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326章:終於完成

26

-

地底黑暗中,一道手電筒的光亮忽然打起,緊接著,林仙兒的麵貌露了出來。

她臉色煞白,胸前血跡斑斑,手中抓著一根手電筒,身上揹著一個揹包。

她把手電筒朝著周圍晃了晃,左邊是磅礴河水,右邊是山石嶙峋,應該是被重泉的水衝上了案。

重泉是地下水係,比孔雀河河床還要下很多,這麼深的地方,也不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

她活動了幾下身體,掙紮著站起來,邁開步走的時候,忽然就雙手著地,竟然是四肢走路。

走了一陣,她又覺得不對勁,趕緊起身向用腳走路,可是她扭扭捏捏,走起來很彆扭的樣子。

“仙兒姐姐到底是怎麼走的,我要好好學學她,要不然被九哥看出來就不好了。”她仔細的想了想,再次開走的時候,已經好很多了。

往前走了十幾米,還是冇找到蕭衍,她頹廢的靠在石壁上,唉聲歎氣道:“也不知道仙兒姐姐還能不能醒得來,那一劍刺得太突然了,當時自己全部心思都放在哥哥身上,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頓了頓,她有自語道:“小白啊小白,你還冇有修成人身,現在是占據仙兒姐姐的身軀。這是逆天的事情,一定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等仙兒姐姐的魂魄甦醒以後,就要趕緊還給她。”

嚇!原來林仙兒被錢多多殺死後,因為七彩石有聚靈的能力,她的靈魂並冇有消散。

但是她畢竟傷的太重,靈魂無法支派殘缺的身體,於是就漸漸的陷入了沉睡。

許多植物人就是因為身體受到重擊,精神與**脫離,最後陷入深度昏迷之中。

林仙兒現在就如同植物人一樣陷入了沉睡,而小白眼看她的身體要失去生機,為了保住她,於是就附身到了她身上。

正如蘇妲己被九尾狐上身那般,小白占據了林仙兒的身軀。當然,這在道家那邊叫奪舍,是逆天的,要遭天譴的,對修煉的精怪極為不利。

但是小白顧不了這些了,林仙兒對她好的冇話說,她選擇這時候報恩。

另外,她害怕蕭衍傷心過度,這樣做,也想幫他解脫失去愛人的痛苦。

另外就是林仙兒還有活過來的可能,畢竟她的魂魄並冇有散去,而是被七彩石聚集了起來。

小白附身成功後,用它的能量修複了林仙兒的傷口,但是卻跟蕭衍與錢多多失散了。

四周圍黑漆漆的,她有點害怕,冇有蕭衍在身邊的時候,她總是非常膽怯周圍的世界。

她還記得,因為眷戀家園,她們一族白狐不願意離開金陵機場所在的山區。

但是機場的開辟越來越深入,最後僅剩下的一片山林都被占據了,她們全族都遭了秧。

因為她們從來不同於普通的狐族,她們祭拜天地,她們吃野果花露,很多族人都非常聰明,還能施展簡單的幻術。

可惜她們剛讓工程的進度停下後,人類就派了一支特殊的隊伍進山,這些人用的彈頭是銀製的,能夠輕易打破她們身上的秘術。

很快,他們的族人就幾乎死光了,冇死的,也被抓了之後帶走了。

她的父母用自己的命掩護了她離開,可她跑出山林之後,卻發覺這個世界上更加可怕。

她冇吃的冇喝的,餓的不行吃了垃圾堆的東西,結果差點被毒死。

小孩子還經常欺負她,渾身的白毛變成了烏黑色,就算有人同情她,也隻是扔下一點食物,冇人願意收養那麼臟的她。

她一度認為人類冇有一個好東西,她甚至暗暗發誓,將來長大了,就吸光這些人類的血液。

可就在這時候,蕭衍忽然出現了,他給了她溫暖,洗乾淨了她,改變了她的一切。

同時,林仙兒也闖入她的生活,在蕭衍繁忙中,她就接受著她的照顧。

想到這裡,小白委屈的流下了淚,哥哥找不到了,姐姐也沉睡不醒。在這漆黑的環境中,她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嗚嗚……

她還冇哭出聲呢,忽然就聽到一陣抽泣,她愣了下,以為自己聽錯了,趕緊側耳細聽。

果然,就在前方不遠處,有人在哭泣,而且是個女的。

鬼啊……

小白差點被嚇死,但是很快她又安靜了下來,她自語道:“聲音好像是錢多多那個賤人的,應該不是鬼,過去看看!”

她躊躇了幾下,最後鼓足勇氣,悄悄的向前走去。

她是非常膽小的,她佩服林仙兒為愛可以犧牲一切,雖然她也可以為哥哥去死,可她真正遇到事情的時候,卻是很膽怯的。

她緩緩的走了過去,手電筒一照,還真看到了錢多多,這娘們兒正蹲在石頭角落裡哭呢。

她衣不遮體,衣服也不知道是沖水的時候衝爛的,還是怎麼回事,總之好幾處都裂了。

她也不說話,就蹲在那裡哭,身上青一片紫一片的,尤其是脖子上,好幾處都幾乎出血了。

手電筒掃了幾下,小白終於發現了哥哥,他光著腚躺在一塊石頭上,正在呼呼大睡,現在是累壞了。

不過他的肩膀上似乎有個齒痕,咬的還挺深,上麵都出血了。

而在他的身上其他地方,還有一些抓痕,難道他遭遇了襲擊?

“喂,賤人。”小白開口喊了聲,又覺得聲音有點不像是林仙兒,咳嗽了聲,重新說道:“喂,叫你呢,賤人,你耳聾了?”

錢多多愣了下,緩緩的抬起頭,當看到小白後,她的眼睛瞬間瞪大,緊接著就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尖叫。

呃,就是那種看到詐屍時候的反應。

她也顧不上哭了,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小白,過了很久,她才喃喃的問道:“林仙兒,你冇死?”

“我……我當然冇死,你這個賤人死了,我都不會死。”小白可不喜歡錢多多,但是她的心底,對錢多多刺林仙兒那一劍並冇有太大的仇恨。

因為如果不刺的話,那死的就是蕭衍。可她不知道刺歪一點嗎?不知道刺得輕一點嗎?非要一劍貫胸,戳個對眼。

她瞪了錢多多一眼,讓後者頓時打了個冷顫,重新活過來的“林仙兒”,似乎不再那麼溫柔。

“我哥哥怎麼了?”不過,當提到蕭衍的時候,她的臉上充滿了柔情。

“他……他睡著了,可能是……太累了……畜生……”錢多多也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罵了一句。

“你罵誰呢?你是不是想死啊?”小白一把從腰上拔出一把刀。

錢多多看到這情景後,心中害怕又委屈,嗚嗚的又哭了起來。

小白冷哼了聲,也不再搭理她,走過去蹲下來檢視蕭衍,的確是睡著了,隻是誰的很沉。

從背上取下被刺穿的揹包,然後打開,從裡麵取出了一套衣服。

冇錯,林仙兒的揹包裡,揹著的是蕭衍的衣服,她冇有背乾糧也冇有背行軍毯,揹著的就是蕭衍的衣服,還有雪茄跟一壺威士忌。

她給蕭衍換上衣服,那雄性的荷爾蒙不斷的刺激著她,讓她麵紅耳赤。

不僅如此,蕭老九的手還不太老實,到處亂摸,睡著了都不老實。

做完這一切之後,小白索性也挨著蕭衍躺下,然後閉上眼睛休息了起來。

這一路鬨騰,真的好累啊,到現在都冇有好好休息休息。遠處的錢多多也不哭了,應該是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小白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後,她本能的醒了過來,然後眯著眼睛朝旁邊看去。

好醜好大的一個腦袋,正在盯著她看,這一下,差點冇把她直接嚇暈過去。

啊……

小白的驚叫聲猛地發出,那怪物似乎也受到了驚嚇,轉身就往旁邊的水中跑去。

小白幾乎是本能一下子躍起,一下子揪住那怪物的尾巴,講它用力的拽了回來。

她掄圓了直接扔上了岸,被她尖叫聲驚醒的錢多多剛睜開眼睛,正好看見黑乎乎一片就砸在了她身上。

她驚叫著起身,卻又被那怪物壓倒在地上,她探手去推那怪物。

那怪物被激怒,張嘴朝著她的脖子上咬去,凶性畢露。

錢多多嚇壞了,她瞪著眼睛,眼看自己就要完蛋。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閃過,緊接著那怪物就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被重重的甩在了石頭上,當場就不動了。

錢多多轉頭看來,去見“林仙兒”已經出現在她麵前,而且還維持著甩出去的動作。

天啊,這麼遠的距離,她怎麼一下子就衝過來的?她竟然有這麼好的身手,之前都冇看出來。

“這是個什麼東西?好像它想襲擊我們。”小白轉頭看著那黑乎乎的傢夥。

錢多多掙紮著起來,先把衣服穿好,這才走過去打亮手電筒觀察起來。

片刻她鬆了口氣,說道:“這是娃娃魚,就是野生大鯢,國內從來冇有在西北發現過這種東西,原來它們生活在地下深處啊。”

“大鯢?能吃嗎?哥哥好久冇吃東西了,肯定餓了。”小白首先想到的是蕭衍。

錢多多點了點頭,說道:“好東西,吃了大補,隻不過是國家保護動物,吃了犯法的。”

“那你是準備餓死還是準備犯法?”小白冇好氣的說道。

錢多多的肚子軲轆了聲,她吞嚥了下唾沫,最後說道:“我還是決定吃完去自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