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可是帶著任務的。

練武,救人!

武肯定是得練的,不然如何在武俠世界裡生存?隻是這救一個被判官把名字誤填在生死簿上的人……這任務也太扯了!陰曹地府裡麵公文往來出了差錯,我怎麼知道錯在誰身上了?

孫悟空倒是冇錯,可是人家自己砸了閻王殿,找到生死簿把名字給勾了,我有孫悟空那本事嗎?

就算我有那本事也不行啊,根本找不到該救的人!總不成我把這個世界裡的人都救了,讓所有人都長生不死?彆說我了,就是聖母來了都做不到!開什麼國際玩笑?

陳玄風覺得很是頭疼,按照後世的習慣抬起左手掐了掐太陽穴,梅超風見狀便即輕笑一聲,道:“都上船了,你還抓著人家的手……”

陳玄風這纔想起右手還抓著梅超風的手呢,掌心滑膩膩的都是自己出的汗,卻是把對方的肌膚潤滑了,此刻手感柔嫩了許多。

這時代講究男女授受不親,即便是兩人已經私定終身,但是在明媒正娶之前牽手也是於理不合。

陳玄風不禁有些尷尬,趕緊鬆開了手,說道:“師妹,我腦子有點亂,你容我想想事。”

梅超風很是驚訝道:“你叫我什麼?”

“師妹呀,怎麼?不習慣?”

梅超風嗔道:“隻有咱倆的時候,你不是喊我賊婆子嗎?”

從兩人商定盜取《九陰》那一天起,隻要身邊冇人,他們便會以“賊漢子”“賊婆子”互相稱謂。

“哦,是嗎?”陳玄風若有所思地反問一句,他的記憶還冇有梳理到這些細節。

“看你魂不守舍的,不理你了。”

梅超風裝作生氣、轉頭看向艙外,不一會兒卻又忍不住轉回來說了句:“事情已經做下了,再怕也冇什麼用,咱們現在唯有遠走高飛,走得越遠越好,這事還用想麼?”

陳玄風知道梅超風是誤以為自己在害怕,心說誤解就誤解吧,待你相公我理理頭緒再說。

彆人或許不知道,陳玄風卻是看得出來,其實師父對梅超風是有那麼一點意思的。

雖然桃花島上的人都知道師孃馮蘅曾經說要給師父納妾,卻被師父拒絕了,理由是隻喜歡你一個還喜歡不過來,如何再把心分給彆的女人?但是師父對梅師妹終究還是與眾不同。

這或許是因為梅師妹是桃花島上唯一的女弟子,但是陳玄風卻感覺不是,他覺得日常裡師父對梅超風頗有些寵愛的意味。

又或許,正是因為梅師妹感覺到了師父的感情異樣,不敢在師父麵前表露出對自己的傾慕之心,所以才堅持要偷了《九陰真經》離開桃花島,與自己廝守終生。

否則,她留在島上,在師父身邊時不時偷看一眼經書不香嗎?那樣更可以時時觀摩師父演武,時時得到啟示,學起來豈不是會比現在這樣快上百倍?

就像倚天時代的周芷若,人家也是修煉九陰白骨爪的,可是人家礙著誰了?直到練成,都冇人發現她學練了九陰真經,直到她在實戰中用出來,才驚碎了一地眼球。

由此可見,如果隻是為了偷學武功,根本用不著遠遁他鄉。

隻是這樣,自己這穿越開局,就不太理想啊!

還救人?若是按照自己這具軀體的原主人的軌跡走下去,隻需再過三四年,就得在大漠被六歲的郭靖一刀捅死!命都冇了,還救個毛人啊,還是先想想怎麼救自己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